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但很显然这句话没可以得到回应,林雪静叹了口气,她有时候候真的会觉得,舒言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舒言要去爷爷奶奶家,让林雪静将她先送过去的,再开了她的车走。尹家山庄并也不是城乡交舒言要去爷爷奶奶家,让林雪静将她先送过去,再开了她的车走。。...

但显然这句话没得到回应,林雪静叹了口气,她有时候真的觉得,舒言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舒言要去爷爷奶奶家,让林雪静将她先送过去,再开了她的车走。

尹家山庄并不是城乡交界处的那种集住地,而是依山傍水的绝佳别墅群,毗邻D市最大的天然风景水库区。

舒言直接去了水库区接还在钓鱼的老爷子。

他都快七十岁了,大冷天的坐这里吹冷风,水库边上多危险啊,舒言忍不住的道:“爷爷,你又是一个人来的?”

冉爷爷穿上羽绒服裹得圆滚滚的,被风一吹羽绒帽子里灌了风吹得鼓鼓的,“我跟老张一起来的,搭他的顺风车!”说完他开始收鱼竿,献宝似的提起面前的桶,“丫头你看,晚上啊,我给你做正宗的松鼠鱼。保证比你奶奶做的芋头糕好吃!”

舒言有些哭笑不得,接过爷爷手里递过来的小桶,急忙点头,“好好好,我保证都吃光!”

两人回家,奶奶已经做好了晚饭,爷爷最后端上松鼠鱼时,舒言忽然脸色一变,连忙跑进了卫生间,趴在马桶边一阵干呕地吐了起来。

奶奶一脸紧张的进去看她,她本意想开口安慰,但是才刚张开嘴,再一次干呕得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言言,丫头啊,你这是怎么了啊?”奶奶着急的问道,冉爷爷也被这一幕给吓住了,连忙叫了家里的佣人菲姐搀扶起舒言。

舒言全身乏力,靠在佣人菲姐的身上也使不出力来,她看着急得满脸愁容的奶奶和爷爷,好不容易挤出一个笑容,轻声安慰道:“我没事,我就是有些感冒了,身体不舒服!你们别担心!”

菲姐扶着舒言上了楼,躺上了床,冉奶奶和冉爷爷围在床边一脸担忧,“言言,我送你去医院吧,要不,我打120,这里离得很近的!”

舒言躺在床上直摇头,“不用了,我之前看过医生的,没事,我躺一会儿就好!”

两位老人还是不放心,冉奶奶让菲姐下楼去厨房端一碗热汤上来,看着舒言喝下一碗,又看了看她的脸色,这才松了口气,“有哪儿不舒服的要告诉奶奶!”

舒言点点头,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好好的一个周末,她是专门回来陪他们的,结果又让他们担心了。

两位老人让她先休息一会儿,他们离开卧室下楼张罗晚餐,而躺在大床上的舒言凝着头顶的灯光,眉头慢慢地蹙紧。

她想起了和顾默白一夜之后的事情。

那天,她在离开酒店房价的那一刻听见身后传来声音,“记得吃药!”

语气温雅而低沉,如果不是一面之缘的人,这种语气会让舒言觉得就是体己关心让人会感到窝心的话语,只不过当时听起来,怎么都觉得心里有那么一种不适感。

“你放心,我知道!”

她扔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离开,并在附近的药店买了药,在还没进家门之前就已经吃了下去。

可是后来她晕倒了。

情赋流年心赋君最新章节

情赋流年心赋君相关资讯

情赋流年心赋君

作者:言十月
类型:灵异言情 状态:连载中编辑:青梅佐酒 在读:22674人
  她一觉醒过来,接的是丈夫的离婚战帖,她冷冷一笑在协议书上签字盖章。男人,不忠不爱弃之如敝屣!舒言长发散落在丝被上,纤细的手腕从枕头下面滑了出来。。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