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贺宇谦丢下一句话就走了,同于往昔每次朋友见面都吵得天翻地覆,这一次的贺宇谦很难得地也没发脾气,而已在临走前前还说了一句,“只此一次,价格随你开,后便两不相欠!”舒言站舒言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眉头紧了紧,“雪静,要让一个人对你彻底失望,有几种方式?”。...

贺宇谦丢下一句话就走了,不同于往日每次见面都吵得天翻地覆,这次的贺宇谦难得地没有发脾气,只是在临走前还说了一句,“仅此一次,价格随你开,之后便两不相欠!”

舒言站在寒风中目视着贺宇谦的豪华房车离开,对着头顶那阴沉沉的天,喃喃出声,“你要玩死我啊!”

“啊啊啊,舒言,你刚才说什么了?我好像听到什么死不死的?”从车库里开出了大红宝马的林雪静一听到这个敏感的字眼就紧张的问。

舒言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眉头紧了紧,“雪静,要让一个人对你彻底失望,有几种方式?”

开车的林雪静转脸来问,“关键是这个人是谁?”

舒言叹息一声,“贺宇谦的奶奶!”

当初说来也是巧合,她需要钱,而贺宇谦需要一个能让他奶奶高兴的人,本是一件很容易处理的事情,后来却发展到了老奶奶非要提前将他们的婚事给订下来,婚期可以暂时不定,但结婚证必须先领了,好在老奶奶一直都还在医院住着,之前就说好了等她一出院就宣布孙子成婚的消息,舒言本以为自己计划得够快周全的,可是现在看来,还是有细节处理不当的地方。

至少她是见不得一个老人伤心的!

而贺宇谦也是出于各种原因想低调处理,这也是于暖心之前找到她的原因!如若不然,于暖心怎么会屈尊降贵地亲自找到她。

“出轨的是他贺宇谦,你没任何的过错,这些需要你来管吗?”林雪静一脸茫然,紧接着问道:“他刚才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个?还有,舒言——”林雪静狐疑地看向舒言,不确定地问道:“他该不会是想让你替代他的角色,成为了万人所弃的负心女吧?”

舒言没出声,她决定承认林雪静的猜想一点都没错,贺宇谦能开出这个优渥的条件抛钱处理那可是下了血本,毕竟,他自己也知道,对外人寒心比对孙子寒心的影响力要小得多。

“靠,为了维护他那光辉的二少形象,他可是连被女人甩这个主意都想出来了啊!果然够狠啊!”林雪静低咒出声。

看着一边歪着头沉思的舒言,低声说道:“舒言,你该不会是想答应了吧?”

这怎么行?这要是被舒女士还有舒言的老爸给知道了,那还不翻了天?

舒言单手拖着脸庞,眼睛看着车窗外晃过去的景色,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轻笑出声:“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林雪静心里低低吁出一口气来,好半响才轻声道:“舒言,你,你是不是缺钱?”

以舒言在大学里任教加上在鉴定所里每个月赚的钱足够她一个人过得滋/润,但是就这段时间,她发现舒言做出这一系列让她感觉反常的事情,仔细想想,归根结底,都是因为钱!

她现在可以肯定舒言的闪婚是直接跟钱挂上了钩,之前她一直不明白怎么舒言刚回国就结婚了,而这个消息还是那么的隐秘,她都没发现舒言结婚前跟结婚后有什么不一样,依然是一个人居住,一个人上下班,如果不是她一次意外见到贺宇谦出现在舒言的公寓里,她永远都不会知道,舒言会跟贺氏集团的二少爷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情赋流年心赋君最新章节

情赋流年心赋君相关资讯

情赋流年心赋君

作者:言十月
类型:灵异言情 状态:连载中编辑:青梅佐酒 在读:22674人
  她一觉醒过来,接的是丈夫的离婚战帖,她冷冷一笑在协议书上签字盖章。男人,不忠不爱弃之如敝屣!舒言长发散落在丝被上,纤细的手腕从枕头下面滑了出来。。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