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时间里的逆流

作者:西芹百
类型:架空历史 状态:连载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5186人
  白薇是从外企和咨询公司有过多年从业经验的职业白领,她思维视野开阔,自然灵动果决,虽然当她入职一家传统形式科技创造出企业的时候,她正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勾心斗角的职场冲突,和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的产业变革,让白薇既可以享受一场场异常激烈的战斗,又惊异于人性在正面临绝境时的挣扎…王工是易华的元老了,至少在易华工作15年,平时就是一个闷头干活儿的技术工程师,但是因为一次一起去交通台接受采访,白薇知道了这个北京老炮儿一点也不闷,拉开话匣子且能聊着呢。不过,老王可是地道的老实人啊,平时即便不咋说话,只要你找到他,他也会满脸微笑热情地帮你解决了,怎么就气得变了模样了呢!?。...


写在时间里的逆流最新章节



写在时间里的逆流相关资讯

写在时间里的逆流精彩情节

面试顺利结束了,一切都在白薇的预料之中,她第二天就收到了offer,相比两年前,HR的节奏快了这么多,看来国兴要快速发展啊!白薇突然想起《士兵突击》里的一句台词:如果这是你的路,你愿意来老A吗?国兴就是白薇心里的老A,她想不到还有比国兴更好的公司,比和国兴的一群牛人奋斗更好的成长机会!第二天,她几乎是一蹦一跳去易华上的班,然后克制着兴奋找人力副总提的辞呈,高总没有找她谈话,因为他此时正前途迷茫!

思绪到这儿就停了,远远的,白薇看见了国兴办公楼上的logo,和两年前相比,没有丝毫变化,就好像她坐着月光宝盒又回到了当年初次面试时一样。她加快了脚步朝着国兴走去。

不过,小姑娘的穿着在国兴貌似并不违和,白薇坐在前台旁边的沙发上等候的十几分钟时间里,在她面前出出进进的国兴员工,穿着打扮都如此,怎么说呢,给人的感觉就是早上能洗把脸,把头发梳顺溜都不错了,尤其是女士,好像被公司一股莫名其妙的潮流影响了似的,隔一会儿就闪出一个穿着中老年棉马甲的大姐姐,对了,居然也还有小妹妹,不这么穿就不入流。白薇心想:嗨,来这个公司上班,着装不用太讲究啊,省了不少置装费!但是,我死也不穿成这样啊!

白薇遗憾易华业务本来好好的,最近几个月突然就无事可做了,她每天都百无聊赖地在办公室耗着时间,那天突然看见国兴的原总发朋友圈,国兴新的产业基地在亦庄奠基了!她顺手点赞,又发了条微信给原总:恭喜国兴哦!原总,我这边易华的业务可能要不行了,之前一直遗憾没能和您共事,您这边如果还需要人,招呼一声哦。原总秒回:真的啊?!就这样,本来随心的一问,却让白薇感到在职业生命走向暗淡之时,看到了一道光芒直射向自己!

王工是易华的元老了,至少在易华工作15年,平时就是一个闷头干活儿的技术工程师,但是因为一次一起去交通台接受采访,白薇知道了这个北京老炮儿一点也不闷,拉开话匣子且能聊着呢。不过,老王可是地道的老实人啊,平时即便不咋说话,只要你找到他,他也会满脸微笑热情地帮你解决了,怎么就气得变了模样了呢!?

“你丫咋地啊?有种找老板把我炒了啊!”,帝都“宇宙中心”五道口易华公司宽敞的办公区里,格子间非常密集,但是和齐刷刷的桌椅不对应的是这个公司没有多少员工,只有紧把头儿有两排座位有十几个员工,白薇就坐在靠窗的位置,而吵骂声来自她对面那排。

进了会议室,白薇才发现,今天的面试似乎比两年前还要正式,不说此前HR通知她准备PPT,眼前的面试官除了总裁汪总和副总裁原总,还有视频会议会议另一头正在江苏分公司办公,主管人力资源的副总裁冯总。这出乎意料的阵容,让白薇略显紧张,但她内心一向强大,坐定后她一一问候汪总、原总,以及向视频对面的冯总示意,好像她已经很熟悉这些boss,但其实,她两年前也就只见过原总。白薇未开始介绍,原总说话了:“我先说一下啊,其实我们都很了解白薇了,今天我们过程可以快一点啊。”

高总比白薇年长3岁,自幼有着极好家庭背景,初中毕业独自去澳洲留学,归国后一直在易华任职,能这么快升到总经理,和他个人的聪明睿智有关,而在白薇看来,决定他高管命运的是他的狮子星座:霸气、果断,当然,定有才华横溢加身。白薇不仅钦佩他转速很高的脑细胞,也很百思不得其解他怎么对什么都在行,跟他开会,他能从二次元,讲到声优,还能跳到西方首富。总之,通过跟他开会总能学到很多,却都不在业务正题儿上。

面试到接近尾声,只有总裁汪总没有提问过了,他记起了刚才白薇口中提到过自己的名字,于是很随和地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白薇笑答:“其实两年前面试的时候就研究过您,哦不不,是在网上了解过您,还包括原总,以及媒体经常采访的研发中心的齐总”汪总大笑:“哈哈,你的研究结果是什么?”白薇也不怯场,有条不紊地回答:“从采访视频看,您总是激情满满,尤其能感觉到您对技术特别情有独钟啊!不过,您怎么比以前瘦那么多啊!”“哈哈,那对原总和齐总怎么评价?”汪总笑了笑又问,白薇思考了一下,又答:“原总嘛,我只在网易搜到过她一张采访的照片,还掌握不到采访内容,不过照片和真人相比,照片明显是媒体在原总思考时候抓拍的,显得特别严肃,但是您现实中是一个笑容灿烂的领导。”白薇在评价原总的时候,目光转向了原总。接着又对汪总补充道:“齐总的特点就很明显了,他的逻辑性很强,所以一个观点他会从论点到论据、论证说清楚才满意,媒体很喜欢这样的采访,因为速记下来直接就可以用了。”说完,几个boss都笑了起来。汪总接着说:“嗯,你好像跟我们工作很久了嘛。眼光很独到!”,他又转向了原总:“品牌的岗位,我没有什么意见,我要去开会了,剩下的事你们定就好了。”说完和白薇握了一下手:“要是你来了国兴,你得给我们好好研究一下对外形象啊,哈哈。”白薇不辱使命似的点了点头,那一瞬间她感觉松了一大口气,想不到国兴的面试这么接地气啊,聊着天儿就完了,在她心目中g一直以来敬畏得要命的科技大咖汪明远也没那么可怕了。

此时,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女士走了进来,怎么说呢,女士里穿这么正式的很少,至少近十年,职场里这么穿的多半在律师、房地产、酒店等行业吧,不过这位女士自身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也许是面容严肃使然,穿着加五官,她看起来干练十足。

白薇的面试被安排在来应聘法务的李女士之后,之前前台说推迟30分钟,轮到白薇时,已经比约定的面试时间晚了一个小时,但是白薇是有备而来,势在必得的,所以等多久都没关系。白薇的有备而来,又不同于其他面试者,两年前,白薇已经闯过了初试和复试,因为提前拿到了另外一个公司的offer,她没能与国兴结缘,今天的终极面试,她要给boss们呈现和之前不一样个人风采,即便她们可能已经忘记两年前她是怎么介绍自己的了,她仍要假设他们已经对她十分了解,出其不意。

可能大高个儿听见了自己被叫“汪总”,还向右边看了下白薇她们俩,看着她们没有明确的打招呼手势,微笑了一下,就又走进了会议室。这个汪总虽然第一眼看上去严肃,但是笑起来还蛮平易近人的,或者说,有点可爱。这说明,这个老板应该是有两面性的,严肃时候吓人,平和时候又很好接近,只要有正常的一面就行啊!白薇心里对国兴的好感又多了两分。

静坐了许久,俩人都没互相搭话,后来那个女士先开口了:“你也是来面试的啊?”白薇说:“是的。”“你面什么岗位?”女士又问,“品牌,您呢?”“法务,我现在在律师事务所工作”,白薇听她这么一说,明白了为啥这个女士西装笔挺,“哦,要不然,看着您气质就不一样!”,白薇曾经的梦想是当一名律师,所以她对法律人士有着莫名的崇拜,略带一点惊喜的语气说。“谢谢啊!这个公司好像着装没什么要求啊?”那个女士看见面前闪过一个员工后对白薇低语,白薇笑了笑:是啊,科技公司可能都这样。女士又问:“这个公司好像确实挺牛,他们那个产品叫什么技术来着?”白薇:“DLPT技术,全球最早开始研发的企业之一。”这位女士看来面试前功课做得不足,法务出身,不是最擅长调查吗?白薇心里嘀咕,却也顺口把国兴的优势三两句跟她说了一遍,她略显尴尬:“哦,我今天来就是随便先聊聊,离我家挺远,我还有点犹豫来不来。”

从西二旗地铁口走到国兴公司,仅需要五分钟,和易华到五道口地铁站的路程相比,节省了至少10分钟的步行时间。白薇在心里庆幸着交通的便利,也同时盘算着自己me time 时间的调整问题。之前在易华,上班路上,白薇习惯在地铁上学习一篇英文,大概用20分钟的时间,下了地铁走到公司,需要15分钟,她会利用这15分钟,一边听音乐,一边把一天的工作和一些问题的解决方案再思考和确认一遍,到公司后,她基本就可以马不停蹄的把事情一件一件解决掉,还可以给自己留出很多时间发呆,以及在朋友圈和那些媒体圈子的朋友互动。

这时前台走了过来,她仍然刻意挤出一点儿笑容对两人说:“对不起啊,今天因为领导们开会超时,整个面试开始时间推迟了半小时,要麻烦你们再等一下。”白薇和那个女士表示没关系。那位女士接着又探着脖子看前台右手边的会议室,因为是玻璃墙,能看见里边正在面试。“今天面试咱们的是谁啊?”女士问。白薇同样了如指掌,因为她对应每个面试官做了面试的准备功课,她回答:“据说是总裁和副总裁一起。”

开头,白薇简单做了自己从业和工作背景,再由面试官们提问,他们略过了白薇的履历部分,直接问她为什么选择国兴,计划如何打造国兴的品牌形象。白薇从产业发展前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管理与文化,以及个人发展的角度简单做了回答,因为她知道接近中午,Boss们应该又累又饿了,而且以他们的睿智,无需展开,说多了,反而招人反感。

最后,白薇把精心准备的最重要的一部分择机分享了一下,是6个业界权威人士对白薇的评价,分别来自白薇之前供职的两个公司的老板、媒体总编、行业伙伴、客户、还有咨询服务公司的老总。他们的评价并不冠冕花哨,而是很口语化的娓娓道来,白薇请他们动笔的时候,他们都非常愿意,且三两分钟就发给了白薇,即便很多人已经是副总裁、总经理级别了,以他们过去和白薇在职场的交情,让他们发自内心的愿意给白薇做这个能力见证人。而事实上这Part内容白薇并没有选择口述,只是投了出来,高管们一边读,一边点头。

白薇明白,都在面临无米之炊的窘境,就连自己也没事儿和老高找茬儿,人家老高也不跟她计较罢了。她三句两句把两人的火压下去了。回到座位,看到一条微信留言:“明天中午11点能来面试吗?”国兴的终极面试机会来了!白薇马上回复:“没问题。我可以的。”

白薇见也没人拉架,或者说根本就看不着人影,他俩真打起来也不好意思自己停手,非干个你死我活的不可,白薇起身去劝架,发现欺负老王的是老睿,一个跑广电渠道销售的老油条,平时就见他眼睛冒光,好像看啥都像看金条,不过最近眼睛里开始有血丝了,有客户没货,眼看着本该到手的人民币没了,他就找茬儿老王,可是老王一个做技术支持的,没有软硬件也干不了活儿。

  • ,白薇&好像她

    思绪到这儿就停了,远远的,白薇看见了国兴办公楼上的logo,和两年前相比,没有丝毫变化,就好像她坐着月光宝盒又回到了当年初次面试时一样。她加快了脚步朝着国兴走去。

    2022-05-23 08:22:5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