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架空历史 状态:连载中编辑:执伞青衣袖 在读:9645人
  百雀羚广告年“九一八事变”事变以后的东三省  倭寇肆掠  群雄奋然  各色人等粉墨登场  究竟谁会斩开这乱世中的风云,巍然屹立于世界的远东之巅? 远东之血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雪,沉重的压负在树木的技头,即使是那些最挺拔的树枝也被积雪压弯,仿佛间不堪重负,这时,阳光从铅色的云间透出来,把金色的温暖布撒在冰雪大地,一阵山风从树林间吹过,那些雪,就如同白色的沙子般从树枝上掉落下来。。...

远东之血八零  远东之血度建国小说  远东之血全文txt下载  远东之血生之远东寡头  远东之血 小说  


远东之血最新章节



远东之血相关资讯

远东之血精彩情节

  “生意就是生意”,这是邓炜风小时候,他的爷爷——邓槿发,“邓记商行”的创始人反反复复教导他的一句话。这个看上去不起眼的黑瘦老头在年青时,不过是清末一个普普通通吃着铁杆庄稼的旗兵,一次偶然的机会,邓槿发跟着一个哈尔滨商队向北到达俄罗斯的海参崴(即符拉迪沃斯托克市),此行让邓槿发恍然间发现一片新天地,从此他便一发不可收拾,全身心投入到对俄国的各种贸易中。

  也就在这会,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座土炕上,身上盖着厚重的粗土布花面棉被,旁边土坯墙,墙上是细木格帖纸的窗子,屋顶上是被熏黑的木梁。

  再一次醒来时,一道阳光正射在邓宏的脸上,让他几乎睁不开眼,床旁边的窗子被打开了一道缝,阳光和清新的空气就从那里飞进来。

  然后,在一家酒店里大家交杯换盏,后来迷糊中他上了车,是谁在开车来着,大华还是中平,对,是小个的中平,后来,后来就“轰”——

  想到这,邓炜风不由得叹了口气,他是“邓记商行”现任大东家邓鸿仁的二儿子,是邓鸿仁第三个小老婆所生,邓炜风的母亲是邓家丫环出身,在邓炜风很小时母亲就病死,虽然邓炜风自小可以说得上是锦衣玉食,可由于他的母亲出身卑微并早逝,导致邓炜风在邓家的内部地位一直不高。

  刚才那个准备跑来帮忙的男人又重回到雪橇后,用力扶住了向冰水里滑动的雪橇,雪橇上拉着缰绳的人侧过脸,在说着什么。

  不知走了多久,他沿着河道,穿过两座山间,山谷里陪伴他的只有脚下踩在雪地上“咯咯”的声响,渐渐的,周围的山势平缓了许多,他喘着粗气,感觉自己像一台超负荷运转的蒸汽机。

  引子

  他转过头,看清了雪橇上那个人的脸,那是张皱纹丛生中年男人的脸,让他有些惊异的是,这个男人的目光平静而又漠然。

  不远处,传来一片脚步声,又是一排枪声。

  还有呢?那个刚认识的国中女孩叫什么来着?想不起来,还是个处,眼睛大,皮肤嫩白如牛奶,胸口起伏着,仿若百花丛中隐藏着一对柔软浑圆的小活物……

  他躺在一颗松树下的雪地里,这里四下无人,眼睛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太阳躲在云彩里,无力透出一些阳光,周围银装素裹,一片安静使然,他动了动头,全身很僵硬,他这才发现大雪像平坦的棉被一般把自己的半个身子盖住。

  雪橇后站着一个人正用力在推着,雪橇上坐着两个衣着臃肿的人,装满了各种货物,两人正在用鞭子狠抽着马匹,马儿嘶叫着,马蹄在地上打滑,而雪橇一头已经陷到冰里,“咔拉”一声,河面的冰层裂开了,雪橇瞬间掉下去一大截,上面坐着的一个人惊叫一声,翻滚着扑通掉到冰水里。

  “吱呀——”房门突然开了,从外面冲进来2个人,这是一高一矮两个半大小子,他们穿着深灰色破旧的棉衣,鼓鼓囊囊的棉裤,脚上是一双扎紧靰鞡鞋,棉裤有几个破开的地方冒出了白色棉花,乱糟糟的头发下黑亮的眼睛忽闪的看着邓宏。

  在“邓记商行”的内部账簿上,对苏贸易从来就是最大一块收入来源,维系对苏联的贸易路线,在中东铁路通车后,是邓家一直以来的一项周期性巡视工作,无非是视察沿途路线、交易市场并巩固苏联方面的一些人脉关系。

  邓炜风眼睛扫过三叔,向他点了点头,就算是打了招呼,他爬上雪橇,把厚厚的熊皮褥子压在腿上,再把头上的皮帽子戴紧了些,眼睛扫视了周围一圈雪色的山岭。

  如果没记错,在他30多年的人生生涯中,他从没穿过这样的一身打扮。

  邓宏撑起身子坐起来,身上帖身粗布褂子有点毛刺,这时身上的伤痛已经不太明显,他无比惊异的看着这一切,大脑里急剧的搜索着自己的记忆。

  许久,他在摇晃着的马车上醒来,有人抱着他,在大声说着什么,他想听清,可无法作到。

  在天黑以前,他必须找到歇息的地方,并且要找到食物,当他连续滑倒在地两次后,他用力把脚下的雪推开,这时才突然间意识到,他其实正行走在一条结冰的小河冰面上,只不过厚厚的雪盖住了冰面,表面上看起这河面更像一条平坦的大路。

  • ,我们&你所作

      少校先是一愣,不过他马上明白过来,仰着脸哈哈大笑:“哈哈,小伙子,如果,噢,不对,应该说是成功以后,我们将会非常感激你所作的一切的。”

    2021-06-21 09:37:01详情点赞(0)回复(0)
  • &二十一

      突然间,想到已经开春了,邓炜风不由低头想了想,今天应该已经到了2月,这一年,民国二十一年(公元1932年)的春天,好像也被日本占领者卡住了一样,较往年来得额外的迟缓。

    2021-06-21 10:16:1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