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争取宽大处理吧。

第二天,苏离醒过来的时候,只会觉得头痛的很,她揉了揉额头想站起身,却觉得到有什么搭在自己腰上。她垂眸一看,是一只手臂,她顺着手臂往上看,偏头,尉迟陌的脸会出现在她眼底。苏离刚要发作时,始终闭着眼的尉迟陌比她更快,一个爬起来把她死死地的压制住不能动弹严禁。苏离她垂眸一看,是一只手臂,她顺着手臂往上看,偏头,尉迟陌的脸出现在她眼底。。...

第二天,苏离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疼的很,她揉了揉额头想要起身,却感觉到有什么搭在自己腰上。

她垂眸一看,是一只手臂,她顺着手臂往上看,偏头,尉迟陌的脸出现在她眼底。

苏离正要发作,一直闭着眼的尉迟陌比她更快,一个翻身把她死死的压住动弹不得。

苏离:“……”

尉迟陌懒懒的睁开眼看她,说话的声音带着刚刚醒来的沙哑,“大魔头是谁?”一开口就要算账。

苏离不太想得起来昨天晚上的事,不解的睁大了眼睛:“什么大魔头?”

尉迟陌看她一会,见她好像真的有点断片,他一伸手拿起手机,点开了一段视频。

“你昨天晚上说了3次尉迟陌是大魔头,”尉迟陌十分好说话的问:“需要申辩的机会吗?”

苏离看着视频里傻乎乎的自己,捂住了眼睛,不忍直视,这简直就是她人生中的黑历史,污点。

苏离目含乞求的看着尉迟陌,“求你关了好吗?”

尉迟陌关掉了视频,静等苏离说话。

苏离看着他,最后眼一闭,心一横,娇滴滴喊:“漂亮哥哥,我错了~”

001大跌眼镜【我还以为你狡辩呢。】

苏离这个没有原则操守的反派倒是看的开【证据确凿,我怎么狡辩。俗话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争取宽大处理吧。】

尉迟陌没在追究大魔头的事,他说了另一个问题:“那我们来说说黑化值和净化是什么吧。”

“啊?”苏离长大了嘴巴看尉迟陌,这让她怎么说。还不如继续说大魔头的事。

尉迟陌微微一笑,“不要骗我。”

苏离装作一脸真诚,“那就是我喝醉酒后说的瞎话,不能当真的。”

“不乖哦。”话落尉迟陌声音轻轻的。

苏离:“……”

尉迟陌堪称温柔的拉起苏离打开卧室门来到了客厅。

客厅里躺在地上的张少阳像是被狐狸精吸干了精气神似的,惨白的脸上挂着一丝丝青紫,看起来就不像是活人,除了眼珠子还能转动,全身上下软的像瘫泥,活像个瘫痪的植物人。

苏离指着他,“他这是怎么了?”

尉迟陌看他的目光如像是看一条野狗,“他昨天晚上成了丁零的血仆。”

苏离看向丁零,丁零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呵呵了两声。

苏离:“……”把人吸成这样了,这是得多凶残。

那张少阳算是废了,就算以后精心调养,也不能恢复如初了。

尉迟陌拉她坐下,目光柔和真挚的看着她,温柔的说:“阿离,不是所有主人对血仆都像我这样有耐心,有爱心,有责任心的。”

“所以你要乖,不要总是挑战我的底线。昨天晚上你出来喝酒,让人碰了,我知道那不是你的错,我不怪你,那都是地上那臭男人的错。”

苏离插嘴,“你不是臭男人?”

尉迟陌轻笑,直接把人按在胸口,“你闻闻我臭不臭?”

苏离:“……”这么简单粗暴的吗。

尉迟陌就着这个姿势,垂眸看着苏离的发顶说:“阿离,能乖乖回答我的问题吗?什么是净化黑化值,你接近我是为了什么?”

苏离没想到尉迟陌的思绪这么敏锐,昨天晚上那么几句话,他便猜出自己接近他有目的。

苏离埋在尉迟陌的胸口,闷声闷气的说:“哥哥,你能先松开我吗。我快被闷死了,还有你的小血仆饿了,能先给口热乎的再说吗?”

片刻后,套房的餐厅里摆满了食物,热气腾腾,香气袅袅。

苏离洗漱以后,坐下夹起一个包子吃了起来,尉迟陌只是象征性的吃一点食物,像是一个陪吃的。

001忧心忡忡的问【你真要告诉尉迟陌吗?】

苏离没有回答,反问【系统有规定不能告诉净化对象吗?】

001【……没有专门规定,但……】

还从来没有宿主主动告诉攻略对象,你是个大魔头,我是来净化你的,你要乖乖配合一下哦。

这行吗?

【那主动权不是交给尉迟陌了吗?你岂不是会很被动,毕竟这算是你把柄,他可以要挟你的。】

苏离无所谓说【其实你换个思维想,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好处,至少我可以光明正大的找他黑化的根源所在。】

001觉得这届宿主很不好带,完全是我行我素,随心所欲,怎么高兴怎么来,无组织无纪律。

头发都愁白了。

苏离喝完最后一口粥,放下汤匙,擦了擦嘴巴,看向已经好整以暇许久的尉迟陌。

苏离双眼一弯,甜甜的喊:“漂亮哥哥,我说了你可不要被吓到哦。”

尉迟陌挑眉,“你觉得哥哥胆子小吗?”

苏离一瘪嘴:“那可不一定。”

苏离趁机吃了一颗香甜的草莓,才开口说:“其实我不是苏离。苏离早在那个小巷里被那几个小混混打死了。我是从其他世界穿越过来的,你可以理解为借尸还魂,灵魂附体。我的身体已经死了,如今只是一个灵魂,阴差阳错之下,灵魂覆在了苏离的身体上。”

尉迟陌果然是个胆大的,听到这么离奇的事,眼睛都没眨一下,更别提露出诧异的神情了。

他只是露出了一副了然的表情,“难怪,”他说。

难怪那天晚上苏离的差距会那么之大,前一刻娇弱如花,被人按在地上摩擦,毫无还手之力。后一刻凶猛如虎,把几个混混打得叫爹叫妈。

“我在这个世界复活,是有条件的。我需要帮助复活我的神做一件事。”苏离半真半假参合着,只要逻辑合理,尉迟陌也听不出什么错来。

尉迟陌果然没有多说什么,注意力被转移,问:“什么事?”

苏离说:“净化你的黑化值。你身上的黑化值太高了,若是继续高下去,你们所在的这个世界就会崩塌。嗯,至于黑化值,你可以理解为煞气之类的东西,若是要打个比方的话。”

苏离思索起来,片刻后她问:“你看过仙魔电视剧吗?”

尉迟陌摇头他不怎么看电视剧,苏离解释道:“里面的魔尊身边都会围绕着一团黑气,那黑气一般都是负面情绪,怨憎恨,爱别离,求不得等等产生的的。当那黑气到达一定量的时候,肯定会生灵涂炭,天下大乱。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明白了吗?”

尉迟陌轻笑起来,“难怪你会叫我大魔头。”

苏离眉眼弯弯,讨好笑了笑,“我现在叫你漂亮哥哥。”

尉迟陌摇摇手机,“没用。”

苏离捂脸:“哥哥,能删掉吗?我在原世界可是千杯不倒的,特别厉害。”

尉迟陌低垂着眉眼沉默的翻转着手中的手机,没有说话,像是没听到苏离的话。

好一会儿他抬头看苏离,“你刚刚说黑化值到达一定的量才会让世界崩塌,若是控制住黑化值就没问题?”

苏离不知道尉迟陌想说什么,迟疑了一下说:“是。”

尉迟陌问:“那我现在多少黑化值?”

苏离张口就胡说:“黑化值480%,到达500%就要出事了,这个世界就会爆炸崩塌,从此消失。”

尉迟陌笑了一声,“看数据来说,我还挺像个大魔头的。”

苏离腹诽,不看数据也是好吧。

“阿离,”尉迟陌看着苏离,苏离的血液香甜如花,苏离的灵魂有趣而可爱,他是挺喜欢这个小血仆的。

若是小血仆就这么死了,他想了想,觉得他以后的生活可能会很无聊。

他可能再也找不到这么一个,敢毫无负担的靠近他完全不担心会被他听到心声的人。

他可能再也找不到这么一个,狡黠而又凶残敢和他对打的人。

听了刚刚苏离的介绍,他大概猜到他的黑化值是怎么来的。

他想他可以控制,不超过500%,这个世界就不会崩塌。

尉迟陌说:“阿离,你给我当小血仆,我尽量控制一下黑化值不上升如何?”

控制有什么用,苏离眨巴着眼:“可我是要净化。”

尉迟陌微笑:“那可能一时半会儿办不到。”

001 劝道【祖宗,先见好就收吧,一步一步来,一口吃不了个大胖子啊。】

其实只要尉迟陌能保证做到黑化值不上升超过500%,他就放心了,小世界不崩塌,他就不会被惩罚。

就是要苦了苏离,得一直留在这个小世界一直守着尉迟陌,苏离就相当于给尉迟陌上的一把锁。

苏离若是能锁到尉迟陌自然死亡,那黑化值会随着他去世而消失。

不过,这对于苏离来说就不算完成任务也不算任务失败,没有任何的奖励也不会又惩罚。

这事,001不敢跟苏离说,要是说了,苏离铁定找他麻烦。

苏离叹息,“那哥哥保证,黑化值不超过500%。若是我发现你黑化值波动,会及时联系你,你保证能控制住?”

尉迟陌一见苏离松口气,点头说,“保证。”

某人说了保证,但半个小时后,某个人的黑化值就蹭蹭蹭往上涨。

路易斯被扔出去后,担心苏离,一直守在会所门外,就这么带着伤,守了一夜。

当他看到苏离和尉迟陌一起出现的时候,出奇的愤怒,冲上去就要打尉迟陌,“你个禽兽。”

苏离刚说别动手。

保镖丁零就已经窜到了前面拦住了路易斯的手,脚下用力一踹,把满身是伤的路易斯踹倒在地上。

苏离:“……”只是看着那一脚就觉得好痛,更何况她看路易斯身上到处都是伤。

苏离上前扶起路易斯,问:“你没事吧?”

路易斯抓住苏离的肩膀上下打量,眼里满是担忧,“阿离,你没事吧?是我没用,眼睁睁看着你被张少阳那个混蛋带走。他欺负你没有?”

说着路易斯红了双眼。

“阿离?”一个冷冷淡淡的声音响起。

苏离扭头去看尉迟陌,见尉迟陌神色不明的盯着路易斯,那模样像是猛兽紧紧的盯着猎物,猛兽虽然没有动,没有咆哮,但只是通过眼神,她闻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

路易斯也闻到了危险的气息,把苏离护在了身后,“别怕,阿离,我会保护你的。”他紧紧握住拳头,一边安抚苏离一边警惕的看着尉迟陌。

尉迟陌看到他的动作,眼睛一眯,“你是谁?”

路易斯昂首挺胸说:“我是阿离男朋友!”

苏离:“……?!”

重生成疯批血族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重生成疯批血族的心尖宠相关资讯

重生成疯批血族的心尖宠

作者:弯了弯了
类型:古代言情 状态:连载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6107人
  【残暴凶戾多马甲小凶兽反派X睚眦必报文质彬彬病娇会读心术术吸血族】反派大佬们复活在一个外形娇弱的少女苏离身上。打群架的时候被刮伤了脸,夜风拂过,吸血族疯批尉迟陌闻见了香香甜甜如花的味道,他深遂漆黑的眸子一瞬间变的血色妖媚。这个人自此以后是他的小血仆了。可他的小血仆看上来像颗豆芽菜,风一吹就得断,娇贵的很,得好好的养着。被苏离打得断手断脚的小混混嘶吼:哪里娇贵了!!【的日常骗小血仆】尉迟陌血色的桃花眼被染魔头般的笑意,声音动作轻柔如水,盅惑般地说:“阿离,当我的小血仆吧。什么都给你。”小凶兽歪着头甜甜一笑,“我要什么也可以自己抢呢。”尉迟苏离穿着一件明黄色海绵宝宝睡衣,臭着一张脸昂头瘫靠在沙发背上,发丝凌乱却不显邋遢,纤细白皙的手臂懒懒的搭在眼睛上,挡住了强烈的光线。。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