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童话永远是通话,丑小鸭永远都只是丑小鸭

司家是津市老牌的名门望族,始终位居津市三大家族之首,不像他们夏家,是前段时间才把曾家挤一直这样,位居三大家族的。无论是实力和名望都与司家差了一大截。司家教养下的司夜,智商卓绝,成绩拔尖儿,始终是学校的第一名,无论夏诺怎么努力没办法当万年老二。并且司夜十不管是实力和名望都与司家差了一大截。。...

司家是津市老牌的名门望族,一直位列津市三大家族之首,不像他们夏家,是最近才把曾家挤下去,位列三大家族的。

不管是实力和名望都与司家差了一大截。

司家教养下的司夜,智商超群,成绩拔尖,一直是学校的第一名,不管夏诺怎么努力只能当万年老二。

而且司夜十四岁就跟着司家家主混迹商场,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更何况他生的英俊,身材修长,是个看一眼就容易脸红的俊俏少年。

所以夏诺一直把司夜当成自己的目标,她要嫁给司夜,嫁进司家,做司家的当家主母。

曾家……呵,反正也是她不要的,就便宜苏离那个小贱人吧。

夏诺当机立断,主动走了过去,笑盈盈的拦住了司夜,向他伸出来手:“司夜,能请你跳支舞吗?”

司夜蹙眉:“……”

夏诺果然没让人失望。

尉迟陌这才懒洋洋起身,整理了一下衣领和袖子,又顺手从花瓶里抽出一朵红色的玫瑰花,迈着大长腿从容不迫的越过人群向着苏离走去。

看到执花而来的尉迟陌,苏离笑着对周边的人说:“谢谢,我已经有舞伴了。”

尉迟陌来到苏离身边,拿着玫瑰花的手优雅贵气的挽了一个标准又漂亮的手花,一手绅士的背后微微屈膝,做出一个绅士的邀请动作。

接着听他用慵懒动听的嗓音缓缓吟唱:“美丽的姑娘,能否请你跳一支舞。”

那模样真的很像一个古老的绅士,高雅矜贵。

尉迟陌一出手,直接把关注度最高的司夜和夏诺都给比下去了。

毕竟夏诺是主动邀约,显得不太矜持,很没排面。

但苏离不同,那是一个英俊优雅的男子,一颦一笑都带着贵族气质,拿着浪漫的玫瑰花,做了一个十分标准的绅士礼,给足了苏离排面。

苏离接过玫瑰花,尉迟陌轻轻执起她纤细的指尖,两人一起优雅的走向舞池。

夏诺余光看着架势十足的两人,心里冷笑,苏离那贱丫头,怎么可能会跳舞。

她妈早就找人调查过,苏离根本就没有学过礼仪课,也没有学过舞蹈,根本不会跳交际舞。

之前夏夫人做出一副好母亲的样子,见到有儿子的人家都会慈母一般啰嗦一句,让他们一定给个面子,待会儿让儿子主动邀请苏离跳舞,不然她怕没人邀请苏离跳舞会尴尬。

夏夫人打的一手好算盘,就是想让苏离跳舞的时候出丑,打击她的自信心,让她有自知之明的摆正自己的位置,认清形式,童话永远是通话,丑小鸭永远都只是丑小鸭,不会变成白天鹅。

但很快,夏诺和夏夫人就得意不出来了。

因为苏离的舞姿十分标准熟练度,挑不出一丝错误,甚至可以说是极好的。

身姿优雅,舞姿流畅美丽,就像一只翩翩起舞的小精灵。

再加上高雅矜贵的尉迟陌,两人一起就像是贵族王子与灵动小精灵,CP感觉十足。

随着舞蹈动作,尉迟陌一用力把人按在了怀里,两人身体相贴,亲密无间,他低头在苏离耳畔轻语:“阿离,哥哥没给你丢脸吧。”

苏离不是一般传统意义上的反派。

她是一个没有节操的反派,该狠狠,该萌萌,该软软,该甜甜。

已经饿了尉迟陌这么多天了,也相当于吊了他这么多天,是该给些甜头了。

口头上的也算。

“哥哥永远是最棒哒。”苏离的声音灵动活泼,带着一股少女的甜美,落在尉迟陌耳中竟有些像血液的味道,香甜芬芳。

尉迟陌喉结滑动,眸子随着舞池里变幻的额灯光,变成了妖异的红色,“那有什么奖励?”

随着舞步,两人分开,苏离纤细的手臂展开,如展开的蝴蝶羽翼,漂亮优雅。

接着两人再一次聚在一起。

苏离故意问:“哥哥想要什么?”

苏离就像那暗夜里的精灵,神情狡黠而又生动活泼。

尉迟陌凑近苏离的耳畔,那好听的嗓音染上了一丝不明意味的沙哑:“小东西,不许撩拨哥哥。”

苏离听笑了,偏头看向尉迟陌的英俊的侧脸,忍笑问:“哥哥,你这又是哪里得出的谬论?”

尉迟陌近距离看着苏离殷红的唇瓣,突然就有点控制不住的想要把人扛回家,关进美丽的金属笼子里,戴上漂亮的手链脚镣。

这么美丽有趣的食物,只能他一人欣赏。

但若真把她关起来,还会这么有趣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尉迟陌按下心中邪恶的想法,灼热的目光落在她的脖子上,那里本来是有两个小洞,但此刻那里画着两只很小的蝴蝶,盖住了伤口。

血族咬出的伤口,除非是血族獠牙里的特殊液体治疗,不然不会完全愈合。

而通常血族都会在血仆脖子上留下两个小洞,不让他们痊愈,一来方便下次进食,二来打个临时标记,表示着血仆有主。

一般情况下其他血族还是很讲道义的,不会动被临时标记过的血仆。

看着那两只翩翩起舞,活灵活现的小蝴蝶,尉迟陌压制了几天的食欲被彻底勾了起来。

尉迟陌的声音比刚刚又低沉沙哑了几分:“阿离,我真的饿了,你要负责。”

苏离大方的给出甜枣:“好,哥哥,我负责。”

两人在舞池中可谓是飞鸟上天,鱼儿入水,就像是回到了自己的主场,渐渐所有人的视线都被他们吸引。

尉迟陌英俊帅气,身姿挺拔,举手投足尽显贵气,苏离精致秀美,灵动活泼,舞姿精妙,两人配合的又默契,可以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渐渐地周围响起窃窃私语。

“不是说是乡下来的私生女,粗鄙不堪,没见过世面吗?怎么跳的这么好?比那些从小培养的世家小姐也不遑多让。”

“这也跳的太好了,看上去竟然比她们家夏诺跳的还要好,那气质优雅从容,落落大方,一点都不像是低贱的私生女。”

“你们别说,要不是知道她是私生女,我定以为她是哪家的名门闺女,你看那精美小脸,那玲珑的身段,那曼妙动人舞姿,可以说都是上乘,一看就是家里教得好。一个私生女能出落得这般,很是不容易。”

“我看啊,这苏离不比夏诺差,可惜了是个私生女。”

……

夏夫人气得吐血,咬牙问身边的夏元成,“不是说不会跳舞吗?怎么跳的这么好?把诺诺的风头都抢过去了,你看看现在所有人都在看她。”

夏元成问过苏映雪,苏映雪说没上过补习班,不会跳舞,难道骗他?

呵,这对母女心机还真是深沉。

一曲未毕,已经有不少世家子弟想要邀请苏离跳舞了。

毕竟都青春年少,都爱美。

司家老太太急的直给司夜眼神,让他快去找苏离跳舞。

夏诺与司夜分开,但却不想放司夜离开,主动开口问道:“司夜你的作业写完了吗?”

司夜有些心烦气躁,敷衍道:“嗯,完了。”

“我有一道题不会,你能帮我讲一讲吗?求求你。”夏诺语气诚恳,双手合十,漂亮的一眨不眨期盼的看着司夜。

这边夏诺缠着不放人,那边司家老太太眼睛都使坏了,司夜烦躁不已,犹豫的间隙,无意义看向苏离。

司夜:“……?!”

野丫头就是野丫头,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带着一个陌生男子上楼去闺房。

其他人也好奇的看着苏离的骚操作。

“呵,真是看走眼了,私生女就是私生女,上不得台面,居然这么不知检点,众目睽睽下,居然带着陌生男子去自己房间。”

“这……也太豪迈了。不得了,不得了,夏家这女儿不得了啊。”

“听说这苏离是许给曾家的,我看曾家的头上要飘绿了。”

夏元成面上十分不好看,怕大家闲话,又怕曾家有意见,于是向夏夫人使了几个眼色。

夏夫人连忙告辞,心里愤愤的追着苏离而去。

“小离,这位是?”夏夫人已经换上了一副温柔的嘴脸。

苏离:“我朋友。”

夏夫人立马瞪大了眼睛,朋友?

刚刚看两人跳舞,那男人举手投足间全是贵气,还有那一身手工定制西装,一看就十分昂贵,腕间的手表更是价值不菲。

夏夫人悄悄问过夏元成那是谁家的青年才俊,但夫妻两个都想不起来,没有印象。

如果是苏离请来的朋友就说得通了。

夏夫人脑子活络,立马想到了那个给苏离出气的神秘男人。

她再次看向尉迟陌的眼神变得十分的热情,“啊,原来是小离的朋友啊,失失礼失礼,照顾不周。”

这本是一句客套话,尉迟陌却说:“看在阿离的面子上,原谅你们的照顾不周。”

夏夫人尴尬的笑:“……哈哈哈……”

夏夫人打了个哈哈,问到了正点子上:“对了,小离,你们这是?”

尉迟陌面含微笑,眸光温柔,嗓音不急不缓,带着一股迷惑人心的韵味:“夫人,我和阿离有点私事要说,外面不方便。你去忙吧。”

“啊哈哈,这样啊。那我忙去了,先走了。”

等苏离他们离开后,夏夫人才猛然回神,怎么回事,本来是要去阻止他们的啊,怎么一句话就被打发了?

夏元成见夏夫人没有拦下两人心中不满。

夏夫人没理会他,而是找到夏诺,悄悄告诉她,刚刚和苏离跳舞的那个男人就是宇驰那个神秘人。

夏诺想起刚刚那男人温柔绅士的模样,贵气优雅,带着一股轻熟男人的味道,竟然比司夜青春期的少年还要迷人。

可那个男人却是苏离的朋友,夏诺心中恼怒愤恨。

另一边司夜对她一直十分疏离,冷冷淡淡,从不会主动找她说话,在学校里碰见也是点头问好,若是学生会有工作需要合作,也是就事论事,根本就没什么私交。

夏夫人提醒夏诺,司家这边不能懈怠要抓紧,至于那个神秘男人,可以制造机会,试着联系一下。

夏夫人竟是要夏诺两手抓谁也不放过,若是能攀上宇驰集团那是皆大欢喜,或是不能,至少也有司家保底。

夏夫人打了一手好算盘,塞给夏诺一碗洗过的草莓,“那小贱人最喜欢吃草莓,你给她送上去。”

当然目的不可能真是给苏离送草莓,只是找个由头去看看苏离和尉迟陌在干什么,顺便让夏诺露个脸,最好是能交换姓名联系方式。

夏诺接过水晶碗优雅点头,“放心吧妈妈,我知道怎么做。”

此刻,苏离房间。

房间里的墙面已经被重新装修过了,是浅淡的蓝色,屋里的装饰画和艺术品也全部换过,看起来清爽干净。

一进屋,尉迟陌便化身猛兽把苏离按在了门上,低头咬住了那两只纷飞的蝴蝶。

尖利的獠牙刺破脆弱的皮肤,苏离微微蹙眉,接着她明显感受到血液的流速加快。

血液流速加快,人便会产生片刻的眩晕,苏离双腿一软,尉迟陌像是提前预知一般,搂住了她的腰。

今晚苏离的身上喷洒了淡香水,果木味的,微甜,混着着此刻鲜血的味道,绝美。

尉迟陌一旦尝过这美妙的滋味,便食髓知味,他的理智再一次和无限的欲W斗争,最后逐渐沉入深渊。

苏离虚弱的开口,“哥哥,好了,你想把我吸成人干吗?”

尉迟陌听到了苏离的声音,像是隔着一层,朦朦胧胧听不真切,略一迟疑,血液的流速明显下降。

苏离乘机偏头想要离开,那轻微的动作刺激到了尉迟陌。

此刻的尉迟陌就像是一匹凶狠的狼,感受到手下的猎物想要挣脱逃跑,他的手掌像是铜墙铁壁一般挡住了苏离的头,另一手紧紧的把她扣在了怀里。

锋利的獠牙扎的更深了,咬的更狠了,像是要咬断猎物脆弱的脖颈,他忘我的享受着美味。

于是那仅存的理智愈陷愈深,尉迟陌那双妖异的红色眸子被毫无止境的欲W所占领。

重生成疯批血族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重生成疯批血族的心尖宠相关资讯

重生成疯批血族的心尖宠

作者:弯了弯了
类型:古代言情 状态:连载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6107人
  【残暴凶戾多马甲小凶兽反派X睚眦必报文质彬彬病娇会读心术术吸血族】反派大佬们复活在一个外形娇弱的少女苏离身上。打群架的时候被刮伤了脸,夜风拂过,吸血族疯批尉迟陌闻见了香香甜甜如花的味道,他深遂漆黑的眸子一瞬间变的血色妖媚。这个人自此以后是他的小血仆了。可他的小血仆看上来像颗豆芽菜,风一吹就得断,娇贵的很,得好好的养着。被苏离打得断手断脚的小混混嘶吼:哪里娇贵了!!【的日常骗小血仆】尉迟陌血色的桃花眼被染魔头般的笑意,声音动作轻柔如水,盅惑般地说:“阿离,当我的小血仆吧。什么都给你。”小凶兽歪着头甜甜一笑,“我要什么也可以自己抢呢。”尉迟苏离穿着一件明黄色海绵宝宝睡衣,臭着一张脸昂头瘫靠在沙发背上,发丝凌乱却不显邋遢,纤细白皙的手臂懒懒的搭在眼睛上,挡住了强烈的光线。。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