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瑞思之书

作者:柒重影
类型:灵异言情 状态:完结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7164人
  你明白乌瑞思之书吗?  一但你被乌瑞思之书评为游戏者,恭喜恭喜,你将在无数次与死神面对面交谈。  不想死,那就拼尽全力的活一直这样。  我是迪奥,乌瑞思之仆。  耐心的等待木可可,倪楠,安瑞,安珂同四个大学生的,将在是什么?  他们不明白,一场生命的疯狂的追逐第二章游戏规则美好的事情总是过得很快。比如说,天上的太阳又躲进了云朵里……街道又变得空荡荡,一丝阴凉的风吹起了木可可额前的刘海。四个人一下子紧张得不得了,瞪大了眼睛看是不是又会出现刚才那万手齐巷的恐怖场面。还好,什么都没有发生,剩下的只是死人般的安静。那个人,又要来了吗?果然,迪奥缓缓穿过商店的墙壁走了过来,笑容可掬:“真的抱歉,一时匆忙我竟然忘记了告诉你们游戏规则。游戏规则吗?四个...


乌瑞思之书最新章节



乌瑞思之书精彩情节

  这是一个明媚的午后。可是四个站在路边的大学生却丝毫不这么认为。他们的表情阴晴不定,面色难看到了极点。终于,一个女生低下头用手臂狠狠地环住自己,呜呜地哭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想回家……我不要死……”一个看起来比她沉稳很多的女生拍了拍她的肩膀,想要说什么,却终究没说出口。只是传来了一声重重的叹息声。剩下两个男生也是面露忧色,锁眉沉思。这四个人都是D学校的学生,并且都是学校灵异社的成员。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比如说倪楠,她从小就酷爱侦探推理漫画,本人也有着严谨的思维和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外表看起来柔弱,她实际上是个不折不扣的跆拳道黑带六段。同时,在心理学方面也颇有建树,善于揣摩人的心理,甚至为警方解决了几次悬案。木可可,就像她的名字一样,为人真诚可爱,外表靓丽,笑容甜美。但真正了解他的人都知道,外表清纯的木可可实际上却是全世界都有名的电脑黑客。她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一直以来,陪她到现在的就是电脑。但木可可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她虽然是黑客,但从来都黑的是外国。你一定还记得在Z国和R国因为某些问题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R国突然国家网络中断整整一周的事。R国首相因为没有证据,只能饮气吞声。而“幕后主谋”可可同学看着电视上那首相气急败坏的表情,不亦乐乎。而她最致命的缺点就是胆小,所以,她想锻炼自己才会参加学校的灵异社,可没想到却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安瑞和安珂同虽然是如假包换的亲兄弟,但两个人的性格和外貌一点都不一样。安瑞年轻有为,一边在学校考着博士,一边在一所世界五百强的公司担任技术顾问。在化学方面,他是所有人眼中的天才。一方面,他从小就受到了身为化学家父亲的良好熏陶,从而对化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另一方面,也是他自己天赋异禀。安瑞并不是那种只会钻研学问的书呆子,他对中国神话和外国的吸血鬼也深有研究。但他来到灵异社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那个让人不省心的弟弟——安珂同。安珂同是一个典型的90后:爱睡懒觉,爱打网游,喜欢冒险,对一切未知的事情充满了好奇。他智商颇高,却从不用在学习上。而是经常做一些奇奇怪怪的小发明。但是做完之后他便会不再看第二眼而是丢入垃圾箱。他除了有很强的创新和动手能力外,他在体育方面的特长也是别人鞭长莫及的。他那个老父亲至今也不明白,明明是一个书香门第,却为什么生出来这么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奇葩。安珂同总是埋怨着生活无趣无味,刚来到新大学的他看到有灵异社这个社团,便二话不说兴冲冲地参加了。此时,四个人都没注意到他们脚下的水泥路正逐渐变化。天上的太阳适时的躲进云里,路上的行人一瞬间消失不见,一双双从地底伸出来的鲜血淋漓的手像藤蔓一样缠住了旁边的树。那棵苍天大树向后轰然倒塌。仔细看才发现每一双手的掌心处都有一双眼睛,或大或小,或圆或细,但无一例外的是所有的眼睛都没有瞳孔,泛着死灰的银白。像是突然接到指令一样,原本没有秩序四处游走的手突然向四个人聚拢。”天啊,又来了吗!”木可可紧紧抓住倪楠的手臂,失声尖叫。两个男生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把女生护在身后,虽然他们自己也在不住的颤抖。要知道,他们这次的对手可不是人,而是一堆不知道从哪来的……手。他们甚至能清楚地看到离他们最近的那只手破碎的毛细血管和没有肉遮盖的白骨。今天,就在这里,会被那些手……会像那棵树一样,失去生命而死掉吗?“好了,游戏结束了。”随着两声清脆的拍手声,所有的手掌都定在了那里,随即蠕动着慢慢地缩回了地下。四个人松了一口大气。等到那个男人走近的时候,四个人大吃一惊。他的皮肤白皙,身材挺拔,棱角分明。当你看向他的瞳孔的时候,你会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要将你扯入他的世界。在黑暗中走来的他,竟然就穿着一件简单的棒球衣。在他的左肩头,蹲着一只皮毛黑的发亮的猫,绿色的眼睛仿佛能窥视人的心理。这只猫看了一会四个人,便喵了一声将头转过去,睡起懒觉来。看到这个男人长相的倪楠心中一震,他怎么那么像……“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你们四个将成为我的伙伴。而你们今天所经历的一切,不过是整个故事开始的序章。很抱歉,你们已经被乌拉斯之书挑选,成为他的游戏主角。从今开始,你们要凭借你们的智慧,勇气,和能力,为自己找一条活路,然后解救我。”安珂同突然往前一步,一个回旋踢,速度之快令人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可是,他什么都没有踢到。那个男人的身影,已经在5米外。他又慢慢地向他们走过来,脸上竟然带着笑意:“身手不错,这更坚定了我折磨你们的决心和解放自己的信心。但是你们要记住,你们的那些方法是杀不死……鬼的。”那个男人不管四个人诧异和惊恐的表情,继续说:“你们可以叫我乌拉斯之仆。但我更喜欢你们叫我——迪奥。”迪奥?倪楠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在灵异社发展史上看过的照片,果然,他应该就是那个叫迪奥的第一任社长,可是他早在30年前就神秘消失了。但眼前的那个男人,看起来不过20岁,应该叫他男孩更为合适,可是他身上那种阴沉压抑的气息却让人不敢轻视。他能轻松的控制那些手,天气,还能躲开安珂同的一腿,没准,他真的是个……鬼。纵使是一直相信无鬼论的倪楠,此刻也动摇了。突然,她又发现一件事,这个迪奥,没有影子。迪奥突然捂住胸口,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原本好看的脸变得越来越狰狞。四个人连忙往后退,做好了逃跑的准备。可过了一会,迪奥重新站起来,刚才的痛苦神色一扫而光。他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露出绅士的微笑:“废话不说了,现在就在这本书上印下你们带血的指纹吧,自愿加入游戏。我知道你们不是心甘情愿,但是游戏已经开始,只有这样才能多活一段日子。”“我们凭什么要相信你这个恶魔?”安瑞虽然表面看起来很镇定,但他已经深深知道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不能用科学来解释。先是四个人差点被一辆冲到人行道的车压死,然后一根电线突然滑向珂同的脑袋,再然后本来好好的水泥路突然变成了血河……总之,一切的一切就像恐怖片的场景一样。但是,总不能就任由这个恶魔摆布,况且他的弟弟还在旁边,他一定要让他安全,珂同已经遭受了那么多的……“恶魔?好吧,我承认我是一个恶魔。但是如果你像我一样,每天看惯了那么多的生死,那你也会变成一个恶魔的。”迪奥的眼睛突然露出了阴森的目光。正和他对视的安瑞不禁打了个冷颤,似乎有一双手正紧紧捏着自己的心脏。剧烈的疼痛让他蹲在地上咆哮出声来。倪楠突然往前走了一步:“我们自愿加入游戏。”迪奥又恢复了绅士的笑容:“果然是个聪明的侦探。”他轻轻地拍了两下手。一本书慢慢旋转着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这本书非常厚,带着一股血腥的味道。封面的图案怪异之极,都是凹凸的人的残缺的躯体。当这本书一出现,所有人都感到了一种发自内心的寒冷和恐惧,甚至四个人都没有直视这本书的能量和勇气。“你们只要伸出手就好了,乌瑞思会帮你们完成一切。”迪奥的语气里没有一点感情。终于,四个人紧闭着眼睛伸出了他们的手……“祝大家玩的开心。”迪奥的话刚说完,太阳就出来了。阳光照在身上,四个人以前从未感到阳光是如此的温暖。睁开眼睛后,周围的一切还和原来的一样。明媚的午后,路上来来往往的人群,街角精致的咖啡店……木可可好半天才缓过神:“刚才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梦。”倪楠咬着嘴唇看着自己手心里一个血红色书的印记,咬咬嘴唇:“这恐怕……是真的。”木可可看向自己的手心,那里有一个血红色书的印记……于是,游戏开始了吗?

  第二章游戏规则美好的事情总是过得很快。比如说,天上的太阳又躲进了云朵里……街道又变得空荡荡,一丝阴凉的风吹起了木可可额前的刘海。四个人一下子紧张得不得了,瞪大了眼睛看是不是又会出现刚才那万手齐巷的恐怖场面。还好,什么都没有发生,剩下的只是死人般的安静。那个人,又要来了吗?果然,迪奥缓缓穿过商店的墙壁走了过来,笑容可掬:“真的抱歉,一时匆忙我竟然忘记了告诉你们游戏规则。游戏规则吗?四个人都竖起了耳朵,虽然不知道这变态的游戏到底是什么,但清楚地知道游戏规则总是有必要的。“相信大家都看见自己手心中的那个血红色书印了,这表明你们已经成功地和乌拉斯之书签下了契约,并“自愿”参与到游戏中,同时除非是在乌拉斯的游戏中,否则你们不会受到任何肉体上的伤害。但是如果在游戏中死去,那么你这个人也就gameover了。”“你的意思是,乌拉斯之书等于一个赦免。只要不是它的游戏时间,我们都可以安全无恙?”倪楠最先理解了迪奥的意思。“差不多吧。这是为了保证你们和乌拉斯之书的游戏不受任何外界因素的干扰,也好让你们全心地投入到游戏中。”倪楠低下了头,皱眉思索着什么。“那,游戏到底是什么?”安瑞的声音不是很大,仿佛还没有从刚才由心脏而引起的痛苦中解放出来。迪奥从右面凭空拿出了一副扑克牌:“游戏分为很多关,每关参加的人数也不一定。你们的同伙也有可能是除了你们四个以外别的人。每一次游戏开始的前一天,都会由我发布这次游戏的参与者,并且给一张扑克牌。而扑克牌上会有这次任务的具体指示。当然,我也不知道扑克牌上到底有什么,因为上面的字是每秒一变,毫无规律可言的。不过据我多年来的经验,你们才刚开始参加游戏,乌拉斯之书是不会太难为你们的。但是你们如果本事不够的话,在第一关就死也不是不可能。”迪奥随意地一挥手,四个人瞳孔骤然收缩,脑海中如过电影般清晰地看到了一幅幅场景: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在荒郊野外拼命地跑,后面追逐他的竟然是一个女鬼。那个女鬼脸上的皮肤已经剥落,能清楚的看见肌肉的纹理。一个眼眶里是黑洞,而另一个眼眶里的眼珠上面插着一把尖刀。男人在前面疯狂地跑着,可女鬼却离他越来越近。终于,女鬼飘到了男人的身旁,毫不费力的将男人举起来,稍稍一用力便将男人从中间折断,揪下了男人的脑袋,将男人的眼珠挖出来,塞进了自己的眼眶里,然后满足的啃起了男人的小腿……场景转换,这个……怎么像是网游中的场景?一群穿着各异的人正追着一个小女生,那群人每个人的身后甚至都跟了一个毛茸茸的宠物,而从服装和武器上就能轻易辨别出来,这些人有的是法师,有的是武士……已经追到了悬崖,小女孩看着那万丈深渊,眼神变得决然,双手在胸前做了几个奇异的手势,一股巨大的能量令在场所有的人动颜。“不好,她要自爆。”领头的人惊骇。于是,各种技能在女孩的身上迸发开来。女孩的头发被火球烧焦,胳膊被大刀砍断,而双腿被冰冻上,原本较好的面容也变得伤痕累累。“射手,放箭。”于是女孩被万箭穿心,跌入悬崖。……一连看了6种奇异的死法,四个人已经忍不住浑身颤抖。晕血的木可可蹲在地上呕吐起来。倪楠的脸色也很不好,那个被厉鬼撕碎的男人的惨样,给她造成了太大的冲击。如果对手是人,还有可能拼尽全力搏他一搏,可是如果是鬼呢?如果对手是鬼,自己还有什么胜算?安瑞,安珂同也是脸色铁青。迪奥知道这些画面已经快突破了四个人的心理防线。而他却丝毫不准备给四个人喘息的机会:“忘了说了,刚才给你们看的都是在第一次任务中就死亡的人。”第一次…?第一次任务就这样吗?“你们可以选择自杀,但我相信你们绝对不会的。只要有活下去的希望,就要坚持的活下去,不是吗?”迪奥说完这句话后,眼神中竟然有了异样的色彩。“从游戏中,我们可以得到什么?”安珂同迎上了迪奥的目光,胆怯正逐渐褪去,他的心里,有着从未有过的对生命的渴望。是的,他想要活下去,他不希望平庸地活着。“每完成一个任务,你们会得到相应属性方面的加成。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你们也可能得到特殊的物品或咒语来让自己更强大。我也会适当帮你们的,当然了,你们要证明你们值得让我帮助。”安珂同突然笑了,轻蔑而又不羁:“你的意思是所谓的乌拉斯之书不过是一个网络游戏咯?”迪奥扫了安珂同一眼:“但愿你的乐观能多保持几天。”“我们已经被数据化了吗?”木可可终于说话了。她感到奇怪,如果迪奥说的都是真的,那自己很可能已经不在原来的那个世界了。“这个……我不清楚。”迪奥摇了摇头。但看到他狡黠的笑容,木可可确信他没说实话。安瑞问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需要多少次任务,我们才能解除和乌瑞思之书的契约?”迪奥说了一句令所有人沮丧不已的答案:“一直到我觉得你们有资格成为我的伙伴为止。”这算什么回答?难道这是一个永远都不会停止的游戏?“该告诉你们的都告诉完了。在没有任务的时候,你们可以过着和原来一样无忧无虑的日子……”无忧无虑,怎么可能?“当有任务的时候,我会提前一天告诉你们的。加油哦~”迪奥做出了一个加油的动作,看的四个人胃里一阵恶寒。可当她们回过神来,迪奥已经不见了。下一次任务是什么时候?自己还能活到什么时候?这是所有人都在想的问题。木可可撅着嘴:“真的好奇怪。如果迪奥说的是真的,那现在的我们到底死没死。如果我们已经死了,那做这种游戏又有什么意义?”木可可说的的确是个问题,倪楠喃喃自语:“我们应该是已经被分离到另一个空间了。这个世界是我们真实世界的复制版,所以我们每个人的特长在这里还是适用。”说到这,她抬起头,语气也变得坚定起来:“无论如何,我决定坚持玩这个游戏。在没有任何的线索下,我们只能在游戏中拼尽全力的活下去。至于迪奥,我想他说的会帮我们应该不是谎话。如果他想让我们死,又何必把规则说的那么清楚。没准他也是参与游戏的人之一,不过比我们多活了几十年罢了。”安珂同也明白了倪楠的意思:“你是说,帮助我们就是迪奥的任务?”倪楠摇了摇头:“应该不全是,或许他是真的想要选择出伙伴也不一定。”“天啊,我才不要和那个阴气重的家伙在一起。”木可可跺着脚,十分不满。“没办法啊。”安瑞拍了一下木可可的肩膀:“或许他是我们活下去的唯一指望了。”安珂同突然从木可可的背后窜出:“难道……你是想和那些女鬼一起?”并从喉咙里发出如野兽般嘶吼的声音。木可可被吓了一跳,然后嬉笑着追打起安珂同来。还好,四个人都不是太胆小的人。倪楠的心中多了些勇气。但是只要想起那些在游戏中惨死的人,倪楠还是觉得少了些底气。面上不禁露出难色。安瑞看在眼里,什么都没说。两个人在沉思,两个人在打闹。游戏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