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玄幻仙侠 状态:连载中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6938人
  这是一个武胜文衰的大陆,武力也可以满族人一瞬间可获取的欲望,武力能让人倍感力量,而文字只但是是攀谈的方式和各国大臣们消遣娱乐的玩具而已??????等级;修武之人:武士,武星,武魂,战鬼,战皇,战圣,四方侯爵、涅槃、归始修文之人:文人、文匠,文再醒来时躺在床上,感觉到头一阵疼痛,脑里一片空白。片刻之后,门口传来声音“老离,快来,好像醒了。”少年歪着头看见一个中年妇女掀开布帘走了进来,手上端着一个碗。“你感觉怎么样?发生了什么?你记得吗?”妇女问道。“什么?发生了什么?我的头好痛,我这是怎么了?”“那你先把药喝了,再睡会吧。”“恩,好。”。...

诗圣诗仙诗魔诗佛诗骨诗奴分别是谁  诗圣是谁?诗仙是谁?诗佛是谁?  诗圣是谁?诗佛是谁?诗鬼是谁?  诗圣是哪位  诗圣诗仙诗魔诗神诗狂诗佛诗鬼都是谁?  诗圣是指哪位诗人  诗圣是谁?  


诗圣最新章节



诗圣相关资讯

诗圣精彩情节

  半个时辰后,莫陆拜别季师回家去了。

  回到家里,本以为应该出去了的莫离却坐在桌前,似乎在等着莫陆。莫陆便问到:“爹,你今天不上山去吗?”莫离看着莫陆,说道,“我再带你去个地方,你这么大了,要学一点文字才好。”说罢便又领着莫陆出去了。

  厨房里陆丽一遍一遍地刷着锅,认真无比。

  这个老伯接过莫陆手里的斧头然后说:“你且看好了,劈这样的干燥柴火要顺着他微微裂开的纹理去劈,而且,落斧要快要准,你看,用力劈准,像我这样劈在它的纹理上,斧刃要笔直劈进去,歪了就不好劈,知道了么,你来把这根劈完。”说完把手里已经劈进木头的斧头交给莫陆,莫陆拿着斧头,连着柴火一起举起来用来向着石墩劈了下去,只见柴火一下便劈出来了。

  莫离直视儒生说道:“我们虽然对那个江湖又爱又恨,却不能确定孩子的想法,但多一些本事总是好的,而且,如果失忆恢复了,我们多给一些他还不了的东西,他便越无法忘记我们。”

  大门之外,是狭长的小巷,两旁立着或高或低的三丈五丈的阁楼,间杂着许多一丈民居。偶尔可以见到人来人往,从或开或关的小门里进进出出,莫离沿着这条小巷,不缓不急,踱步在巷的正中央,向西而去,径直出了巷口,上了大街,向南边去了。

  这是一座不大的县城,徒步小半个时辰就能从南至北横穿整个县城,县衙门位于城的正中央,县衙门前一条宽阔的街道横贯东西两个城门,县衙东面不远处是贯穿南北的官道,联通着南北城门,也是通向其他城镇甚至京城的唯一通道。两条道路将这个县城分成四个区域,也分割了几百户居民。这座城,叫浏阳。

  认了一天字的莫陆眼见着身边的学生一个个蹦跳着走了,也没人向他打个招呼或是说相互认识一下,莫陆却坐在原位置等着老师空出来,也不见惊慌。季师见人走光,便叫莫陆到身前去,然后问道:“你识字吗?”莫陆老实答到:“好像认识一些的,今天我盯了一天书,书上有些字我认识的,还有一些我不认识。”季师一副了然的神情看着莫陆,说,“那你把你不会的字指出来,今天我和你说教说教。”此时莫陆却有些局促,“老师,我不会的字很多,会的很少。”季师随后说“也无妨,那就慢慢来吧,从今天起你每天留下来半个时辰,我教你识字。你开始吧。”

  走出私塾院门,莫离疏了一口气,径直回家去了。

  进门的莫离绕过柜台,从旁边的校门走了进去进入了后厅,对柜台上掌柜的喝问却是不理会。掌柜起身便想追上去,到门口却听见门里传来一个声音“我这里没你的事,你还去堂上坐着罢。”

  踏进私塾院门,望见那一抹高大的绿色,莫陆觉着有些安心,心想着如此一天一天过去日子过着也充实。樟树下一些七八岁和莫陆一般大小的孩童都或聚或散地到处追逐打闹,无人在意才到来的莫陆,莫陆也知晓自己并未来晚。

  “就叫莫陆吧,我姓莫,你姓陆,即使孩子以后回去了,也会记得我们的。”说罢两人相视一眼,各自低头,然后一个去了厨房,一个走出了大门。

  “可还是孩子啊,会好起来的。”

  莫陆来到这个家里已经月余了,除了心里偶尔有些疑惑之外,也接受了这个家,接受了原来陌生的爹娘。除了仍然想不起以前,心里却是放开了。

  也不甚久,季师便又回来讲课,当看着天色当午,便停下来叫学生回家去吃饭去,自己也走出了私塾。

  没过一会,女孩拿着一些木质的小玩具跑了出来,“哥哥,哥哥,爹娘下午去山上了,应该快回来了,我们来玩吧,这些都是爹爹做的呢。”说着扬了扬手上的木头刻成的小动物,很是精细。“哥哥,我叫莫伶俐,爹爹说了,希望我机灵一点,哥哥,要叫我丽丽,你别忘了哦。”面对着女孩,少年却只好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丽……丽……,我…我连自己叫什么都不记得了,你知道吗?”女孩自顾自地在地上套弄着小玩意,说着:“这个我也不知道诶,是娘亲昨天抱你回来的……”少年听了,更是迷茫。看着眼前的女孩在地上玩耍,感觉又是陌生又是向往。

  看着昏睡下去的孩子,妇女走了出去,在门口了拦住了一个黝黑的中年男人“什么都不记得了,叫他睡了。”说着两人走了出去。

  不一会,两人来到青楼,径直入了后厅。莫陆眼前坐着一位身材颀长,着一袭青灰长衫,腰间坠着一块圆玉。莫离拱了拱手,随后摸了摸莫陆的后脑勺说道:“叫陈伯伯,你以后每天都来这帮你陈伯伯做事吧。”莫陆认真打量着这位陈伯伯,一张国字脸,粗短的眉毛,嘴下面留着三寸长的胡子,略显威严。此时却听这个人说:“我叫陈玄,以后你可以叫我陈伯伯,今天你先在店里熟悉一下吧,我一会带你去转转。”莫离感激地说到:“这孩子以后麻烦你了,我先回去了。”陈玄当即点了点头,“你且去吧。”

  门里的莫离站定在一个年岁差不太多的中年儒生面前,沉吟不语。面前的这个儒生着一身淡青色长袍,腰上挂着一块暖黄色的圆玉,圆玉正面刻着“三二”二字。沉默许久的莫离开口道:“这么多年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儒生低敛眼垂,手掌轻轻拂过玉佩,“再陪你们两年吧,最近听到一些风声,那个江湖可能十年之内将有大事要发生了,我还是要走的。”“两年。”“嗯,两年,如果需要我做什么我可以多呆一年,你们遇到什么事了?”莫离低下头多想了一会。

  莫陆望着季师远去,心里却是好受一些,想着,是啊,人生如风沙,相遇也多是过客,认识不认识也没什么关系。季师似乎走的很慢,直到季师这个背影化作一个烙印,印在的莫陆的心里,季师才完全消失。莫陆也才想起来自己还要去青楼去挑水的。

  • 然对那&了,我

      莫离直视儒生说道:“我们虽然对那个江湖又爱又恨,却不能确定孩子的想法,但多一些本事总是好的,而且,如果失忆恢复了,我们多给一些他还不了的东西,他便越无法忘记我们。”

    2021-01-21 04:57:22详情点赞(0)回复(0)
  • 时天色&晚了,

      少年醒来时天色已经傍晚了,睁眼所见光景不太清晰,躺在床上半睁着眼睛,脑子里面一片空白,昏昏沉沉的,似乎有重要的事不记得了。但很快少年便坐了起来,肚子的饥饿感冲散了脑子的沉重感。

    2021-01-19 01:51:20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后厅&门口却

      进门的莫离绕过柜台,从旁边的校门走了进去进入了后厅,对柜台上掌柜的喝问却是不理会。掌柜起身便想追上去,到门口却听见门里传来一个声音“我这里没你的事,你还去堂上坐着罢。”

    2021-01-19 01:35:41详情点赞(0)回复(0)
  • 桌上的&,莫陆

      饭桌上的莫陆显得有些局促和紧张,夫妇两都只是默默地给孩子们夹菜,话语很少,只是这一顿家常的晚饭的味道在莫陆的一生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晚饭后都匆匆睡去,莫陆和妹妹睡一起。

    2021-01-21 10:37:43详情点赞(0)回复(0)
  • 二醒来&时感到

      苟二醒来时感到一阵恶心想吐,睁眼看见摇摇晃晃的屋顶,很低矮的屋顶,随即又昏睡过去。

    2021-01-19 10:38:5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