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1 打鸟

本篇缘起交代:公元某年某月某天某时某分某秒,先发于阅文集团起点女生网的《我家姐姐有点儿狠》一书的作者酱油天后,也是现阶段正码文的本贝,由于大脑供氧严重不足、CPU烧坏、神经中枢抽疯,不当心把第二天每天定时发布最新的章节点成发布最新了……酱油天后这时的心是六酱油天后的心比冷丝雨当众被林婉如暴扁还崩溃;比冷圆圆站在阳台目送久别重逢的林婉如离去的背影还伤感;比偷窥冷丝雨练功的夏鹏飞被冷丝雨不留情面地推出0101房间还抓狂;。...

本篇缘起交待:公元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某秒,首发于阅文集团起点女生网的《我家姐姐有点狠》一书的作者酱油天后,也就是当前正在码字的本贝,由于大脑供氧不足、CPU短路、神经中枢抽风,不小心把第二天定时发布的章节点成发布了……

酱油天后此时的心是六月的雨,淋漓地下个不停。

酱油天后的心比冷丝雨当众被林婉如暴扁还崩溃;比冷圆圆站在阳台目送久别重逢的林婉如离去的背影还伤感;比偷窥冷丝雨练功的夏鹏飞被冷丝雨不留情面地推出0101房间还抓狂;

比每天本来只需背八句诗却被冷丝雨逼着背了《春江花月夜》的冷圆圆的内心还无助……

于是,《我家姐姐有点狠》有了《番外01》的诞生……

……

天翔中学上课的铃声响了,风度与学识比肩的历史教师年问天不紧不慢地走进高二、一班的教室,从容走上讲台。

他扶了一下银色钛金细框方形眼镜架,清了清嗓子,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用比浩瀚的苍穹还深邃的眸光扫视全场,用节奏适中、不浮夸不沉闷的语调问道:“树上有十只鸟,猎人开枪打死一只,树上还剩几只鸟呢?”

全班同学当时就懵圈了。

握草,这是在上历史课还是在上数学课,这是在问高中生还是在问幼儿园的学生,这是在玩常规套路还是在搞脑筋急转弯,这是在进行学术探讨还是想进行人生导航?

全班六十个学生不约而同地想,这绝对是年老师为咱挖的坑,咱可不能傻不拉叽地往里面跳哇……咱94不上当,咱94不上当,咱多机智呀!

于是,这种在幼儿园十秒就能给出答案的问题在高二、一班的课堂上竟然在一分钟以上还无人应答。

年老师深感无语,心想,我们的学生怎么啦,我们的教育怎么啦?我们的教育都把人变傻了么?

年问天开始指名回答问题,“王小宝,你来解答一下这个问题。”

王小宝站起来,胸有成竹地答道:“老师,10-1=9,树上还有9只鸟。”

教室里响起一阵很不友善的笑声,华可多的笑声最响亮,毕竟她肺活量比较大。

“华可多,能给我们解读一下你笑声的内涵么?”

“鸟儿听见枪响,哪有不跑的?树上应该没有鸟了。”

年问天的目光投向冷丝雨,“冷丝雨,你今天精神状态似乎不错,想来你的思维应该很清晰。你认为谁的答案正确?你还有别的答案么?”

冷丝雨咬着笔杆站起来,答道:“老师,我个人认为这个问题没多大意义,因为它的答案其实可以是从0到10的任何数据!王小宝和华可多的答案既可能正确也可能错误!”

“夏鹏飞,你认为冷丝雨的答案是否成立?”年问天不问冷丝雨的理由,却去问夏鹏飞的意见。

夏鹏飞站起身,从容答道:“我的意见和冷丝雨的意见一致。”

王小宝不服,说道:“怎么可能是从0到10的任何数据呢?你能说说0的答案的理由吗?”

夏鹏飞淡淡地回答:“打死的鸟掉了,别的鸟听到枪响飞走了。”

王小宝问,“树上只剩1只鸟的理由。”

夏鹏飞答道:“打死的鸟没掉下来,别的鸟飞走了。或者打死的鸟掉下来,别的鸟除了一只耳朵聋的鸟留在树上,别的鸟都飞走了。”

“树上剩2只的理由?”

“2只耳朵聋的鸟留在了树上,别的掉的掉,飞的飞。”

“树上剩3只的理由?”

“1只耳聋留在树上,1只太困睡着了没被吵醒依然留在树上,1只被打死留在树洞里没掉下来,其余的被枪声惊走了……”

“那么4只呢?”

“同理可推。除了耳朵聋,也可能有为死鸟殉情不肯离开的;也有可能智商很低听了枪响也不知道离开的;也有可能听到枪响被吓晕吓死依然留在树上的;也有可能因为是无声手枪对别的鸟毫无干扰而留在树上的;

也有可能因饿得飞不动了而留在树上的;也有可能因生无可恋而想主动求死而留在树上的;也有可能猜测到猎人已没有子弹而留在树上的……

呃,可能性还很多。总之,有了这些不确定性因素,任何数据都可以成立。”

夏鹏飞的解答很荒谬,而年问天却深感满意,他示意几位学生坐下后,又问柳旭东,“柳旭东,我今天设计这个问题的意图是什么?”

柳旭东站起身,思索片刻,说道:“年老师是想培养我们的逆向思维、发散性思维,培养我们的质疑精神和论证意识。这对我们分析历史事物和做主观性历史试题很有帮助。”

蒋美丹听了,对叶知秋低语:“旭东不愧是年级第二啊!”

叶知秋突然举手,想寻找点存在感,在获得许可后她缓缓站起来,“老师设计的问题的答案具有不确定性,是不是表明‘历史是任人装扮的女孩子’的合理性?”

年问天不作出正面回答,而是直接针对这个问题向全班发问:“同学们认为‘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吗?请周洋同学起来回答。”

周洋起来侃侃而谈,“我认为此话是正确的,历史认识具有很强的主观性,对历史事物的评价往往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同的人物因为各自不同的阶级、立场、知识、能力、经验及其他因素的制约,会往往对同一事物会有截然不同的评价。

比如对某国统一封建王朝的开创造者来说,有人认为他开创统一大业,奠定某国几千年的政治格局,应该是千古一帝;而又人说他严刑峻法横征暴敛,实在是一大暴君。

由此可见,‘历史确实是任人装扮的小姑娘’。”

“说得好!”王小宝赞道。

“对啊,这句话很有道理的。”附和的人也不少。

年问天显然对这样的认知很不满意,他神情严肃地说;“这么说来,当我们来评价历史的时候,就可以任意颠倒是非、抹煞功过、歪曲事实?有没有对此持不同意见的同学?”

“丝雨你看呢?”年问天把目光投向冷丝雨,他希望冷丝雨能给出相对理性的答案。但冷丝雨没有回应,她思想的野马在原野上奔驰,她在盘算着去家俱厂还是去电器公司打零工的问题。

夏鹏飞敲了一下冷丝雨的桌面,冷丝雨狠狠瞪了夏鹏飞一眼,“别干扰我挣钱的思路!”

夏鹏飞指了指讲台上的帅大叔说:“是他干扰你!”

冷丝雨抬眼看向年问天老实交待思想抛锚的事实,“抱歉,老师,我走神了。”

“对‘历史是任人装扮的小姑娘’,你怎么看?”

冷丝雨站起来,摸了摸头发说:“如果是这样,我揍了夏鹏飞,是不是可以说成是他揍了我?

这话是有毛病的,它夸大了历史认识的主观性,而忽略了历史认识的客观性。我揍夏鹏飞这事是客观存在的,不管别人怎么看,不管我自己怎么看,我们的看法可以有不同,但不同的看法不能改变事实本身。

言而总之,历史认识应该是客观性与主观性的统一。”

全体学生鼓掌,包括躺枪的夏鹏飞,也鼓起了掌来!

我家姐姐有点狠最新章节

我家姐姐有点狠相关资讯

我家姐姐有点狠

作者:酱油天后
类型:豪门言情 状态:连载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3736人
  “这个世界很非常危险,你得让自己强大出来。”这是一位战力爆表的男人对自己女儿的忠告。冷丝雨五岁生日时,发来一份尤其的礼物——沙袋,自此,她的人生也渐渐变的强大。青春校园励志言情,女强男更强文。有完本作品《桔隐》作保障,会太监,请安心跟读。该文只发于起点文学,非阅文集团合作网站火煲属侵权。天翔中学的红色塑胶跑道上,班旗招展人潮如织。。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