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小楚

魏师兄的神秘失踪,一直到几日后才被人察觉到,据传魏家我报了官。只但是找来仓库的,却非是衙门的人,不是老店里的护院陆头。这年头,神秘失踪个把人真的太过最常见。否则是富家豪门的公子、小姐,若要不然衙门的人是轻蔑理睬的。仓库大院。虎背熊腰的陆头负着双手,来回重新审视众只不过找来仓库的,却非是衙门的人,而是老店的护院陆头。。...

魏师兄的失踪,直到两日后才被人察觉,据说魏家还报了官。

只不过找来仓库的,却非是衙门的人,而是老店的护院陆头。

这年头,失踪个把人实在太过常见。

除非是富家豪门的公子、小姐,若不然衙门的人是不屑理会的。

仓库大院。

虎背熊腰的陆头背负双手,来回审视众人。

“也就是说,那天下午魏安从这边仓库走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不错。”齐师兄不耐烦的开口:

“那天发生的事,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赶紧的一次性问完,这边还有事要做!”

“呵……”陆头冷笑:

“齐坤,我记得你跟魏安一直不对付,以你的实力,就算少了一条腿做些什么应该也很容易吧?”

“你什么意思?”齐师兄面色一沉,拄着拐杖的手更是青筋高鼓:

“姓陆的,你再说一遍!”

“……”陆头双眼一缩,竟是下意识微崩身躯,顿了顿才淡然摆手:

“没什么意思,只不过我们从魏安的房间里找出些东西,与你们有关。”

“什么东西?”齐师兄皱眉,不过随即就道:

“魏安十足一个小人性格,我虽然看不惯,却还不至于对他做什么。”

“当初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不屑理会,现今更是犯不着自找麻烦。”

“嗯。”陆头默默点头。

他也不觉得这事是齐坤做的,但魏安最后来的地方就是仓库。

而且……

魏安有写日注的习惯,从在他房间找出的册子里,写有他与齐坤、莫求的恩怨。

字里行间,透着股浓浓的愤恨,乃至杀意。

早年对齐坤、现在对莫求,一个压着他好几年,一个突然冒头。

虽然这怨恨在外人看来有些莫名其妙,但也是线索。

再加上最后在仓库消失不见,两个仇人都在这里,就不得不让人心生怀疑。

陆头并没有怀疑莫求。

毕竟在他眼里莫求太过瘦小,浑身上下没有几斤肉,根本不可能对魏安做什么。

“头。”这时,一个护院从外面急匆匆奔了过来,凑到陆头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真的?”陆头双眉一扬。

“是真的。”护院点头:

“有好几人看到。”

“这样……”陆头了然,转朝齐师兄看去:

“有人看到那天魏安出城了,算时间的话应该是离开仓库之后。”

“所以,看来是魏家的人想多了。”

“出城?”齐师兄不屑冷笑:

“真是找死!”

陆头摇头:“别那么说,还没见到尸首,有可能在外面迷了路,也有可能有事耽搁了。”

当然,这话他自己也不怎么信。

魏安又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现在这世道,出城几日不归大概率是回不来了。

不过既然出了城,就跟药房的人没有关系,这件事也到此告一段落。

“荀六。”转身临行之际,陆头又朝身后一个胖乎乎的身影看去,叮嘱道:

“别回去太晚!”

“是。”荀六搓手应是,朝着莫求挤眉弄眼,表情中隐带激动:

“莫哥,小楚昨天到药房找我们来了。”

“哦!”心中原本忐忑不安的莫求闻言双眼一亮,急忙问道:

“她没事?”

“现在在哪?狗子跟他在不在一起?”

“她在一处大户人家当丫鬟,日子好像过的还可以。”荀六开口:

“你有没有时间,咱们今天过去看看?”

莫求侧首,看向齐师兄。

“去吧去吧。”齐师兄皱眉摆手:

“小心点,别跟姓魏的一样,一走之后就没了影。”

“谢齐师兄。”莫求道谢,回房略微收拾了一下,就跟着荀六出了院落。

“莫哥。”行在街上,荀六没有急着说小楚的情况,而是小声道:

“你知不知道,因为魏师兄的事,秦师傅这两天可是大发雷霆!”

“是吗?”莫求道:

“应该是担心弟子的安全吧?”

“还真不是!”荀六摇头,神神秘秘的道:

“我听说,魏师兄的日注里写了很多关于秦师姐的事,用词……很不雅。”

“还有人说,他之所以把你赶到仓库这边来,也是因为秦师姐。”

说着不屑一笑:

“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他那副尊容,怎么可能配得上秦师姐?”

“娶了秦师姐,就能继承青囊药房的家业,他长的不怎么样想的倒是真美。”

莫求愕然。

魏师兄对秦清蓉有非分之想,再加上妒忌,怕才是对自己起杀心的原因。

难怪当时他的表情那么狰狞……

魏安其貌不扬,还是个驼背,年纪也不小,再加上性格缺陷,在秦师傅眼中,自然不可能是自己宝贝女儿的良配,难怪会发脾气。

不过,这一切对莫求来说都已经结束了。

“这边!”荀六在前面招手,边行边道:

“莫哥,你可知道城中的白家?”

“白家。”莫求开口:

“小楚在白家当丫鬟?”

秦清蓉仰慕的那位文武双全白景蟾白公子,就是白家的大公子。

“不错。”荀六点头:

“小楚先是被黑虎堂的人卖给了暗娼,后来被白家的三少爷看中赎买回了府,现在是三少爷的贴身丫鬟,每月有好几百大钱拿,也能出门。”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不禁有些羡慕。

几百大钱!

就算是青壮劳力,在城中打长工也不过如此,女儿家的月钱更少。

用荀六的话来说,他活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一次性见过那么多钱。

至于身陷暗娼……

当初他们能活着都已勉强,能去暗娼,恰恰说明小楚有本事。

莫求沉默片刻,才道:“狗子哪?”

他对小楚并不熟,只记得是个坡脚姑娘,狗子才是他的朋友。

“狗子……”荀六张了张嘴,最终摇了摇头:

“前面就是白府了,咱们先找小楚。”

他虽没有明说,但莫求已经了然,眼神不禁一暗。

白府占地广阔,站在后门朝着两侧看去,怕是上百步都不止。

看门人显然早就得了小楚的叮嘱,打了声招呼就入院传唤消息。

不多时,一位身着棉布绿萝裙的少女就小跑着从里面奔了过来。

少女年岁不大,厚重的棉衣让她体型略显臃肿,脸蛋倒是十分粉嫩。

从奔行的动作看,虽然略有倾斜,但比记忆里的跛脚要好上不少。

小楚!

几个月不见,她不论是相貌还是精气神,都比当初强了一大截。

果然是好日子养人。

“六子,莫大哥。”

少女遥遥朝两人打着招呼,目光落在莫求身上,眸子当即一亮:

“听六子说,莫大哥已经是药房正式学徒,而且开始跟人看病用药了。”

“莫大哥识文断字,我就知道以后一定有出息!”

莫求侧首,看了眼荀六。

荀六当即挠了挠头,尴尬一笑:“我说的没错啊,你在孙宅的事药房都已经传遍了。”

“还说那。”虽然时隔数月不见,小楚却毫不显得陌生,径自道:

“我跟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什么事?”莫求好奇问道。

“就是……”荀六一脸筹措,道:

“小楚想让我辞了药房的学徒,到白府做工。”

“六子。”小楚压低声音,道:

“你跟莫大哥不一样,他认字、聪明,一入药房就能立马跟着师傅学艺。”

“你不成,只是识文断字你都要学好几年,什么时候才能成正式学徒?”

“现在白府正在招下人,我跟赵管家说说,肯定能把你招进来。”

“到时候每个月几百大钱,咱们还能在一起互相帮助,岂不比在药房苦熬好得多?”

荀六眼神闪动,看了眼小楚,又看了看莫求,脸上有些迟疑。

莫求在心中叹了口气。

虽然荀六没有说话,但表情已经很明显,相比起药房看不到希望的学徒生涯,他更加倾向于来白府做工。

“有人来了!”

“是大公子。”

“低头,快低头!”

小楚急忙摆手,示意两人低头,自己更是老老实实垂首站好。

莫求抬头看去,就见一位身着上好绫罗绸缎的翩翩佳公子从院内行出。

公子腰悬宝玉、手持折扇,相貌俊逸、双目淡然,浑身上下带着股清爽通透意味。

就连指甲、发丝,都一丝不苟。

与他们几个的浑身破烂,成鲜明对比。

大公子在几个下人的簇拥下缓步行出,扫眼几人,目光与莫求对视,下意识皱了皱眉。

这人,竟然没有低头?

轻轻摇头,他迈步朝不远处的精致马车行去。

莫求仙缘最新章节

莫求仙缘相关资讯

莫求仙缘

作者:蒙面怪客
类型:架空历史 状态:连载编辑:素笺 在读:9974人
  仙是求不来的莫求这个名字,是进而而至。光幕上,一个个方方正正名叫汉字的文字,紧接着显露出来。。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