类型:架空历史 状态:连载中编辑:风月瘦如刀 在读:12208人
  祖上的光芒并不能够给刘裕带给任何庇佑,他靠的仅有自己的智慧,自己那锋利无比的剑。跟我一同可以看出刘裕浴血一生,是如何走入人生的巅峰。 北府传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冉冉时光,七年过去了。刘裕能活到现在也算是天可见怜了。母亲因难产生下他三个月就因病去世了。他那自私无能的父亲刘翘,因只顾自己吃喝,不愿请乳母喂养刘裕,几度要把他抛到野外,要不是被一位寡居的王姓妇人得知此事,把刘裕收养了下来,刘裕早就沦为野狗或是什么东西的美味大餐了。。...

北府传承新手  北府传奇  北府传承  北府传说  


北府传最新章节



北府传精彩情节

  刘裕从地上爬了起来,握住挂在脖子上那块养母留给他的牌子,紧紧地咬着牙,“我一定会改变自己的命运,要向汉高祖刘邦那样受人尊敬,在也不会有人敢欺负我了!”此时,他的眼里有着无比坚毅的光芒。

  刘裕说不感动那是假的,王武一直对自己甚好,没有王武也没有他刘裕的今天,当即双膝跪地,朝着王武咚咚的磕起了头,直到脑门已经隐隐泛红,才直起了身子,“师傅再上,刘裕永不忘师傅的恩情!”

  村东头一栋栋的房子门口,立起了一口口大锅,一阵阵肉香飘来。这里是村子猎户的主要居住地,这里离物产丰富的东山很近,上山打猎很是方便,而且村里的猎户还在村口附近设置了很多陷阱,防止饥饿的猛兽冲进村里而毫无防备。那些房子中有一间猎户的房子很是显眼,不光是位置在最靠近东山的最外围,而且门口挂着的黑白相间的虎皮,彰显着主人的勇武。

  王武盯着刘裕看了一会,看刘裕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深深地叹了口气,向里屋走了过去,听着里面叮哩咣当的响声,不知道在翻找着什么东西。片刻之后,王武走了出来,但是脚步明显比刚才重了许多,走在木屋子里,地都感觉有点震颤般。而他的手里也多出了一把长三米有余的戟,横出的戟枝闪着寒光,仿佛凶猛的狼露出了牙齿一般,择人而嗜。

  刘裕双脚夹着一根根稻草,双手麻利的把稻草搓成一根根草绳。接着飞快的把一根根草绳编在一起,一只算不上精致甚至略显粗糙的草鞋就出现在了刘裕那幼小却结实的手掌上。编草鞋的活,刘裕从四岁就开始了,那时的他只是替养母打打下手,搓搓草绳之类的。本身生活一般的王姓妇人,为了供养刘裕,生活更是艰难,只能靠编草鞋维持生计。好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草鞋的销路倒是不用犯愁。

  其实说是顽童跟刘裕的年龄也相差不大,都是七八岁的样子,只是站在众人前面的男孩子略显高壮,看样子他就是带头的人了。

  王武进了屋,往一个大藤椅上一坐,闷声道,“怎么今天没跟你的小伙伴出去玩,跑到我这里来了?”刘裕站在那里,脸色有点犹豫,好像有什么心事不好开口。王武瞪了刘裕一眼:“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一个大老爷们,说话怎么磨磨叽叽的!”

  “这有什么,等我下次给你们抓个野鹿回来,给你弄点鹿血壮壮身体!”刘裕的神情里透着无比的自信和对未来的期许。

  “王叔!我回来了!”喊话的正是拖着野猪的少年刘裕,他离着房子还有十多米就扯开了大嗓门喊了起来。刘裕的喊声吸引了一旁正在煮肉的猎户们,向着刘裕望来。“是我们的牛犊子回来了啊,还抓了头野猪,不简单,啥时候带个女娃回来啊哈哈哈!”一个膀大腰圆的比张飞还要黑的大汉用比刘裕还大的嗓门嚷嚷起来。“赵叔,你就别取笑我了。王叔在家没?我来看看他!”刘裕被赵叔说的不好意思起来。

  也许是满脸的血刺激了刘裕,他的双眼泛红。甚至连手中那还未完成的草鞋都没顾的上放在一边,提着草鞋就冲向了扔石头的高壮孩童。当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即使刘裕比一般孩童略显强壮,但双拳难敌四手,很快他就被一帮顽童放倒,一顿拳打脚踢之下,浑身是伤的躺在了地上。手中那本身就没完工的草鞋更是成了四分五裂的草绳了。仿佛是约好了一般,见刘裕不动了,一帮顽童轰然四散而去。

  “额”仿佛一口气出到一半般,赵老三的脸色憋的红里发黑,摸了摸上次惹到王武被教训还没好彻底的黑青,把木棍狠狠一扔,愤愤的扭头继续煮肉去了,嘴里还在小声嘟囔着:“俺赵老三的闺女咋了,这一片就没见着比俺闺女更漂亮的女娃子了,不识好歹!”这话,刘裕是没听到,要不估计得把早上吃的都吐出来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乡村里的孩子们并没有放弃继续欺负刘裕的念头,只是随着他们渐渐的长大也开始帮家里干起了活计,不像小时候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以刘裕取乐。而且随着年龄的不断变化,有那么一些孩子也懂得了是非曲折,刘裕的日子也渐渐好过起来。

  赵叔人虽然长的蛮,但是心思还挺细,看刘裕脸上一百个不愿意似的,随手抽起了旁边一个碗口粗的木棍,嘿嘿一笑,“怎么,你个小兔崽子还敢看不上我赵老三的闺女吗?看我不给你松松筋骨!”话音刚落,就要向刘裕冲过来。刘裕眼见情势不好,扭头就向那挂着虎皮的房子逃去,“王叔,快救救我,赵叔又发飙了!”

  “嗷”随着一声痛苦的嚎叫,一只被刘裕打伤的野猪慌不择路下掉进了他早就挖好的陷阱里。刘裕健步如飞般赶到了陷阱口,用早就准备好的巨石砸向了眼中透射出恐惧光芒的野猪。

  一道身影在树林里不断的穿行着,刘裕已经十二岁了,已经有了一米六的身高,身体强壮的像个小牛犊子一般。他从十岁开始就已经开始学着大人们在山林中捕猎了,虽然刚开始只是偶尔能抓到一些野兔、山鸡之类的东西,但是对于刘裕来说,对于生活质量的改变不言而喻。而且随着技巧的逐渐熟练和身体不断变高变壮,他现在已经是个合格的猎人了,甚至在对大型野兽的搏杀技巧上比一般猎人更胜一筹。

  王武对着刘裕一伸戟身,“从今天起你跟着我学武,什么时候能战我不败,我就让你去参军!”刘裕哑然地望着王武和他手中那把巨大的狼牙戟,刘裕认识王武有几年了也,打猎的技巧也是师从王武,但是还真不知道王武会武,只知道他比较能打,而且居然还有这么一把巨大的兵器,也不知道他平时藏在了哪里。

  王武看了看还躲在自己身后的刘裕,笑骂道:“看你没出息的,见到老虎也没见你腿抖,怎么一提赵老三的闺女就吓成这样!赶紧跟我进来。”刘裕心里想,我也不想抖啊,实在是女张飞的威力比老虎还大啊。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还是紧跟着王武进了屋。

  刘裕把编好的草鞋放在一边,似乎是编草鞋触动了他的心弦,他深深叹了口气,拿起身旁的稻草继续编起了一下只。本身相依为命的母子俩,却因为在刘裕六岁那年,王姓妇人在河边洗衣,失足掉落水中,被邻里捞上来时,脸色已经发青,早已没了气息。留给刘裕的只有这一间还算干净结实的房子还有几十枚卖草鞋积攒下来的钱币和一块不知道什么用处,正面刻着王姓,背面刻着‘琅琊’二字的牌子。

  刘裕让王武一激,也仿佛有了胆气,沉吟了一下,说道:“王叔,我想去参军!”话音未落,王武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盯着刘裕一动不动。被王武盯着的刘裕,仿佛被一座大山压住一般,那是一种势,一般久居高位者或是杀伐过多的人都有一种势,轻则压的人不敢大声喘气,重则站都别想站稳。刘裕的汗都流了下来,但是倔强的咬着牙坚持着。

  • 死他!&男孩挑

      “看我的,非砸死他!”领头的高壮男孩挑挑拣拣拿起一块手掌大的石头,狠狠的砸向了刘裕。

    2021-06-21 01:59:26详情点赞(0)回复(0)
  • 块石子&着眼睛

      “啪”一块石子落在刘裕的眼前,他微微的抬起了头,眯着眼睛看着眼前那几个扔石子的顽童,

    2021-06-23 08:57:49详情点赞(0)回复(0)
  • 实说是&,看样

      其实说是顽童跟刘裕的年龄也相差不大,都是七八岁的样子,只是站在众人前面的男孩子略显高壮,看样子他就是带头的人了。

    2021-06-21 08:38:43详情点赞(0)回复(0)
  • ,因承&角流出

      兴宁元年三月壬寅日(363年4月16日),晋陵郡丹徒县京口里。一声声惨痛的呼叫声穿透了蒙蒙的细雨。一所土木制的破旧房屋中,一位正在生产的妇人,因承受不住难产的剧痛,银牙咬着的嘴角流出了丝丝的鲜血。

    2021-06-22 06:37:33详情点赞(0)回复(0)
  • 王刘交&方,在

      至于刘裕那未尽父责的父亲刘翘,在一次酒后说出自己是汉高祖刘邦其弟楚元王刘交的第二十二世孙后,不但没有受人尊敬,反而成了乡里茶余饭后的笑谈。悲愤之下,一个人不知去了何方,在也没有了音信。

    2021-06-21 09:15:4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