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夏氏总部。但是夏氏比不上宇驰集团,但在津市也是三大家族之一。夏氏总部大楼房子装修的十分气派非凡,大理地砖光可鉴人,水晶灯极致奢华很明亮,绿色植物精致优雅好看,装饰点缀品品位出众。恰恰上下班高峰期,电梯旁等着不少人,见夏元成过去的争相向侧面让道恭谨的喊着夏总。等夏元成带着虽然夏氏比不上宇驰集团,但在津市也是三大家族之一。。...

夏氏总部。

虽然夏氏比不上宇驰集团,但在津市也是三大家族之一。

夏氏总部大楼装修的十分气派,大理地砖光可鉴人,水晶灯奢华明亮,绿植精致漂亮,装饰品品味不俗。

正是上下班高峰期,电梯旁等着不少人,见夏元成过去纷纷侧身让路恭敬的喊着夏总。

等夏元成带着她们进了直达32楼的电梯。

电梯外响起了八卦的声音。

“夏小姐好漂亮啊,又有气质又有礼貌,刚刚还对我点头微笑呢。”

“当然有气质了,那一身衣服少说也是五位数,更别提那耳饰腕表了,至少六位数。哎,只想问问夏总还缺不缺女儿。”

“你们看到刚刚站夏小姐旁边的那个女孩儿了吗?长得也很好看呢,那皮肤可真够白的,五官精致,气质干净舒适,与夏小姐的艳丽不同。”

“能和夏总一起,非富即贵,多半是她们家亲戚。”

“不会是那个传说中的私生女吧?”

……

半个小时后。

夏元成召开了高层会议。

夏诺每年夏天都会到公司实习,所以公司高层都认识她,一进会议室,就有不少高层主动与夏诺打招呼。

“诺诺今天怎么来了?你不是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吗?”

“是呢,汪伯伯。还有四天就要开学了。”

“女大十八变,一天一个样,诺诺现在是出落得也越来越漂亮了。”

“谢谢张阿姨。”

……

一群人围着夏诺把她夸出了花来,夏诺也十分谦卑,谢谢这个谢谢那个,现场看起来长辈慈爱小辈恭顺,画面十分温馨。

众人商业互捧完,开始问正事,其中一个女高层拉着夏诺,眼神示意着一旁的苏离,小声问夏诺,“对了,那是谁啊?”

其他人都侧耳倾听。

夏诺乖巧说:“那是我姐姐。”

“你什么时候有个姐姐了?”

夏诺微笑说:“就她身体不好,一直养在外面。”

“哦——”众人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大家都是人精,自然知道外面是什么意思,那就是私生女的意思。

本来前几天公司就流传着私生女的事,看来真是不假,于是大家看苏离的目光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苏离不理会她们,只是自己拉了个板凳坐下,没有一丝窘迫畏缩。

“她那身份居然敢来公司呢?呵,不知羞耻,不要脸。”

“诺诺你这么聪明能干,她不过就是个野丫头而已,到时候看她怎么出丑。”

“你们看她那吊儿郎当的坐姿,一个女孩子家,啧啧啧……“

……

夏元成和秘书进了会议室,苏离和夏诺分别坐在他左右。夏元成十分不情愿的介绍了苏离,下面掌声稀稀拉拉。

接着夏元成给夏诺和苏离安排了职务。

夏诺任总裁特助,夏元成带在身边亲自教她。

苏离任项目一部经理。

一时间会议室议论渐起,直接有高层提出了异议。

“夏总,诺诺经常来公司实习,大家对她的能力和人品有目共睹,但苏离一来就任职项目一部经理下面的人可能会不服,项目部本来就是很重要的部门,苏离她年纪轻毫无经验,能力不足,这样的安排我不同意。”

“我也不同意,夏总。我是人事部的总监,就得对公司的人事聘用负责。这个苏离没有工作经验,没有人脉项目资源,不能胜任项目一部的经理。”

……

不少高层反对,因为项目一部的经理是一个实干型的岗位,但那又怎么样,这些压力都是夏元成的,不关苏离的事。

苏离歪坐在椅子上,一手撑着扶手,支着脑袋,一副局外人无所事事的样子看着大家。

最后夏元成以一人之力压下了所有质疑反对的声音。

夏诺心里怨恨,他不明白夏元成为什么要把苏离放在那么重要的位置上,要是苏离在那位置上混得风生水起,那以后必定会对她造成威胁。

项目一部以前的项目经理因为宇驰集团项目告吹,被夏元成炒了鱿鱼,副经理刘雪以为自己可以被提正,却不想空降了一个私生女。

公司内部**错。

一时间苏离以私生女空降项目一部的消息如长了翅膀传遍了公司每一个角落。

“刘雪真可怜,居然败给了一个私生女。”

“现在的私生女可真够不要脸的,登堂入室就算了,还要来公司分一杯羹。也不看看自己什么玩意儿,看见私生女就恶心。”

“夏小姐真可怜,不过她的教养也是真的好,今天中午在食堂,我还看见夏小姐给那私生女端了份汤呢。”

“还端汤,这要是我,直接一碗汤盖她头上,什么东西。”

“早上在电梯边看见她还觉得长的眉清目秀,现在再看可真够恶心的。”

……

******

宇驰集团和夏氏集团合作的津市最美国风3D旅游开发项目正式签约定在了2月14日,两家公司的官网一同发布了正式消息。

签约前一天晚上。

夏夫人特意让厨房熬了特级血燕窝,又殷勤的给苏离送了一碗上去。

夏夫人一脸慈爱:“小离,阿姨特意熬的血燕窝,睡前喝这么一小碗,美容养颜,强身健体。来,快趁热喝了。”

苏离接过托盘,面色淡然:“谢谢阿姨。”

那台词和语气与她平时对厨房阿姨说的话一模一样,夏夫人气急,但一想到自己女儿,她又忍住了。

“你喝吧,喝完了我顺手就把餐盘带下去。”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苏离又怎会不明白这个道理,更何况那夏夫人表现的也太明显了。

不就是演戏么,谁不会呢。

苏离双眼一弯,“怎么能让阿姨动手,我自己来就可以了,阿姨辛苦了,早点休息。”说着苏离关门。

夏夫人一着急,猛一下撑住了门,“啪”一声,响声太大,动作太过突然,苏离假意诧异的看着她。

夏夫人笑道:“不辛苦,你和夏诺都是我的女儿,我照顾你们应该的。快吃吧,阿姨看着你,免得你像夏诺一样背着我就倒了。”

夏夫人一脸真挚诚恳,说的话也满是对小辈的关心,不明真相的人或是稍微心软的人,说不定就信了。

苏离让夏夫人进屋,两人坐在沙发上。

夏夫人又是关心苏离住的习不习惯,又是问苏离还有没有要添置的,又是不动声色的催促苏离快吃,再不吃就凉了不好吃了。

苏离懒散的搅动着熬制的浓稠软烂的血燕窝,挖起一勺,喂置嘴边,张口正要吃——

夏夫人紧张的看着,苏离低垂的嘴角翘起,她忽然转头看向夏夫人,“对了,阿姨,你吃了吗?”

夏夫人没料到苏离会突然转过来,吓了一跳,结巴了一下,“吃,吃了。”

“你觉得好吃吗?”

“好吃。”

“那给阿姨吃吧,我没什么胃口。”

“小离,你看你身体这么瘦弱,就是要多次一点血燕补身体,你乖,别任性,快趁热喝。别让在医院里的妈妈担心。”

苏离点头,“阿姨说的有道理。”

苏离作势又要喝,喂到嘴边时,叮咚一声手机响了,苏离自然而然放下碗,拿起了手机。

夏夫人咬牙:“……”

苏离便晾着夏夫人开始回复消息。

【妈妈,你放心,我在爸爸家很好,阿姨对我很关心,还特意煮了血燕窝给我吃呢。】

【嗯,妈妈,你安心养病,肾源很快就能找到。】

【嗯,我知道,我会好好照顾自己。我爱你,妈妈。】

回复了苏映雪的消息,小胖墩儿的消息又来了,【苏爸爸,救命啊啊啊啊啊,求带!!!】

于是苏离又顺道玩起了游戏。

夏夫人则被她故意晾在一边。

夏夫人心里恨得牙痒痒,面上却端着微笑:“小离啊,你别一直玩手机,对眼睛不好,你快吃了燕窝。”

“啊?”苏离快速的看她一眼,如梦方醒般,“阿姨你还在啊?”

你个贱丫头,装,继续装。

夏夫人温柔的说:“你的血燕窝还没吃呢。”

“对不起啊,阿姨,我马上吃,绝不浪费你的心血。”苏离眼睛像是黏在了手机上,不曾离开一眼,另一只手去端碗。

“啊——”夏夫人尖叫一声,一碗血燕窝飞向她,全部倒在了她的身上。

虽然是寒冬,但家里有暖气,温暖如春,夏夫人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家居服,那燕窝刚出锅还冒着热气,粘粘稠稠倒在她身上,虽说没有起泡,但还是烫红了一大片。

“啊,对不起哦,阿姨,我不是故意的。”苏离心里微笑姑奶奶我就是故意的。

夏夫人忍着怒气走了,过了一会又让厨房阿姨端了一碗血燕窝来,这次苏离倒是听话,立马便喝了。

夏夫人在自己房间处理好了伤口,听见开门声,见夏诺进屋,问道:“那小贱人吃了吗?”

夏诺点头,“吃了,陈阿姨亲自看着吃的。”

夏夫人重重的哼了一声。要不是为了夏诺,她才不会这么忍气吞声给那小贱人送东西。

夏夫人担忧问:“诺诺,你安眠药粉你放够了没有?”

夏诺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但说出的话却十分的阴毒:“妈,你放心吧。我把两包安眠药粉全放进去了,保证她明天睡成一头死猪,怎么叫都起不来。”

夏夫人这才放心。

自从知道他丈夫让苏离进了公司,还给了一个项目一部总经理的位置,她便心里恶意难消。

就算是夏元成把夏诺也安排进了公司,给了一个总裁特助的职务。

但这次与宇驰集团签约,到时候会有几十家媒体到现场,除了嫡传正宗的官媒,还有各种的大咖财经媒体,也有一些新媒体等。

这么风光的时刻居然让苏离代表夏家与宇驰集团签约。

代表夏家的只能是夏诺。

所以夏夫人瞒着夏元成,给苏离下了安眠药,她要让苏离睡一觉,错过签约,到时候自然就让夏诺补上了。

夏夫人想起明天她女儿会代表夏家与宇驰集团签约,便兴奋不已,一时间她脑子里又过了一遍夏诺要穿的衣服,鞋子,佩戴的腕表,饰品,确定这些都准备无误。

她忙又问道:“诺诺,那项目资料你都背下来了吗?”毕竟签约以后还会有记者提问的时间。

夏诺想起那份二十页的项目书,里面还有很多专业名词,她这两天其他都没干,就抱着那项目书啃,不懂的地方就特地等夏元成下班回家,让夏元成解释给她听。

她如今已经把那项目书倒背如流,不怕那些记者抽问,绝对不会给夏家丢脸。

重生成疯批血族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重生成疯批血族的心尖宠相关资讯

重生成疯批血族的心尖宠

作者:弯了弯了
类型:古代言情 状态:连载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6107人
  【残暴凶戾多马甲小凶兽反派X睚眦必报文质彬彬病娇会读心术术吸血族】反派大佬们复活在一个外形娇弱的少女苏离身上。打群架的时候被刮伤了脸,夜风拂过,吸血族疯批尉迟陌闻见了香香甜甜如花的味道,他深遂漆黑的眸子一瞬间变的血色妖媚。这个人自此以后是他的小血仆了。可他的小血仆看上来像颗豆芽菜,风一吹就得断,娇贵的很,得好好的养着。被苏离打得断手断脚的小混混嘶吼:哪里娇贵了!!【的日常骗小血仆】尉迟陌血色的桃花眼被染魔头般的笑意,声音动作轻柔如水,盅惑般地说:“阿离,当我的小血仆吧。什么都给你。”小凶兽歪着头甜甜一笑,“我要什么也可以自己抢呢。”尉迟苏离穿着一件明黄色海绵宝宝睡衣,臭着一张脸昂头瘫靠在沙发背上,发丝凌乱却不显邋遢,纤细白皙的手臂懒懒的搭在眼睛上,挡住了强烈的光线。。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