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歪瓜裂枣,不足为据

到了七点后,不少发来发出邀请的豪门望族都来了,虽然好几家前几天才与夏家暂时中断了合作,但此刻就像是根本不不存在那事,又是也可以把酒把盏的商场好友。屋外白雪皑皑,一片萧瑟冷寒,屋内香气袅袅,谈笑风生宴宴,温暖的热闹的场面。优雅高贵的乐队尽情地弹奏着美妙绝伦悦耳动听的乐曲,西装笔挺屋外白雪皑皑,一片萧瑟冷寒,屋内香气袅袅,谈笑宴宴,温暖热闹。。...

到了六点后,不少收到邀请的豪门望族都来了,虽说好几家前几天才与夏家中断了合作,但此刻就好像根本不存在那事,又是可以把酒言欢的商场好友。

屋外白雪皑皑,一片萧瑟冷寒,屋内香气袅袅,谈笑宴宴,温暖热闹。

优雅的乐队尽情演奏着美妙动听的乐曲,西装笔挺的男士端着酒杯或三或两小声说着最近行情,女士门争奇斗艳,大放异彩,一个回眸便是一处绝美风景。

年少的小姐少爷们都是打小认识的,年轻没有什么烦恼,大家一起嬉嬉闹闹一片生机勃勃。

司家与夏家同住一个别墅区,离的近,但到的却是最晚,那是因为司老太君从合兴湖回去以后,打电话催促在外面上班的儿子和儿媳赶紧回家,跟着她一起去看未来的孙媳妇儿。

司夜当时很不情愿,被司老太君狠狠削了一顿,接着又是头疼又是心疼,最后司夜才答应好好打扮一番。

所有司家大大小小五口人一起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毕竟很少有舞会能请齐司家五口。

老太君一贯的黑绒旗袍,上面的是金丝勾花显得无比的尊贵,司家主母沈碧君穿着紫色旗袍,与老太君竟是同一款式的母女装,司家当家人司长远西装笔挺。

接着便是穿着相同款式的司夜和司明,两人就像是套娃,一大一小,司夜帅气,司明可爱。

夏元成十分惊喜,当即领着夏夫人和夏诺一起迎了上去,大家热热闹闹的互相问了好打了招呼。

司家老太君的余光不动声色的扫了一下全场,没有看到苏离,便不动声色的夸起了夏诺:“诺诺真是越长越漂亮了。”

夏诺笑着说:“奶奶越来越年轻了。”说完又像是不经意一般看向了站在司老太太身后没说话的司夜,轻笑点头。

司夜点头回礼。

司老太君假装没看到夏诺的眼神和小动作,夸道:“这小嘴儿一如既往的甜。还是你们夏家会养孩子啊,”

司老太君夸着夏诺,接下来就像是不经意一般,话音一转,转到了苏离身上,“听说你们还有一个大女儿?这次舞会就是为了她,我可真想看看你们夏家另一个女儿是什么样,你们真是太会养姑娘了。”

司家主母沈碧君温柔的笑着搭话:“妈,这还用想,一定是一个和诺诺一样,乖巧懂事又漂亮温柔的好女孩啊。”

沈碧君这话说得高明,既夸了夏诺,又帮据说是未来儿媳妇儿的神秘少女说了话。

司夜:“……”妈你不懂就别乱夸。

乖巧懂事?没有的。

漂亮嘛倒是有一点漂亮,懂事那可就难说。

一身野气。

说到苏离,夏夫人的笑淡了几分,也没刚刚那么热情了,“小离自然是好的,只是刚刚人没到齐,加上她有点害羞,我们就让她在房里休息一会儿,想着等人到齐了,再浓重的向大家介绍她。”

司老太君环顾客厅,“现在人差不多都到齐了吧,我们应该是最晚的。都是为了等长远。”

夏元成和夏夫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他们之前不让苏离出来,一直让夏诺陪着见人,主要还是不想把这些上流社会的人脉关系便宜了苏离,要铺路也是给夏诺。

但此刻却是怎么也推脱不过去了,毕竟人都到齐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到位的。

夏元成和夏夫人以及夏诺说了失陪,便上了四楼。

夏家主家离场,宽大的客厅里立马出现了无数个小团伙,三五成群的说起了悄悄话。

“听说那夏家大小姐,一直身体不好,所以在外养病,是真的吗?”

“你觉得呢?你自己就在豪门,豪门那些说辞你还不知道?”

“曾家也是够可怜的,当年曾家风光的时候,夏家可是舔着脸往上贴,现在,弄一个私生女回来糊弄曾家。”

“你看那夏诺长的多水灵啊,又聪明漂亮,那身段,长大后不知道多勾人呢,夏家哪里舍得。”

“你们见过那个所谓的大小姐吗?长得怎么样?和夏诺比呢?”

“你开什么玩笑,一个私生女还想和豪门正宗嫡女比?不用想也知道差远了。”

……

角落里一个少年听着那些窃窃私语的八卦,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满脸的怒火和怨恨。

曾母叹息一声,拿走他手上的酒杯,“易安,妈知道你喜欢夏诺,但你也看到了,哎……”

曾易安自从听说夏家有个大女儿要回来,就知道夏家是不会把夏诺嫁给他了,最近这段时间一直是借酒浇愁,人也越来越阴沉。

“我不管,”少年夺过酒杯,一口饮尽,咬牙道:“我只要……”夏诺。

曾母拿着个儿子没办法,就叫来和曾易安要好的朋友,让他们劝一劝。

曾母走后,其中一个出起了馊主意,“兄弟,这有什么可愁的,到时候你把夏诺约出来,这样那样,生米煮成熟饭,夏家不行也得行。”

曾易安是真心喜欢夏诺,从没想过用这么下作的手段。

他摇摇头,“换一个办法。”

“那你就把她姐姐约出来,让兄弟们这样那样,到时候让媒体播报一下,你就可以名正言顺不娶她了。”

坐在不远处的尉迟陌唇角勾起一抹笑,站他身边的李青低头小声问,“少爷,需要我们出手吗?”

尉迟陌轻摇着手上的水晶杯,殷红的酒液轻轻晃荡,“不用,我想看看他们怎么死。”

按照这几次的接触了解,他那小血仆不仅是个破会力强的小凶兽,还是个记仇的凶兽。

想要占她便宜没有一点手段还真不行。

就那几个废物,尉迟陌根本没放在眼里。

曾易安是个脑子简单的,一般遇到不顺心的就暴力解决,哪会用那些肮脏手段,而且他也看不起,觉得丢分。

曾易安闷了一口酒,烦躁道:“换一个。”

“少爷,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还是好好喝酒吧。”

“是你自己出的主意太那啥了,我一个男人,怎么能用那么下流的手段。”

好友无奈道:“那你还是光棍吧。”

而此刻,夏元成拉着苏离,与夏夫人和夏诺一起出现在了二层栏杆处。

那里早就放着一个话筒,夏元成亲昵的拉着苏离的手走到话筒边,微笑着说:“各位,请给夏某人几分钟。”

夏元成的声音响起,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昂头看向了二楼。

那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

他们以为会看到一个皮肤黝黑,长相土气,粗鄙不堪,目露怯意,瑟缩着肩膀闪躲着不敢正眼视人的乡下野丫头。

却不想那丫头竟然如此好看。

苏映雪当年可是国民清纯女神,颜值十分能打,苏离可以说是继承了苏映雪的所有美貌。

第一眼大致看去,肤白貌美,腰细腿长,生得不错。

第二眼细细看去,小脸白皙如雪,灯光下没有一丝瑕疵,面上施了一层层薄薄的淡粉,墨染的眉秀气精致,大眼睛干净明亮,水灵灵的毫无惬意,鼻梁挺直,唇瓣樱红水润如花瓣一般漂亮。

柔顺的头发蓬松的盘了一个时尚的丸子头,带着一个珍珠做的花枝头饰,额上自然的垂下两缕微曲的头发,整个人看起来秀气灵动。

是个美人。

在场的人忍不住把两姐妹做个比较。

若说夏诺的容貌是艳丽的玫瑰花,美得惊心动魄。

那苏离便是路边的小白花,清纯干净,自信从容,闲适优雅,独自美丽,又是另一番大气的美。

接着众人又看起来两人的打扮,打扮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味气质,虽说他们都是用的造型师,但造型师配出来以后,能不能穿出韵味,那就要看个人的气场了。

夏诺自不用说,一身白色长礼服,显得贵气雍容。

苏离则是黑色礼服,白色的珍珠作为点缀,更显得人比珠白。礼服上半身是镂空雕花一字肩,下面是短款蓬松不规则沙裙,露在外面的腿笔直修长又白皙,一双银色碎砖的高跟鞋更是锦上添花。

苏离本就比夏诺矮一点,个子也小巧一些,看起来更像是妹妹,很容易会被夏诺抢去风头。

但那件黑色短款礼服,加上盘起的头发,以及银色碎砖的高跟鞋把这点瑕疵变成了0。

黑色十分显肤色,也比白色礼服更加抢眼,加上时尚的设计,精致的剪裁,此刻的苏离没得就像是一只落入凡间的精灵,灵动而又精致。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苏离身上。

“这位是我的大女儿,苏离。以前一直身体不好,养在外面。最近她身体大好了,母亲又想念得紧,就接了回来。今天办这个舞会,一是为了欢迎她回家,二是为了领过来和各位叔叔阿姨,兄弟姐妹们认个脸。以后小辈们有什么好玩儿的,也记得带上我家小离。最后,谢谢大家抽空来参加这次舞会,希望大家一定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楼下响起啪啪啪的掌声。

司家老太太得意的向着儿子和儿媳妇儿说道:“怎么样,不错吧。”

司长远乘机拍家里两位女士的马屁:“妈的眼光历来就好,看碧君就知道了。”

沈碧君看着二楼的苏离笑着点头:“生的不错,落落大方,灵气秀动,特别是那双眼睛水灵干净,没有算计。我喜欢。”

司夜见家里三个长辈都表示了喜欢,急道:“妈,你又看出来了?”

沈碧君耐心好,说话温温柔柔:“儿子,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你看那二小姐就不同,看起来温顺,但看人的眼神就带着一股聪明人的劲儿,说白了就是算计。”

司家老太太催促:“快快快,下楼了,司夜快去请她跳第一支舞。多多培养感情,争取快点把她娶回家。”

司明抱着司夜的腿,“我不同意,我不同意,那是个坏姐姐,呜呜呜……哥,你不要娶她。她会欺负我的。”

“你这孩子……”

……

尉迟陌偏头看向了司家人所在的位置,淡淡的说:“司家倒是好眼光。”

李青不知道尉迟陌是真心夸司家还是暗讽,便没接话,而是说:“少爷,那你也快去请苏小姐跳舞吧。”这句话总不会错的。

尉迟陌没理会李青,而是看向了司夜。

五官立体,轮廓分明,长得不错,不过比他差远了。目测身高180 ,比他矮7厘米,比不过他,看起来满脸不甘愿,还有点小叛逆。

尉迟陌分析以后,得出:不足为据。

最后他看向那抱着司夜腿不让他走的司明轻笑:“那小鬼倒是有意思。”

李青一直盯着会场,出声提醒:“少爷,已经不少人向苏小姐走去了。”

尉迟陌这才把目光移向会场中央,“歪瓜裂枣,她眼光还没那么差。”

李青:“……”

另一边。

曾易安身边的好友双眼放光的看着苏离,碰了碰曾易安的手臂,“唉唉唉,你是不是不喜欢夏家大小姐啊?你要是不喜欢给兄弟呗,兄弟就这好一口,小小巧巧,腰细腿长,白的放光,那皮肤一看就很水嫩。”

曾易安一巴掌拍他脑袋上,“张少阳,你恶不恶心。”

“不恶心,我心动。”

“滚——”

张少阳麻利滚了,去邀请苏离跳舞。

此刻,苏离身边围了一圈人。

司夜和司明怎么敌得过家里三只腹黑的老虎,最终他也走向了会场。

夏诺看到司夜走进会场,目光紧锁苏离,心中警铃大作。

司夜是她看上的人,怎么能和苏离跳舞,从小她就只喜欢最优秀的人。

重生成疯批血族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重生成疯批血族的心尖宠相关资讯

重生成疯批血族的心尖宠

作者:弯了弯了
类型:古代言情 状态:连载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6107人
  【残暴凶戾多马甲小凶兽反派X睚眦必报文质彬彬病娇会读心术术吸血族】反派大佬们复活在一个外形娇弱的少女苏离身上。打群架的时候被刮伤了脸,夜风拂过,吸血族疯批尉迟陌闻见了香香甜甜如花的味道,他深遂漆黑的眸子一瞬间变的血色妖媚。这个人自此以后是他的小血仆了。可他的小血仆看上来像颗豆芽菜,风一吹就得断,娇贵的很,得好好的养着。被苏离打得断手断脚的小混混嘶吼:哪里娇贵了!!【的日常骗小血仆】尉迟陌血色的桃花眼被染魔头般的笑意,声音动作轻柔如水,盅惑般地说:“阿离,当我的小血仆吧。什么都给你。”小凶兽歪着头甜甜一笑,“我要什么也可以自己抢呢。”尉迟苏离穿着一件明黄色海绵宝宝睡衣,臭着一张脸昂头瘫靠在沙发背上,发丝凌乱却不显邋遢,纤细白皙的手臂懒懒的搭在眼睛上,挡住了强烈的光线。。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