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能杀鞑子的都是好汉子

快活很容易捆缚出来的柴禾撒落的四处都是。  女真兵丁阴笑着,大踏步而至,“废物,只会浪费了粮食”。  说罢,沾了水的牛皮鞭便狠狠地地抽在了汉人身上。  “咳咳”,汉人敢反抗意识,而已蜷着,努力护住头部,他明白,对方会善罢甘休。  果不其然,女真数十里之外,虎裕口,百余名女真精骑四散而出。。...

  采凉山中,靠着捕猎的渔货,王腾一行成功存活下来。

  数十里之外,虎裕口,百余名女真精骑四散而出。

  半个牛录的兵丁尽数折损,这可是大事。

  倘若不能找出凶手,报仇雪恨,负责断后的牛录额真一定会遭受重罚,说不定还会连累到此行统领阿巴泰。

  辽阔的草原上,一片片牛皮大帐星罗棋布,大帐外头,一群汉人正在拾捡木材,不远处,几个面目凶狠的女真兵丁正对着他们指指点点。

  忽而,一名身材瘦削的汉人跌倒在地,好不容易捆缚起来的柴禾散落的到处都是。

  女真兵丁狞笑着,大步而来,“废物,只会浪费粮食”。

  说罢,沾了水的牛皮鞭便狠狠地抽在了汉人身上。

  “咳咳”,汉人不敢反抗,只是蜷缩着,努力护住头部,他知道,对方不会善罢甘休。

  果不其然,女真兵丁似乎抽上了瘾,“啪啪啪”,只听得鞭声阵阵,不一会儿,汉人身上便衣衫尽碎,血水透体而出。

  “够了,阿木合,再打下去,这汉人就死了,他可不是你的私产,难道你想赔钱吗?”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高大,面目黝黑的女真男子,他身上披了件熊皮大纛,远远看去,好像一只真的熊罢。

  “贝勒爷”,女真兵丁不敢造次,他讪笑着,嘴里道:“这汉人偷奸耍滑,奴才只是替主子教训教训他,可不敢下狠手”。

  阿巴泰冷冷一哼,道:“杜金呢,他怎么不来见我?”

  “杜头领似乎忙着……

  “让他来见我”

  “喳”

  须臾,杜金快步而来,“贝勒爷”。

  “这些日子我见你失魂落魄的,好像丢了魂一般,怎么,此番劫掠不甚满意?我记得你抢来的丁口最多呀,发生了什么事?”

  “噗通”,杜金跪倒在地,悲声叫道:“贝勒爷饶命”。

  阿巴泰铁青着脸,道:“你这奴才果然有事情瞒着我,还不速速道来!”

  杜金再不敢隐瞒,当下将损兵折将的消息和盘托出。

  阿巴泰一脚踹翻了杜金,斥骂道:“你真是好大的狗胆,出了这事情还敢瞒着我,半个牛录呀,我大金国纵横边关吗,劫掠十多万汉民也没有折损这么多精锐,你倒是给我长脸呀!”

  “贝勒爷饶命,贝勒爷饶命”

  阿巴泰怒火中烧,此番南下,他收获颇丰,原本便引起了诸多不满,此时,如果传来正蓝旗折损兵马的消息,想必其余各旗会笑掉大牙。

  “想让我饶命,好,抓住凶手,给我一个交代,否则的话,我便让你给爷一个交代”

  杜金连连叩首,“奴才已经查明,凶手是一个叫做金国志的军汉,此人已经逃到了大同,便是满亦都代子的头颅就是被他割去的”。

  “杀了他,我不管你用什么代价,一定要杀了他!”

  “贝勒爷放心,奴才已经收买了大同副将,他答应出手,”

  “我只要结果,凶手不死,你便去死!”

  “喳!”

  杜金深深拜伏在地,连连叩首。

  阿巴泰可是出了名的凶狠,便是正蓝旗主豪格有时候都奈何不得他。

  如果这一次不能将功赎罪,杜金已经做好了自尽的准备……

  采凉山中,王腾侯在洞口,耐心地等待着什么。

  忽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众人神情紧张。

  “王大兄!”

  听到马武的呼喊,众人放下心来。

  整日里待在山中,虽然饿不死,可是,边民们都过腻了,他们不想生活在这个闭塞的山中,只想早日回乡。

  如今,外出哨探的马武成功归返,想必带来了外头的消息。

  外头怎么样了?

  边民们满腹疑云,却碍于王腾的规矩,不敢多言。

  须臾,马武进入洞中。

  王腾沉声问道:“外头如何了?”

  “鞑子都走了,我在山石后躲了一个时辰,没有见到一个鞑子”

  黄虎很是兴奋,“如此说来,我们可以回去了?”

  马武皱起眉头,道:“鞑子素来睚眦必报,按理说,他们不会轻易善罢甘休才对,只可惜我出去的时间太短,又不敢出去太远,摸不清鞑子的去向”。

  王腾拍了拍马武的肩膀,嘴里道:“若论遮掩行踪,打探消息,我们这群人当中,谁也比不上你,如今,连你都没发现不妥,我估计鞑子可能真的退的”。

  “鞑子阴险,反正山中有吃的有喝的,不如我们多待一些时日?”童一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山中的几个伤号怕是等不了多久了,与鞑子厮杀的时候,他们不曾落后,现在,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去死吧”

  眼瞅着几人就要吵起来,这时候,马武干咳一声,道:“诸位,我们还是听一听王大哥的意见吧”。

  “没错,听王兄弟的”

  众人深以为然。

  王腾环顾左右,道:“没了坐骑,我们这几十人只能靠双腿走路,一旦半道遇上鞑子,后果一定不堪设想,我觉得,大家还是再等一日吧,如果一日之后,外头依旧没有动静,我们再开路也不迟”。

  “王兄弟所言极是,可是,伤员怎么办?”

  王腾叹了口气,“我去见见他们吧,实在不行,就生火煮盐!”

  “大兄三思呀!”

  杀死奴兵之后,众人只顾着逃命,只有少数人带着食盐,如今,耽搁的越久,缺盐的情况就越严重。

  若是因为几个伤员将存盐消耗殆尽,边民一定会闹起来。

  王腾阴沉着脸来到一名黑脸大汉跟前,这汉子伤了左臂,逃命的时候,只是匆匆用布条包裹了伤处,如今,伤口已经发炎了。

  “还能坚持吗?”

  黑脸大汉很是虚弱,不过,看到王腾到来,他还是龇牙笑道:“王兄弟!我还坚持的住,好不容易杀了鞑子,重获自由,我便是死,也要死在回乡的路上!”

  王腾低声说道:“我这里还有些盐粒,待会儿烧些沸水给你清洗伤口”。

  “不可,万万不可,王兄弟,我一个半残之人可不能糟践盐货,这可是保命的东西,你放心,我这身子骨硬朗的很,不洗也死不了”

  “可是,你这伤口”

  “王兄弟放心,只要你一声令下,便是连夜启程我也撑得住”

  黑脸大汉情真意切,王腾只能微微颌首,赞了声:“好汉子!”

  大汉笑道:“王兄弟才是好汉子,若不是你,我们都成了奴才”。

  “八十多个鞑子,我才杀了四个,我们能逃出来,是大家伙的功劳”

  这时候黄虎龇牙笑道:“都别谦让了,我倒是认为,能杀鞑子的都是好汉子!”

  众人深以为然:“说得好,能杀鞑子的都是好汉子!”

奋斗在明朝末年最新章节

奋斗在明朝末年相关资讯

奋斗在明朝末年

作者:秀才会武术
类型:架空历史 状态:完结编辑:辞旧迎新 在读:12213人
  【历史种地流力荐】大清国?滚犊子,这是我汉人的河山!  烧杀抢掠?不心急,下一个目标是后金巢穴!  我即来明末清初,世上便无清,且看王腾如何在山西翻云覆雨,拯救他们汉人河山! 奋斗拼搏在元朝初年“啊,救命……”。
  • 没被人&杀过,

      鞑子好生厉害!前世的王腾只不过是个小白领,虽然杀过鸡,宰过鱼,但却从没被人这样追杀过,娘的,这是要命呀!

    2021-06-17 09:31:22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一截&脖颈深

      “噗哧”血花四溅,断了一截的扁担深深地刺到了鞑子的脖颈深处。

    2021-06-17 11:22:02详情点赞(0)回复(0)
  • 真步甲&傻了,

      女真步甲从来没见过这种无赖打法,原本以为这名汉人已经被吓傻了,可现在来看,对方竟然还有胆子反抗!

    2021-06-17 08:00:33详情点赞(0)回复(0)
  •   小&试图离

      小心翼翼地翻过几道火墙之后,王腾试图离开这个村落,然而四下里都是到处游荡的鞑子,他们在杀人,他们在劫掳。

    2021-06-17 10:26:22详情点赞(0)回复(0)
  • &生,王

      既然是为民除害,杀的又是畜生,王腾心里不再有一丝芥蒂!

    2021-06-17 07:07:50详情点赞(0)回复(0)
  • 个梦,&准备睁

      王腾做了个梦,他梦到自己回到了三百多年前的明朝,那时鞑虏入侵,最后一个汉人王朝摇摇欲坠,就当他叹了口气,准备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忽然觉得四周的空气有些灼热,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不记得有开空调呀!

    2021-06-17 12:00:35详情点赞(0)回复(0)
  • ,就是&但伤不

      一进一退,一躲一闪间,王腾摸到了一杆靠墙放置的扁担,被压着砍了这么久,就是泥人也有三分火!不过,鞑子将巨斧舞的密不透风,滴水不漏,倘若一招不慎,不但伤不了对方,倒是很有可能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

    2021-06-19 03:03:21详情点赞(0)回复(0)
  •   第&义愤填

      第一次杀人带来的些许不适,很快就被这种义愤填膺的正义感所冲垮,这帮鞑子不能称之为人,只能算做是畜生!

    2021-06-18 07:31:1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