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想到夏诺,苏离打开了万年都没打开过的笔袋

夏家夏夫人刚接消息说苏离醒回来了,苏映雪跳楼自杀也没跳成,母女两个平安无事。夏夫人正敷面膜,气得面膜邹巴被扭曲,非常可怖。“这样都没死成,贱人的命是大。”“据说那个彻底清洁工被抓了。妈,你会有什么事吧?”一旁的夏诺貌似淡定从容很多,张口就矛头要害。夏夫人正在敷面膜,气得面膜邹巴扭曲,十分可怖。。...

夏家

夏夫人刚刚接到消息说苏离醒过来了,苏映雪跳楼也没跳成,母女两个平安无事。

夏夫人正在敷面膜,气得面膜邹巴扭曲,十分可怖。

“这样都没死成,贱人的命就是大。”

“听说那个清洁工被抓了。妈,你不会有事吧?”一旁的夏诺倒是淡定很多,开口就直指要害。

夏夫人想了想这件事的前后,自觉还算隐秘,说:“没事儿,我没和那清洁工见过面,她连我真正叫什么都不知道。和她联系的电话号码是黑号。她们抓不到我把柄。”

夏诺松了口气,当初她们打算让苏映雪悄无声息的在手术台上出点无伤大雅的小事故。

但后来见苏离昏迷不醒,夏夫人便想到了这个注意,跳楼的死状最是难看,肉烂成一滩泥,脑浆流一地。

苏映雪是夏夫人心里的一根针,十九年了,每一天都隐隐作痛折磨着她,让她时时刻刻记得当年她怀孕5个月,看见丈夫和小明星在一起的画面。

因为那事刺激,害得她早产,夏诺差点活不下来。后来养了这么些年,才把夏诺养得这般好。

所以夏夫人恨苏映雪,以前她是以羞辱折磨苏映雪为生,苏映雪过得不好,她就开心。

本来她可以这样过一辈子,若不是苏离威胁到了夏诺。

她绝对不允许苏映雪的女儿过得比自己女儿好,得到的关注比自己女儿多,所以她要毁了苏离并拔了苏映雪那颗刺。

要在全市查一个黑号的出处,那实在是犹如大海捞针,好在尉迟陌有钱,只要有钱就不愁没人干活。

李青那边实体店和网上双管齐下,查的热火朝天。

医院这边也热热闹闹。

一群专家主任围在苏映雪病房,看着检查报告震惊不已。

“要不是我们医院的仪器都是今天才换的,我都要怀疑我们医院的仪器是不是出了问题,每一项检查报告都没问题,各项数据都很正常,苏夫人的身体比一般人还要健康。”

苏映雪有点恍惚,“医生,是不是那报告出错了?我吃了这么多年药都不见好。怎么就突然好了呢?”

医生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心里无数的疑惑,“苏夫人,我们已经做了3次检查了,每一次的检查结果都一样。不会出错。”

“奇迹啊奇迹,这病居然不用做手术就痊愈了。”

“简直是不可思议,不知道汪医生平时都是用的什么药,这么神奇?”

苏映雪的主治医生汪医生一头雾水,“药?”不都是治疗这种病常见的药物吗?他自己都是懵逼的,他根本想不通怎么才几天不见,这个病人就可以出院了。

苏映雪茫然的看看医生,又看看苏离。

苏离像是早就知道如此一般,淡定的安慰她,“妈,这是好事。你不用做手术了。”

苏映雪听着苏离的话,心里忽然没来由的想起前几天苏离给她吃的那颗药。

那褐色的药丸很小一粒,根本不起眼,就跟普通中药药丸一样,她当时没多问,苏离给她,她便吃了。

那药丸在口中化开,一点都不苦涩难闻,反而带着一股浓郁的芬芳,沁人心脾,只是闻一下就感觉全身舒畅。

苏映雪不确定的问:“阿离,是,是那药吗?”

苏离微微一笑,“妈,是医生医术高明。”

苏映雪更加茫然,“是,是吗?”她自己也觉得这件事很不可思议。

尉迟陌没说话,但他不像苏映雪那么好糊弄,他直觉是那颗药。

那到底是一颗什么药,不用手术不用多余的药物,一颗直捣病灶,几天时间就叫一个病重患者活蹦乱跳,身体比常人还要好,简直是现代医学的奇迹。

尉迟陌一眨不眨的看着苏离坐在病床上,满含笑意,耐心的与苏映雪小声说着话,突然苏离抬头,与他的目光撞在一起。

苏离一笑,“哥哥,看什么呢?”

尉迟陌说:“看你。”

苏映雪看看苏离又看看尉迟陌,那天便是这个男人陪着她家小离上的天台,这几天这个男人也一直陪着小离,小离陪她说话,这个男人就在一旁给她们削水果。

这个男人身材高挑,不是很健壮,脸色有些白,但目光温和,唇含笑意,说话的时候慢条斯理,吐字清晰,衣着考究,举止优雅得体,一看就是富家公子。

所以这样一个富家公子为什么会跟着她家小离?

还对小离那么好。

给小离削水果,帮小离倒水,吃饭的时候还会帮小离夹菜剥虾盛汤,也会唠叨着让小离多吃一点,长胖一点,太瘦了。

苏映雪疑惑问:“你们是……”是谈恋爱吗?

她不敢问出来,怕失望。她心里担心害怕,毕竟富家公子哥都爱玩,她怕眼前这男人只是一时兴起。

她更怕她家小离受伤害。

尉迟陌不用听苏映雪的心声,也能从苏映雪的表情猜出来她心里在想什么。

“是,阿姨,我们是。”

苏离挑眉看尉迟陌,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尉迟陌眉眼一弯,笑容越发温和起来。

苏映雪看向苏离,“小离是真的吗?”

苏离略一思索,觉得这样解释好像是最合理的,不然为什么尉迟陌一个富家少爷要跟着她一个穷丫头。

为了以后麻烦,苏离顺着尉迟陌的话说,“是真的。”

苏映雪拉着苏离的手说:“小离,我们家虽是是小门小户,穷,可你也是我掌中的明珠,从小含在嘴里的长大的,是我的宝贝。妈妈见不得你受委屈,就是想一下都不行。所以你是自愿真心的吗?好孩子,跟妈妈说实话。”

苏离神情真挚的说:“妈,我是真心实意的,也是自愿的,你放心,我不会做自轻自贱不自爱的事。”

尉迟陌跟着说:“阿姨,我也是真心实意的,你放心吧,我会把你的宝贝当成我的宝贝,好好捧在手心。”

说实话,因为以前混过娱乐圈,后来又碰到了人渣夏元成,所以苏映雪是不怎么喜欢富家公子哥的,但她也不是一个独断专行不讲道理的人。

自家宝贝喜欢,她有什么道理反对。

她能做的只是帮着掌掌眼,好好考察考察对方,随时在一旁提点一两句。

苏映雪看向尉迟陌说道:“当年家里没钱,我家小离上学晚,虽然她现在已经十九成年了。但实际上她还是个学生,希望小陌总能够理解我这个当妈的。我想让小离考上一个好学校,所以希望小陌总能让小离好好学习,有什么等我家小离上了大学再说。”

苏映雪是聪慧的,她没有反对,只是以一个母亲的口吻,真诚的希望对方理解,现在已经三月份了,距离考试,只有三个月。

尉迟陌点头,“阿离放心,我不会打扰阿离学习。不瞒阿姨说,我当年成绩还不错,若是阿离有不懂的地方,我还可以辅导一下。”

苏映雪轻笑:“那真是谢谢小陌总了。”

尉迟陌:“阿姨不用客气,叫我小陌就行。”

……

医院很快就办完了出院手续,尉迟陌亲自开车送她们回去。

苏映雪看着眼前的别墅,扭头看苏离,又看向尉迟陌。

其实这房子是苏离买的,用的郑老爷子给她的卡,毕竟她那颗药可是无价,所以她刷卡也刷得心安理得。

但她怕苏映雪问她这房子哪里来的,到时候解释麻烦,所以她就让尉迟陌说这房子是他的。

省去了解释。

尉迟陌一笑,说:“阿姨,这房子空着也是空着,久不住人不行,我每年保养费用就是几十万,你就当行善积德帮我看房子了。”

眼前的欧式别墅大气豪华,别墅前是一处雕塑喷泉,两侧的花园很是园林艺术气息,她一个非亲非故的怎么好意思住别人这么好的别墅。

“不行,不行,”苏映雪摇头说,“这儿太好了,怎么好意思。”更何况她不能拖她家宝贝的后腿,让别人抓住把柄,瞧不起她。

“阿姨,等我和阿离结婚,你就是我妈。妈住儿子家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走吧,外面冷,进去吧。”

尉迟陌这么直白的说,苏映雪直接愣了一下,在反应过来已经进了屋。

佣人端来了茶点。

苏映雪看着离去的佣人说道:“还有佣人啊。”

苏离拿起一颗草莓喂到苏映雪嘴边,“啊,张嘴。“

等苏映雪吃了草莓,她才说:“这里山青水绿,环境好,适合养老,你就安心住着。”

“阿姨,你就暂时在这里住着,等阿离考上帝都大学,到时候你就跟着阿离一起去帝都。”

“是啊,妈,就几个月,你就安心住着吧,不然我都没法好好学习。考不上帝都大学可就不怪我了。”

苏映雪嗔怪的瞪苏离一眼,她女儿什么成绩她知道,能考上大学就不错了,还帝都大学,知道苏离是逗她,便闭了嘴。

别墅后面有一片空地,苏离专门让人规划成小块,苏映雪可以种种菜,一来有点事做不会无聊,二来就当是锻炼身体。

晚饭后尉迟陌留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苏离没有回夏家,而是陪着苏映雪。

而此时此刻的夏家。

得知苏映雪手术都没做直接出院了,夏夫人第一反应是苏映雪不行了,做手术都救不了,但耳边又听医院熟人说,苏映雪是痊愈出院。

夏夫人的声音有些尖利,“怎么可能?痊愈出院?手术不是还没做吗?”

电话那边的熟人说:“就是奇怪啊,我没负责她,不清楚具体情况,但我听说那边这几天天天做检查,每一次的检查报告都显示她身体十分健康,就好像从来没生过病。”

夏夫人挂断电话后,心里的阴毒憎恨一点点从阴影里爬出来,如藤蔓一般爬上了她保养得当的脸。

“妈?”夏诺喊。

夏夫人回过神来,脸上的怨毒又快速隐退,“宝贝,那贱人竟然痊愈了出院了。”

“痊愈出院?”

“嗯,听说健康的很,就像是没生过病。”

夏诺的思绪却飘到了郑老爷子来那天……

郑老爷子是那样,病得快死了,却又奇迹般的好了,她最近上前的时候,经常看到郑老爷子穿着单薄的在别墅区晨跑。

这世上真的会有那么神奇的药吗?

**

苏映雪趿着拖鞋下楼的时候,闻到了一股小米粥的清香。

她寻着香味去了厨房,发现是苏映雪正围着一根碎花围裙在做早餐,佣人在一旁听她指挥打下手。

“阿离,你醒啦,再等一会儿,早餐马上好。”说着苏映雪倒了一杯温水给苏离,宠溺的看着她,“来,起床先喝一点温水。”

见苏离喝完水,苏映雪又推着苏离离开厨房,“以后这里就是妈妈的天下了,你别进来。乖乖等吃就好。”

苏离偏头去看苏映雪,“妈,这些让杨姐做就行了。”

佣人杨姐在一旁不安的点头,生怕点晚一点,小姐不满意会辞退自己,“是啊,太太,小姐说的对,让我做就行。”

苏映雪眼睛一瞪说:“那怎么行,以后小离的饭都由我来做,我要把我们小离养的白白胖胖的。”

苏映雪坚特持,苏离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由着她,不过苏映雪可能是住院太久,久不做饭手艺有点生疏,小菜的味道不是特别美味,除了粥能喝。

苏映雪一脸期盼的问:“小离,好吃吗?”

苏离不好打击她,便敷衍说:“好吃。”

后来,每当吃到苏映雪做的饭菜的时候,苏离都很想回到这个时候打自己一巴掌,心软做什么。

就因为这一刻的心软,给了苏映雪莫大的信心和鼓励,让她从此爱上了厨房,每天除了种菜,便是研究食谱,然后换着花样的投喂苏离。

但她可能真的不擅长此道,她做的饭菜味道总是很一般。

可能唯一让苏离觉得不同的,便是那饭菜里面包含了苏映雪对苏离浓浓化不开的母爱。

苏离回到学校就碰上月考。

学校的月考是换着老师监考的。

苏离看了一眼试卷,一目十行,太简单,实在是没什么可做的,本想趴在了桌上睡大觉,但一想到苏映雪跳楼那事,又想到夏夫人的嘴脸,最后想到夏诺……

苏离又改变了注意。

她打开了万年都没打开过的笔袋,在里面挑挑拣拣,选了一支合眼缘的水笔,咬掉笔帽,埋头刷刷两下写下大名。

她的字和人一样有点嚣张,少了份女孩子的文静。

她阅读很快,可以一目十行,所以选择题简直是神速,看完题,答案就已经写出来了。

看上去有点像是在乱写,巡视到她身边的老师,见她写得飞快顿了一下,以为她是在乱写,但仔细一看题目,才变了神色。

答案全是对的。

重生成疯批血族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重生成疯批血族的心尖宠相关资讯

重生成疯批血族的心尖宠

作者:弯了弯了
类型:古代言情 状态:连载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6107人
  【残暴凶戾多马甲小凶兽反派X睚眦必报文质彬彬病娇会读心术术吸血族】反派大佬们复活在一个外形娇弱的少女苏离身上。打群架的时候被刮伤了脸,夜风拂过,吸血族疯批尉迟陌闻见了香香甜甜如花的味道,他深遂漆黑的眸子一瞬间变的血色妖媚。这个人自此以后是他的小血仆了。可他的小血仆看上来像颗豆芽菜,风一吹就得断,娇贵的很,得好好的养着。被苏离打得断手断脚的小混混嘶吼:哪里娇贵了!!【的日常骗小血仆】尉迟陌血色的桃花眼被染魔头般的笑意,声音动作轻柔如水,盅惑般地说:“阿离,当我的小血仆吧。什么都给你。”小凶兽歪着头甜甜一笑,“我要什么也可以自己抢呢。”尉迟苏离穿着一件明黄色海绵宝宝睡衣,臭着一张脸昂头瘫靠在沙发背上,发丝凌乱却不显邋遢,纤细白皙的手臂懒懒的搭在眼睛上,挡住了强烈的光线。。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