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一家四口整整齐齐

“小二,你读书学习多年,终于等到又突然爆发了一波啊。”有朱由校的嘱咐,李保国又有着要求,需李鸿儒早点儿回去干活儿。但李鸿儒依旧跑去观星赏月楼看了热闹的场面,回去的挺晚。按正常地的操作,棍棒之下才能出很听话的孝子,李保国给李鸿儒准备好了三根棍子。但一根也没有用上。此时他捧着那有客氏的叮嘱,李保国又有着要求,需要李鸿儒早点回来干活。。...

“小二,你读书多年,终于又爆发了一波啊。”

有客氏的叮嘱,李保国又有着要求,需要李鸿儒早点回来干活。

但李鸿儒依旧跑去观星楼看了热闹,回来的挺晚。

按正常的操作,棍棒之下才能出听话的孝子,李保国给李鸿儒准备了三根棍子。

但一根也没用上。

此时他捧着那五十两的纹银,一脸的舒爽,只觉热天时吃了一个大西瓜。

对李家而言,这是一笔大资金,便是他手都有着哆嗦。

什么内涝,什么水灾,什么淋湿的布帛。

五十两纹银一来,什么都填平了。

即便将这批‘水货’低价卖掉,李氏布店照样运转的很溜。

李保国顿时就想好了低价处理布帛。

只要价格够低,有的是人接手他这一批麻烦货,也省了太多的麻烦。

继《咏鸡》之后,一篇《镇观星楼》出炉,解决了家庭最重要的经济问题,李保国顿时怎么瞧李鸿儒都顺眼。

三根棍子被他折断丢进了火炉。

李鸿儒看后也放心了下来。

这是五十两官银,有钦天监盖章,来源合理合规,一切都很正当,也免了李鸿儒皮肉之苦。

“这是老天开了眼,咱家出了个会读书的大文人”客氏喜道:“你看这小黑脸,看上去满脸都是学问。”

“哪是老天开眼,明显就是我昨天的棍棒管用。”

李保国兴冲冲的道了一声,又将那纹银放进自己的小箱中,挂上了铜锁。

“这诗涉及观星楼文气,你们莫要四处去吹牛,免得泄了文气。”

一首《咏鸡》让李保国吹嘘了三年,李鸿儒觉得《镇观星楼》又能吹三年。

若是往常也便罢了,涉及到高层之事,李鸿儒觉得不掺和比较好。

他叮嘱了一句,顿时让李保国神情怏怏起来。

憋在心口难说的感觉太难受了。

但做为长安人,他很清楚有些事沾染不得。

夫妻两人低语了一番,最终决定将这事情烂在心里。

李鸿儒题名都写成了李太白,万一对证起来也算是麻烦事。

“大哥,你今天挨父亲的打了?”

将自己一些事摆平,李鸿儒才注意到兄长李旦身上隐约透出的一些淤青肿胀。

李旦常年练武,皮肉厚实。

李鸿儒觉得李保国这是下了狠手,若是他挨这种毒打,大概要在床上躺三天才能走路。

李鸿儒平常少有在白日见到李旦。

大抵是他早上赖着不干活,李保国将李旦叫回来顶班。

“只是练武时一些磕磕碰碰,这些事情难免。”

李旦脸色有些憨,他收缩了一下衣裳,将淤青红肿处盖得严实了一些,却是否定了挨李保国揍。

“你莫要同他们说。”

他叮嘱了一句,随即便见李鸿儒嚷嚷了起来。

李保国忙于收拾晾晒的布帛,客氏亦是在不断整理,这是没注意到李旦身上的伤。

李鸿儒皱了皱眉头。

练武伤到筋骨难免,这事他也没辙。

文人切磋靠嘴皮,武人是靠拳脚。

李旦这是实力不济,被人揍了。

在武风极盛的大唐,李旦只有自己揍回去才能找回面子。

“咱现在有银子,你们别急着布店的生意,多买些牛羊肉给大哥补补。”

亲兄弟之间可能会因为一些事情有着分歧,但亲兄弟关系也是最亲密的,这一点无可争议。

李鸿儒嚷嚷时还提及了去药铺买上一些滋补药物。

“别吧,药店那些滋补是贵人才吃的”李旦担心道:“能给我吃些猪肉便已经很好了。”

“什么贵人,咱们自己就是贵人”李鸿儒囔道:“以后我还要找些贵人来买衣服呢。”

李家不生产布帛,诸多布帛只是拿来挣个转手的差价,和零售商没什么区别。

李鸿儒白天有了心思,也想着李家慢慢转型。

不管转型的成与败,半零售布匹半售卖成品衣服是没问题的。

客氏手巧,李鸿儒身上诸多衣服都是自家缝制,极为贴身。

待得李鸿儒提及尉迟宝琳可能上门来查看,客氏都不由有了几分紧张。

尉迟家是名门望族,穿戴是上层服饰店所制成,一些衣服便是她都没见识过,与东市这些苦哈哈穿戴有着极大的区别。

李鸿儒揽了大客源,但这也是她吃不消的客源。

“咱们先做点简单的,暂时制两套披风试试水。”

大唐服饰繁多,李鸿儒也难有多少拿得出手的好货。

这年代讲究服饰的华丽,恨不得将服饰的一切美妙都展现出来,用于遮挡的披风自是难于流行。

这是一个空缺的市场,也是一个颇为棘手的活。

李鸿儒划了数次图稿,这才将一套极为骚包的红披风设计图画成。

不影响身体正面的展示,又赋予了背面观看的神秘,披风扬起时还有几分飘逸。

这是行走江湖的利器,大侠装叉的典范,李鸿儒觉得很适合尉迟宝琳这种二代。

客氏还想往披风上绣些花鸟鱼虫,顿时被李鸿儒阻止了下来。

“男人就应该简约而不简单,您在披风角落里打个咱们家的标记和批次就成。”

他叙说了自己的设计理念,这让客氏颇为惆怅,感觉李鸿儒设计的披风大概没什么市场。

但难得李鸿儒插手家里的布店生意,她顿时就同意了下来。

李旦性情木讷,性格并不适合做生意。

倘若要接手李家的布店生意,只能指望李旦找个能说会道的婆娘了。

想到两个儿子年岁已经成年,夫妻两人顿时又挂念上哪家女儿干活比较利索。

李鸿儒和李旦对这个话题并不是很感兴趣。

李鸿儒是见识诸多,而李旦也承受了李鸿儒一些影响,认为男女之间至少要有个初步的接触,免得稀里糊涂凑合过一辈子。

两人嘀嘀咕咕一阵,李鸿儒不免也问了一些关于武者修行的事情。

在观星楼下楼时差点摔死,李鸿儒觉得自己需要一些额外的小本领。

不提凝练气血威能,融炼传闻中的武魄,若是能身轻如燕,灵活一些也不错。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李鸿儒深以为然。

如今隐约得知了凝聚儒家浩然正气的途径,他不再迷茫,也不需要将心思全盘放在钻研《九经》上。

李保国拿了钱财,他也重新拥有了自由锻炼的时间,看看能不能多学点东西。

“祝氏剑堂的练法真是一堆狗屎!”

李旦将日常的修炼方式一一低声道出来,顿时就让李鸿儒喷了一句。

如同四门馆一样,祝氏剑堂也是死板教学,能领悟到多少全凭自己。

每年奉上五两白银的学费,李旦每日就是如木头一般的苦练。

无怪数年下来,李旦的本事有限。

若是这青壮年的黄金时期一过,身体恢复的速度难以跟上损伤,李旦的练武也就走到了头。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最新章节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相关资讯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作者:一只辣椒精
类型:校园言情 状态:连载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在读:25294人
  太吾中觉醒之后。 你看了看手中的《明庭经》,你重新开启了认真研读,步入了修练,将《明庭经》提高到100%大完满境界,你重新开启了天眼。 你将《灵脉五经》提高到大完满,数百米外非常清晰可听。 你修练了《脉经》,就了移经移位。 你将《人仙长生经》提高到大完满,平添了三百年寿命! 你练了练剑术和刀术。 你看了看手中的《周易》《抱朴子》《洗髓经》《紫微星斗数》《奇门遁甲》…… 修仙? 蓦地回望之时,你了得道成仙了。【ps:穿宝不穿人,主角土著】枯燥乏味的声音传来,李鸿儒听得昏昏欲睡。。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