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维度末日重启

作者:水火申
类型:校园言情 状态:连载编辑:长青诗 在读:12427人
  深入探索宇宙奥秘解开我地球上那些未接之谜,很踏实星际深入探索的旅途!由于HV-DIV病毒的液体的泄露导致“未来重启计划”项目实验室所有工作人员都非常恐慌,因为变异毒株不断地自我进化,依照目前的研究进度根本没有办法马上研发出与HV-DIV病毒的抗体,而我们这些被隔离在实验室的这些人意味着可能被军方被放弃的人群。。...


第六维度末日重启最新章节



第六维度末日重启相关资讯

第六维度末日重启精彩情节

2017年10月份,因为听说他们军方病毒实验室很多的研究员相继的死亡实验室缺人手,军方病毒实验室得一直从我们这个实验室这里抽调工作人员过去,我就感觉这个军方的病毒实验室有些蹊跷,我在威尔堡那么多年了很少会出现研究员死亡事件,但是今年为什么出现那么多死亡。

在我们隔离在实验室的第20天,我们研究出HV-DIV病毒的抗体,但是目前没有外部提供的实验实践,根本不清楚人体临床实验结果,也没有人愿意尝试。在僵持了一天后,我站了出来说我来做“小白鼠”,因为我清楚这病毒最后会致命。HV-DIV病毒是人传人的,它可以通过空气,唾液传播,非常恐怖。虽然目前还没有人员死亡,但是如果得不到有效的控制和治疗肯定是会死的,所以我想做“小白鼠”可能会有一丝活下去的希望,如果不做那么我们这群“被放弃的人”是没有人回来救我们的,也是意味着等待死亡。在做好了活下去的心理我打了一针病毒抗体。

倒下的这些人,在3个小时的时间,就出现了呼吸困难,流鼻血,高烧等症状,实验室里没有很多的医疗设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感染者死亡,这时大家都在想,我们为什么要改造HV-DIV病毒?到底是谁让我改造的?改造出来的目的是什么?这一切的一切,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只知道上头让我们通过研究病毒,制造出有效的病毒抗体,造福人类,这真的是在造福人类吗?还是想毁灭人类?难道不知道HV-DIV病毒液体泄露了,还强制把HV-DIV病毒带出实验室?许多的疑问在我们脑海涌现~~

直到2017年11月,有两个西装革履的人来找我谈话,其中一个领头的介绍说:我是军方病毒实验室主任,我们这次来找你想问你有没有想要往高级别的研究工作发展。如果你有想法,可以让我进入军方的病毒研究实验室工作。然后说了一大堆的好处,和待遇.........

怎么会这样,这个病毒抗体不是研究成功了吗?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我抽取了一名昏倒的人血液化验查看,一看不对劲了,毒株又进化变异了,由于我们的病毒抗体在消灭病毒,病毒也产生了抗体进化变异了。

威尔堡病毒实验室被分为了两部分,第一个是军方病毒研究实验室,第二个是我们研究人员病毒实验室,我们这类人员进不去军方的病毒研究实验室,因为实验室入口都是有大兵在把守没有相关的证件是不允许入内的,我们这个实验室的人员也没有去接触他们,只是感觉他们神神秘秘的,有时候经常会看到这些军方病毒研究实验室,会带一些流浪汉进入病毒研究实验,但是从来没有看过这些流浪汉出来过,当然这个我们是不能去谈论也不能够去问的,关于威尔堡实验室有严格的保密条例是不允许我们这些研究员去讨论军方病毒研究实验室的任何一切问题。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越来越多的人出现病毒感染症状,很多人想逃离实验室,却发现在实验室已经被军方锁起来了,因为军方的实验室级别非常高,有着安全性很高的防护和防御装置,在军方离开时启动了SSSS级防护措施把实验室锁起来了所有的铁栅门,铁窗都封闭,如果没有人在外面打开实验室,里面的人根本没有办法从实验室逃出去。

我脑子里最后的记忆节点是在2019年7月,当时我正在M国威尔堡实验室的“未来重启计划”项目研究室,研究实验室的所有人研究人员都感染了HV-DIV病毒,这个病毒是我们“未来重启计划”实验室改造的,一开始实验室我觉得只是为了研究HV-DIV病毒原始毒株,并针对病毒研究预防病毒疫苗,可是没想到毒株基因太过强大,HV-DIV毒株进化变异成了不可控病毒,可偏偏军方和M国病毒研究中心要拿走实验室的HV-DIV病毒原始毒株,在移动HV-DIV病毒的时候由于搬运人员的不小心泄露了HV-DIV病毒液体,而军方还是固执的把病毒原始毒株带了出去,由于HV-DIV病毒液体泄露威尔堡研究实验启动了SSSS级防护措施,封锁关闭了整个威尔堡实验室。除了“未来重启计划”项目研究室的人员一律不许出去,其他人员一律撤走,把我们所有的“未来重启计划”项目研究室的所有人员被隔离在实验室。

通过和主任的一通寒暄后,主任给我安排到了“未来重启计划”项目研究室,这个研究室有50多名顶级的研究人员,“未来重启计划”项目研究室主要研究的是人类病毒进化方向,具体的主任也没有细说,只说听从安排做事,上头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其他一律不许过问。看主任这样说,我也不好继续问下去,就去开始工作了。

我是JIEKCHEN,我现在不知道自己在哪,也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时间,这里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我摸了一下周围感觉有一层东西包裹住了我,我到底在哪,为什么我记不起来我怎么来到这里的了?我努力地回忆着……

我们在实验室隔离了几天,不少的人出现了病毒感染的症状,高烧,流鼻血,咳嗽等症状,也还有不少研究员在努力的研究着病毒抗体,而我也开始出现了咳嗽症状,我们只能够利用最后的时间研究抗体,为自己也为所有人拼出一条活路。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死亡的人也越来越多,死亡的人就直接送了冷藏室,剩下的研究员也没有几个了,而我们剩下的几个也开始出现了那些症状,我们要加快速度研究出解决的办法,不然下一个死的可能就是我们了,过了没几天,其他几个研究人员也相继倒下死亡,只剩和我一组的研究员“JIMU“两个人,也是实验室最后的两个人,在研究中我们发现,当时别的研究组研究的TAITA(生物进化重组病毒)可以对抗HV-DIV病毒毒株,应该可以彻底消灭毒株,我们的感染症状也越来越严重,这是我们两个人最后的希望,在我和JIMU两人最后的对视下,打下了TAITA,在十几秒后我们就陷入了沉睡中..................

我回复他说:我说当然想,我还想获得诺贝尔生物化学奖呢!

现在大家都惊慌了,联系不上外界也就是意味着我们吃喝消耗殆尽后我们是活不下去的,正在大家在恐慌中突然一个人倒下了,接连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第二天来到军方的病毒实验室门口,大门有军队的大兵检查进出人员,进入实验室大门前需要把身上的手机交到保管处,全身用扫描仪检查有没有违禁品,才放行通过。进入实验室后来到了病毒研究室主任的办公室报道。

我内心清楚他们是谁,也清楚他们的意图,因为前面被抽调过去军方的病毒实验室的那些研究员也是一样的流程,我大概都知道,我只是装不知道而已。但是面对这样的待遇和好处我也是心动了。

我是一名生化病毒研究员,我是一位M籍H裔,由于我在H大学研究生化病毒学的成绩非常优秀,在2012年“威尔堡病毒实验室”招收,成为了这里的工作人员,在几年的时间里我从研究专家助手升职成了实验室研究员,也能够接触到更高级别的病毒研究工作。

打了病毒抗体后,经过一天的临床观察,HV-DIV毒株正在逐渐的死亡,大家都在欢呼,“我们终于有救了”,在这天所有的人都打了病毒抗体,我们研究室的高级研究专家想要联系外界把“病毒抗体”研究出来了的这个喜讯给外界传出去,可是实验室里面除了有水,有电,有吃的之外,通讯已经被外界切断,只能是由外界联系实验室,而我们根本联系不到外界。

这是怎么了?

  • 一名昏&了,由

    怎么会这样,这个病毒抗体不是研究成功了吗?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我抽取了一名昏倒的人血液化验查看,一看不对劲了,毒株又进化变异了,由于我们的病毒抗体在消灭病毒,病毒也产生了抗体进化变异了。

    2022-07-20 02:47:23详情点赞(0)回复(0)
  • IEK&,为什

    我是JIEKCHEN,我现在不知道自己在哪,也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时间,这里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我摸了一下周围感觉有一层东西包裹住了我,我到底在哪,为什么我记不起来我怎么来到这里的了?我努力地回忆着……

    2022-07-20 10:29:30详情点赞(0)回复(0)
  • 人倒下&,第四

    现在大家都惊慌了,联系不上外界也就是意味着我们吃喝消耗殆尽后我们是活不下去的,正在大家在恐慌中突然一个人倒下了,接连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2022-07-21 09:02:4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