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不许和野男人跳舞

赶跑了夏诺,尉迟陌回房间,苏离惨白的小脸露着一个很脆弱的笑,坚起一个大拇指切记钱的夸道:“哥哥好棒!”尉迟陌不放过我任何一个也可以美餐一顿的机会,他侧头看向苏离:“哥哥这么棒,也没额外奖励吗?”苏离狡诘一笑:“集满十个棒,额外奖励100毫升血。”尉迟陌尉迟陌轻笑没在意那不够塞牙缝的100毫升血,打量起了苏离的房间。。...

赶走了夏诺,尉迟陌回到房间,苏离苍白的小脸露出一个脆弱的笑,竖起一个大拇指不要钱的夸道:“哥哥好棒!”

尉迟陌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美餐一顿的机会,他偏头看向苏离:“哥哥这么棒,没有奖励吗?”

苏离狡黠一笑:“集满十个棒,奖励100毫升血。”

尉迟陌轻笑没在意那不够塞牙缝的100毫升血,打量起了苏离的房间。

苏离也不介意,随口问:“对我房间满意吗,哥哥?”

尉迟陌一边看一边点头:“哥哥对你很满意。”

苏离没在意尉迟陌说的话,靠坐在床头看着他笑问:“那满意有奖励吗?”

尉迟陌原意奉还:“集满十个满意,随便你提一个要求。”

“抠门。”

“彼此彼此。”

苏离在房间休息了一个小时才下去。

下去以后,大家看苏离的眼神十分怪异,苏离也不在意。

夏夫人一见苏离带着人下楼了,赶紧碰一下夏元成的手臂,夏元成对身旁的人说了一声抱歉,便带着夏夫人主动迎了上去。

夏元成一脸慈爱的问:“小离,我听说这位是你的朋友?”

苏离大概猜到了夏元成夫妇打的什么注意,也不说话,只是看上去乖顺的笑着点了一下头。

夏元成故作埋怨道:“你这孩子怎么不早说,爸爸也好好生招待一下你的朋友啊。多有怠慢,还请谅解。”

避免不了又是一阵商业寒暄,但大部分是夏元成,尉迟陌一直都是绅士疏离的。

寒暄完,夏元成看向尉迟陌问道:“请问这位怎么称呼?”

尉迟陌彬彬有礼的回道:“池陌。”

苏离听后没有任何反应,温顺的面含微笑,没有拆穿。

夏元成递给尉迟陌一杯酒,明知故问,“不知池先生是在哪里高就?”

尉迟陌这次倒是没有说谎:“不才,宇驰集团。”

夏元成笑容又大了几分:“宇驰集团好啊,真是青年才俊,前途不可限量。”

夸了几句尉迟陌,夏元成才说回正题:“话说回来,我们夏家也是和宇驰集团有合作的,以前一直相处愉快,只是最近不知怎么回事出了一些小误会,不知道池先生能否看在小女的面子上,帮夏叔一个小小的忙?”

“当然。”毕竟答应过阿离不能把夏氏搞垮了。

夏元成请尉迟陌请到了书房一叙。

见尉迟陌跟着夏元成离开,不远处的司老太太把司夜推了出去,司夜走到苏离面前,“苏离小姐,能否请你跳一支舞?”

本欲离开的夏夫人看到司夜来停顿了一下,听到这话手不自觉的握紧了酒杯。

司夜是她女儿看中的人,怎么能请这个小野种跳舞,若是他邀请小野种跳舞,那不就是把她女儿给比下去了吗,直接打夏诺的脸。

毕竟刚刚是夏诺主动邀请的司夜。

本已经走到舞池边上的尉迟陌突然停了下来,唇角的笑凝固了一瞬,他微微偏了一下头,耳中传来司夜的声音。

“苏小姐,能否请你跳一支舞?”司夜又问了一句。

夏元成不知就里,疑惑喊道:“池先生,这边请?”

尉迟陌没说话蹙起了眉头,神色肉眼可见的凌厉起来。

呵,他的东西也想染指。

哪怕只是沾染上气味都不行。

他们血族对食物一向偏执强势,其保护欲和独占欲与大自界的动物类同。

尉迟陌果断转身大步往回走,身上的气势变得犀利霸道起来,平日的慵懒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身高腿长,三两步快速的走了过去,抢在了司夜前面紧紧握住了苏离已经举起的手,带着护食一般的强硬和霸气对司夜说:“不好意思,她是我的。”

苏离吃痛蹙眉,尉迟陌吃饱喝足手劲大,捏的她手疼。

“你不是已经走了吗?”怎么又突然杀回来了?

“还有,我手疼。”苏离举起他们握在一起的手。

人类就是娇气,他都没有用力,果然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尉迟陌松了松手,垂眸看向她,语气不容置疑:“不许和野男人跳舞。”

苏离:“……”你谁,管得着吗?

野男人司夜:“……”

尉迟陌看向司夜眼含警告的说:“不要打她主意。”

司夜本就不是非要请苏离跳舞,只是他奶奶让他多接触,如今看来他奶奶该死心了。

司夜轻笑:“她不是我喜欢的菜。”

尉迟陌:“那最好不过。”

司夜走后,夏夫人明显松了口气,这个池陌被苏离迷惑就算了,司夜可不能被她迷惑。

但见尉迟陌对苏离的维护之意,夏夫人心里又着急,只盼着多创造机会,让夏诺把那苏离赶下去。

哼,只有她女儿才能配的上优秀的男人,苏离是个什么东西。

尉迟陌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夏夫人,他早晚要让她的希望落空。

目光一转,他再次看向全程乖巧任牵的苏离,心里一软,但说出的话却是带着一股强硬的味道:“以后只能跟我跳舞,不许跟其他男人跳舞,知道了吗?”

苏离昂头看他,“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要求,你以后不能跟其他女人跳舞,只能跟我跳舞?”

尉迟陌从来没和其他女人跳过舞,今天晚上是第一次。

所以,他不存在和其他女人跳舞的情况。

“当然,很公平。”尉迟陌说。

夏元成追过来看着两人交握的手,心里直呼:快松开,快给我松开……

曾家还在场呢,这要是让曾家看到了,可就不好解释了。

夏元成呵呵尴尬的笑了一声:“池先生。”

尉迟陌依旧没理会他,而是熟稔的弯腰凑近苏离耳边低声叮嘱道:“乖一点,嗯?”

苏离看着尉迟陌那叮嘱女朋友的架势,无奈道:“哥哥,你又不是我男朋友,怎么管那么多?”刚刚还斩了她的嫩桃花。

尉迟陌直言道:“我不喜欢别人碰你。”

苏离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知道了,你以为我是碰碰车,喜欢被人碰吗?”

尉迟陌再次和夏元成离开。

夏元成书房。

尉迟陌慵懒的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唇角含笑,但深邃漆黑的眼底却没有丁点情绪,夏元成有些忐忑的说着话,心里很是没底。

这一刻,尉迟陌看上去竟然比夏元成这个主人还要更像主人,闲适淡定。

尉迟陌听完夏元成的话,没有立马表态,而是端起茶优雅的品了品,而后点评道:“夏总的手艺不错。”

夏元成心里焦急,他的公司已经出现了资金断裂,再拖下去怕是会出现一连串蝴蝶效应。

但尉迟陌要说茶,他也只能顺着说,他压下心里的焦灼不安,笑着说:“池先生谬赞,只是业余爱好,上不得台面。”

尉迟陌淡淡的看向他,“夏总刚刚说的事好办。”

夏元成闻言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你让苏离当这个项目的实际负责人。”

“什么?”

尉迟陌淡淡的看着他:“莫非夏总的耳朵也和夏什么小姐一样有问题?”

夏元成再怎么说也是一个上市集团的总裁,在津市也算是叱咤商场的枭雄,但这一刻却被那淡淡的一眼,看的心里发毛。

夏元成强行镇定下来问:“池先生,冒昧问一句,这是小女要求的吗?”若是苏离要求的,那此女野心不小,不得不防。

防?你防得住吗。

尉迟陌轻笑:“是我。”

夏元成心里转的飞快,到时候让苏离挂一个项目负责人的头衔负责签约便可,实际操作可以让其他人负责,等把这个项目做完把苏离踢出去就行。

尉迟陌轻轻听着夏元成的心声,优雅喝茶。

夏元成笑着应道:“池先生放心,这个自然没问题。我也正打算好好培养小离和诺诺。”

“既然夏总打算培养苏离,那再好不过。就是不知夏总打算给她一个什么职位?如果职位太低,人微言轻,以后很多合作可能不好开展。宇驰也可能会觉得你们不够重视。”

夏元成依旧保持笑脸,“这个池先生放心,毕竟小离是我的女儿,就算是历练,也断然不会让她从基层做起。”

尉迟陌手指摩挲着茶杯,“不过是提醒夏总裁而已,毕竟签约当天会有不少媒体到场,若是让那些媒体抓住什么错处大肆报道,到时候我可就帮不了夏家了。”

看似提醒,实则警告。夏元成怎么可能会听不出来,但他也没有办法,只能赔笑脸。

……

客厅会场。

尉迟陌和夏元成一离开,夏夫人让苏离自己玩儿便走开了,苏离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会场。

会场里的人都很默契的不理苏离,毕竟刚刚他们看到苏离带着一个陌生男子上楼,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独处了一个多小时才下来。

一个多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还是能干许多事了。

至于什么事,人嘛总是喜欢以恶意揣度别人的事,所以自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再加上夏诺的房间被苏离‘抢占’,夏诺好心送草莓反被侮辱,刚刚尉迟陌牵手亲密无间耳语。

一时间苏离在他们心中的形象变成了水性杨花,不守妇道,私生活不检点,又蛮横霸道,心狠手辣,歹毒阴险,不知好歹,没有自知之明的私生女。

反正不好的词往她身上怼就行了。

参加舞会的贵妇小姐少爷们看见苏离就离的远远的,好像她是什么可怕的病毒一般,看她的眼神里厌恶又轻蔑。

她知道的,参会的人默契的把她孤立了。

不过她心脏强大,也懒得理他们,悠然自得的取了一个盘子,夹了不少点心蛋糕水果,环顾了一下四周,寻了个僻静的角落。

刚刚到角落便听到。

“艹,煞笔,会不会打啊,跑毒了,特么的,站在那儿等死了吗?”

“4号,你特么是笨蛋吗?啊?”

……

一听那声音,苏离便知道是谁。

绕过绿植一看,果然是那游戏瘾很大的小胖墩儿。

苏离直接坐在小胖墩儿身边,把盘子放在小几上。

感受到身边有人,小胖墩儿快速看了一眼,过了两秒,又转头看了一眼。

“啊!!魔鬼啊!!”

苏离笑的灿烂,又突然凑近小胖墩儿露出一口生生白牙,做出一脸森然阴狠的表情。

把小胖墩儿吓得把手机都丢了。

“哈哈哈……”苏离捂住肚子笑。

听到小胖墩儿的惨叫,司夜赶了过来,一见笑得毫无形象的苏离愣了一下。

而后他才看向小胖墩儿,“鬼叫什么?”

小胖墩儿指着笑出眼泪的苏离,一脸委屈:“坏姐姐,吓我。”

司夜看向苏离,苏离伸手随意的抹了一下眼泪,无辜的向他眨了眨眼。

浓密的眼睫沾湿显得有些可怜,黑亮的眸子水汪汪的,灯光照耀下,如掬着一捧星河水,闪闪发光,那是一张精致漂亮,又显得单纯可怜的小脸。

就这样的脸,吓得?

太美丽,吓到了?

司夜无情的骂了一句小胖墩儿,“出息。”

小胖墩儿不敢说话,年龄小没有人权。

苏离一根一根擦干净手指,开始吃起了蛋糕,司明不要司夜走,司夜便坐在了苏离对面的独立沙发上。

司夜假装玩着他另一部手机,但余光全是落在苏离身上。

从苏离一根一根细致的擦手指开始,他第一次仔细看女孩儿的手指,纤细白皙,如青葱一般白嫩,当然重点是她的动作透着一股优雅贵气,一看就是经常如此。

完全就不想外界传言一般粗鄙不堪。

接着苏离小口小口如猫儿一般吃着蛋糕,看起来贵气又矜持,那种姿态和气质不是一朝一夕能培养出来的。

司夜完全不能把自己听到的与眼前的苏离匹配起来,就感觉他们口中那个粗暴蛮横不讲理,低贱不检点的人根本不是苏离。

苏离当然知道司夜在看他,但她没管,专心致志的吃着食物,失血过多,她得多吃一点补身体。

等她吃完了蛋糕水果,优雅的擦干净嘴巴,这才看向司夜,歪头桀然一笑问:“好看吗?”

司夜明明是偷看的,后来看着看着便忘记了,变成了光明正大的看,此刻闻言,脸瞬间便红了。

重生成疯批血族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重生成疯批血族的心尖宠相关资讯

重生成疯批血族的心尖宠

作者:弯了弯了
类型:古代言情 状态:连载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6107人
  【残暴凶戾多马甲小凶兽反派X睚眦必报文质彬彬病娇会读心术术吸血族】反派大佬们复活在一个外形娇弱的少女苏离身上。打群架的时候被刮伤了脸,夜风拂过,吸血族疯批尉迟陌闻见了香香甜甜如花的味道,他深遂漆黑的眸子一瞬间变的血色妖媚。这个人自此以后是他的小血仆了。可他的小血仆看上来像颗豆芽菜,风一吹就得断,娇贵的很,得好好的养着。被苏离打得断手断脚的小混混嘶吼:哪里娇贵了!!【的日常骗小血仆】尉迟陌血色的桃花眼被染魔头般的笑意,声音动作轻柔如水,盅惑般地说:“阿离,当我的小血仆吧。什么都给你。”小凶兽歪着头甜甜一笑,“我要什么也可以自己抢呢。”尉迟苏离穿着一件明黄色海绵宝宝睡衣,臭着一张脸昂头瘫靠在沙发背上,发丝凌乱却不显邋遢,纤细白皙的手臂懒懒的搭在眼睛上,挡住了强烈的光线。。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