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玄幻仙侠 状态:完结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24174人
  时间的齿轮就旋转,世间谁能完全掌握自己的命运!?一切的一切只但是是沧海一粟! 临歌行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突然,男子睁开眼睛,双眼闪过一丝神光和忧虑。男子站起身,混沌气随之消散,男子看向远处的云层,忽地男子变了脸色,浑身紧绷,散发出惊天的气势,男子的全身包裹在绿色的光影中!这时,远处的云层中出现一只遮天蔽日的紫色巨掌!巨掌携带肆虐的混沌气向男子拍来,巨掌之下仿佛一切都是蝼蚁!一切都将灰飞烟灭!男子避无可避!。...

临歌行李白 唱  


临歌行最新章节



临歌行精彩情节

  这时,从紫金大殿内快速跑出来一个穿着红色长袍的侍官,侍官跑到大鼎旁沉声喝道:“吉时已到!乐起!”说完退到大鼎旁。“呜——!咚咚咚!”乐声,擂鼓声响起!声音自王宫传遍整个王都!紫金大殿内,一个头戴紫金珠帘,身穿紫色蟒服的中年男子缓慢走来,正是二皇子孤渐离!大孤王朝新皇!孤渐离一身华贵的紫色蟒服,走到大鼎上方。孤渐离嘴角微微含笑,眼神充满一丝得意与骄傲,他看向下方的文武百官说道:“大孤王朝自乱世而生!以武立国!传承已有四万余年!吾为大孤王朝第八十四位王!在此承天意,执掌大孤王朝!”说完,孤渐离浑身散发出一股惊天的气势!气势冲天而上击破云层!阳光照耀下来,照到孤渐离身上,全身白光刺眼,犹如神灵转世!文武百官皆下跪。齐声喊道:“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王宫外的百姓纷纷跪地喊道:“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王城内外,凡是有人的地方,都停止一切活动,所有人跪倒在地,迎接他们的新王!孤渐离看着底下跪倒的文武百官,眼神看向王城外露出了一丝疯狂,心里喃喃道:“大哥,你看到了吗?!”

  老者走到茶店内中心的桌子旁看了一圈食客道:“今天是我们大孤王朝建国第四纪元,也就是四万年了,话说四万年前,那个时候还没有我们大孤王朝,蛮荒暴动!数以万计的荒族由荒族首领青牛带领入侵人族领地!荒族首领青牛更是兽魂境强者!在他的带领下荒族侵占了人族领地数十万里!在领地内,烧杀抢掠!生灵涂炭!老百姓流离失所!就在这个时候,人族一位英雄横空出世!他与荒族首领青牛大战三天三夜!斩杀青牛于剑云峰!几千米高的剑云峰被打得削去了一半!更是率领人族强者收回了被侵占的人族领地,将荒族挡在剑云峰外!他就是我们大孤王朝开国皇帝孤梨雪!而我们大孤王朝,更是作为人族抵抗荒族的第一道屏障,坚守剑云峰!四万年来使得荒族不得前进一步……”老者满脸红光的讲着大孤王朝开国皇帝孤梨雪的事迹。四周的食客早都停止了吃饭,都聚精会神的听着,仿佛自己就是人族强者,跟随着大孤王朝开国皇帝孤梨雪与荒族大战。茶店门口的小孩们也早就走进茶店,蹲在桌子旁眼含憧憬与崇拜之色听着。大孤王朝王都中心,有一座高达几十米的雕塑,雕塑是一个身穿紫色蟒服的男子,雕塑栩栩如生,刀削般的脸庞充满坚毅,双眼不怒自威!虽是雕塑可是却有一股不灭的战意冲上云霄!这便是大孤王朝开国皇帝孤梨雪!世人为了尊敬他叫他:“孤王!”

  男子看向巨掌,眼神露出兴奋的战意,一拳挥出,一只与巨掌相同的拳头迎向巨掌,一头老虎的虚影包裹着拳头,老虎发出怒吼!巨掌同拳头相击在一起,爆发出一道刺眼的光芒,拳头寸寸断裂消失,被抵挡的巨掌淡化了一丝,淡化的紫色巨掌继续朝着男子拍来。男子盯着紫色巨掌,眼神有一丝凝重,男子双手合十喊道:“千虎手印!”男子的背后浮现出一头头巨大的青眼白虎的虚影,白虎环绕在男子的周围,白虎传来一阵阵吼声!男子与白虎虚影合二为一,化身成一头最大的青眼白虎,带领着一头头白虎冲向巨掌!巨掌与白虎相撞!爆发出一道刺眼的神光,神光逐渐变大,变成一道粗大的光柱!光柱打通了云层!像是连通了两个世界!

  王城外十几里的森林中,一辆破败的马车行走在道路上,马车的护卫不多,只有三人,从眼神中露出的杀伐气息和悠长的气息来看,他们不是普通的武者,可疑的是,马车没有走平坦的大路而是选择了人迹罕至的小路。王都内被气势冲破的云层逐渐合拢,马车里一个穿着黑色丝质披风的女子抱着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女子虽然穿着低调却抵挡不住身上的贵气和雍容的脸庞。女子揭开帘子看向王都眼神流露出一丝恐惧和不甘!马车驾车的是一个满脸胡茬的壮汉,汉子看了一眼女子,脸色凝重的低声说道:“夫人,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您多休息吧。”女子露出了疲惫的笑容,笑道:“辛苦你了,孤一。”壮汉听后满脸恭敬道:“夫人您不要这么说,这都是卑职应该做的!”说完,壮汉拿起马鞭抽了一下马,马车加快速度朝远处驶去。女子看着怀里的婴儿,婴儿瞪着圆圆的犹如明月般的眼睛,弯弯的月牙状,心脏处有一处五角星的黑色胎记,以后绝对会是一个绝世美男子!女子亲了亲孩子的额头,眼神露出一丝愧疚。

  夜晚,森林之中,一处火光若隐若现,孤一坐在篝火旁,烤着一只野兔。其余三人分别坐在不远的四周,细看之下四人隐隐约约的将马车围在中心。马车上,女子掀起披风给婴儿喂奶,婴儿哼哧哼哧的吸允着,女子露出了一丝溺爱。孤一提着一只兔腿走到马车旁,低头恭声道:“夫人,吃点东西吧!”女子走了出来,火光照耀下女子仿佛一颗出水的莲花般娇羞。女子接过兔腿,对着孤一笑道:“谢谢。”孤一低声说道:“夫人客气。”

  一个身穿黑甲背着弓箭的男子从树林中缓慢走出来,孤一颤抖的看着男子,大惊失色道:“驭魂境强者!”孤一闪身来到马车边,喊道:“夫人,快跑!这个人是驭魂境强者!我来拖住他!”女子连忙从马车上下来,焦急的看着孤一。孤一嘴里喃喃道:“王爷,孤一一定会保护好夫人和少主的!”说完看了一眼女子,女子眼角含泪看了看孤一,扭头女子抱着婴儿朝森林里跑去。

  突然,男子睁开眼睛,双眼闪过一丝神光和忧虑。男子站起身,混沌气随之消散,男子看向远处的云层,忽地男子变了脸色,浑身紧绷,散发出惊天的气势,男子的全身包裹在绿色的光影中!这时,远处的云层中出现一只遮天蔽日的紫色巨掌!巨掌携带肆虐的混沌气向男子拍来,巨掌之下仿佛一切都是蝼蚁!一切都将灰飞烟灭!男子避无可避!

  天武大陆,帝元第九纪2100年,大孤王朝。一座绵延几百里的巨大城池坐落在地平线上!光城墙就高达上百米!城墙上的金甲战士静默矗立,肃杀的气息扑面而来,一张血红色的战旗随风飘荡!战旗上的字便是“孤”!城墙边一头头被驯服的荒兽发出阵阵嘶吼!城墙口绵延不绝的商队排队进入巨城,这座巨城便是大孤王朝的王都!

  三天后,大孤王朝王都。王都内街道上,人头攒动,人声鼎沸,民众欢乐的朝王宫方向走去。一队商队被民众拥挤的停下来,商队的领队是一位身穿青色丝质披风的中年男子,男子充满疑惑的望了望王宫的方向,一群人路过男子身边,议论纷纷一人道:“我们赶紧走吧!这种事情几百年才有啊!”另一人附和道:“是啊,快走吧!要占个好位置!”。中年男子拦住一个青年人,好奇的问道:“小兄弟,问一下,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这么多人都往王宫赶呢?”青年人本来被人拦住,心里正不爽,想要破口大骂,看到中年男子不凡的气质和华贵的衣裳,青年人咽了咽喉咙,看了看男子背后的商队,不耐烦的说道:“你们不是我们大孤王朝的人吧?你们运气可真好!今天是我们大孤王朝新王登基的日子!几百年才有的!我劝你们赶紧去看看吧,可能一辈子就一次!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说完,年轻人撇撇嘴,快速的离去。

  神光隐去,一道黑影从天空飘落,男子嘴角流血,看了一眼混沌深处的蓝色漩涡。男子的身影逐渐变成光影,消失在空中,肆虐的混沌气升上天空,仿佛一切都曾未发生。

  中年男子看了看王宫的方向,这时从商队里跑出一个年轻人,年行人跑到青年人旁边兴奋道:“大哥!我们去看看吧!新王登基啊!”中年男子向商队挥了挥手,商队众人卸货,众人一起走向王宫。

  黑甲男子看了一眼中年男子,沉声道:“殿下,一切准备妥当!”说完低下了头。中年男子没有理会黑甲男子,手里把玩着一块玉器,玉器白里透着一点红,温润且质地上乘。过了一会儿,中年男子转过头对着黑甲男子说道:“笛虎,你说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有一些人就是不见棺材不下泪呢?”笛虎低下头,小心翼翼道:“可能他们不甘心吧。”中年男人看着笛虎笑了笑没有说话,男子摆了摆手,笛虎悄声退了下去。中年男子把玩着玉器看着远处的紫金大殿,眼神露出一丝疯狂和玩味,嘴里喃喃道:“真是个好地方啊。”

  王都内,老百姓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天空中烟花发出“砰砰”的声音,五彩缤纷,照亮了整片天空!街道上商户林立,行人如织,一头头独角犀牛兽载着满满的货物从远处缓缓走来。远处传来“嘻嘻”的笑声,一群小孩子手里拿着风车和糖果跑过街道,小孩子们跑到街边的一家茶店门口,挤在茶店门口,探进头去看茶店的说书人。茶店内,吃东西的食客聊天声嘈杂,一边嗑果子一边等着茶店内的一位白胡子的老者。白胡子老者便是说书人,说书人是天武大陆最古老的职业之一,他们通常对于历史和最近的消息都属于最灵通的人之一,同时他们也是很多商队了解一座城池的首要信息来源。

  黑暗中,空无一物,混沌深处,狂暴的混沌气肆虐,仿佛能撕裂一切。一道挺拔的身影坐立在混沌深处的一张蒲团上,黑衣男子盘坐在蒲团上,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面容透露出一丝刚毅。肆虐的混沌气安静的环绕在男子的周围,与四周肆虐的混沌气自然的隔绝开来,男子的身体随着呼吸忽明忽暗,犹如远方的灯塔,亘古长存!

  大孤王朝王宫内,王宫中心矗立着一座恢宏的建筑,建筑牌匾上写着“紫金大殿”,这是王宫的中央枢纽,更是大孤王朝的最高权利中心!紫金大殿旁,有一座小一点的红砖金瓦的建筑,牌匾上写着“养心殿”,这是皇帝单独接见官员的地方。养心殿内,一个身穿白色金丝绒披风的男子站立在大殿内,男子远眺紫金大殿,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月色照耀下男子的背影华贵如雪,他便是当今大孤王朝二皇子孤渐离!这时,一名身穿黑甲的男子快速的走到中年男子身旁。

  说完,女子随着孤一走到篝火旁,女子坐在篝火旁细细的吃着兔腿。突然孤一站起身抱起女子跳向一旁,“砰砰砰!”两人原先坐的树桩已经插满了利箭,其余三个人已经被箭雨射死,女子脸色煞白,胆战心惊的看着远处,忽然女子挣脱孤一跑向马车,一边跑一边喊:“我的孩子!”这时只听“啾!”的一声破空声,一只夹杂着红色气体的利箭射向女子!孤一大惊,连忙抽刀斩向利箭,“砰!”利箭被斩断!孤一飞了出去,孤一满脸震惊的看向树林中的黑影,孤一的一条胳膊已经被利箭震断!女子抱着婴儿躲在马车里瑟瑟发抖。

  • 子嘴角&影,消

      神光隐去,一道黑影从天空飘落,男子嘴角流血,看了一眼混沌深处的蓝色漩涡。男子的身影逐渐变成光影,消失在空中,肆虐的混沌气升上天空,仿佛一切都曾未发生。

    2021-01-19 06:41:0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