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多管闲事

“好!昨天算我闲事闲事,以后你的事情统统与我毫无关系,我绝会再干涉!”沈驭野向陆晋霆瞟了几眼,冷冷的说了一句,“那最好是但是。”说着,便拿起来沙发上的外套,后转身大踏步离说着,便拿起沙发上的外套,转身大步离去。。...

“好!今天算我多管闲事,以后你的事情全都与我无关,我绝不会再插手!”

沈驭野向陆晋霆瞟了一眼,冷冷的说了一句,“那最好不过。”

说着,便拿起沙发上的外套,转身大步离去。

陆晋霆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被沈驭野刚才的一番话气的不行,越想越觉得窝火,拿起桌子上的酒,仰起头,一饮而尽。

他平复了下心情,低头看了看刚刚被沈驭野撕碎,散落一地的照片碎片,越想越觉得当年安静的事情有蹊跷。

他久战职场这么多年,从未看错过人,安宁绝对不会是杀害自己亲姐姐的那种人,可是自己已经说了,绝对不会再插手管沈驭野的事情,既然他不领情,自己又何必多管闲事?

他内心纠结了一番,想了想,还是决定要查清楚这件事情。

因为这不仅关乎沈驭野和安静,还有安宁的清白,于是急忙拿起桌子上的车钥匙,朝安静当年出事的医院赶去。

……

医院。

天刚破晓,天色微明,清晨的空气像露珠一样新鲜,天空发出柔和的光辉,澄清又缥缈,晨光慢慢唤醒沉睡的生灵,街道上更是静谧。

陆晋霆飞车赶到医院时,天色已经蒙蒙亮了,他迈着修长的双腿,一道高大英挺的身影从酒红色的敞篷跑车里走出来。

他站在医院的门口,抬头望了望医院的楼顶,暗自思忖着,距离安静出事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再想要去找到什么线索,简直难如登天,到底要从何处下手呢?

突然,陆晋霆的眸中闪过一道亮光,大步朝医院里面走去,径直走向医院的咨询台,“麻烦问一下,医院的监控室在哪里?”

值班的前台小姐揉了揉睡意惺忪的眼睛,一脸疑惑的看着陆晋霆,“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陆晋霆迅速反应过来,眉色平淡,机智的回应着,“我有一个很重要的文件落在这里了,但是忘记放哪了,想麻烦调一下监控。”

前台小姐见陆晋霆的穿着打扮,说话的谈吐,就知道身份尊贵,也不是什么坏人,思忖半秒,还是用手指了指。

“往里面走,倒数第二间屋子是保安室,你跟他们说,他们就会帮你找了。”

“好的,谢谢。”

陆晋霆礼貌的朝前台小姐笑了笑,迈着修长的双腿,大步朝保安室的方向走了过去,走到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

“当当……”

一个身穿保安服饰的黑瘦男人打开了门,见陆晋霆的穿着气质还以为是哪个领导,“你是?”

陆晋霆微微扬起嘴角,笑了笑,“想请你帮我查个东西。”

保安立马心领神会,明白了陆晋霆的意思,“好的,那您跟我进来吧。”

“请坐,您丢失了什么贵重物品,能不能想起具体是在哪个位置呢?”说着保安还客气的给陆晋霆倒了杯茶。

陆晋霆见屋子里就只有这一个保安,也就毫不避讳,直接开门见山,直言道,“我没有丢东西。”

保安一脸疑惑的看着严正宇,“那您是来?”

陆晋霆语气的平淡的说着自己来的目的,“几年前有人从你们医院顶楼的天台上掉了下来,我是那个死者的家属,想让你帮我调一下当时的监控录像。”

保安听这话,愣了一下,表情有些为难,生怕惹上什么麻烦。

顿了顿说,“先生,几年前的监控录像应该已经早就被覆盖了,而且我只是个小保安,这种事情我做不了主的,您就别为难我了!”

陆晋霆扯了扯唇,嘴角浮现了一抹极浅的笑意,伸手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钱包。

“这个我当然明白,所以……这些是你帮我调监控的酬劳。”说着从钱包里拿出一厚沓红色钞票,向保安递了过去。

保安见这么多钱,内心权衡着,反正也不一定能不能找到,更何况当年那个人是被别人推下去的,医院是没有责任的。

纠结了一会儿,还是伸手接过了陆晋霆的钱,然后马上识相的开始找当年的监控,过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找到。

保安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脸上露出有些遗憾的神情看着陆晋霆,“先生,时间隔得太久了,可能被覆盖了,还是没有找到。”

陆晋霆虽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心里不免还是有些失落,正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等一下,先生!我好像记得有人也来找过这个监控录像!是被人买走了!”

听到这话,陆晋霆急忙看向保安,一脸着急的问他,“是谁?”

保安眯着眼睛,仔细回想了一下,“我只记得是个男人,但是长什么样子已经记不清了。”

男人?陆晋霆想了想,从手机中翻出了张沈驭野的照片,递给保安,“是不是这个人?”

保安凑上去仔细看了看,摇摇头,“不是他。”

陆晋霆一边往外面走,一边想那个男人会是谁。

他站在门口望了望顶楼的天台,觉得这种事情应该问问当事人,沈驭野一心认定是安宁把安静推下去的,想法太过偏激,不能只听他的一面之词,紧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安宁打了过去。

“嘟……”

“喂?”因为生病安宁的声音还是有点虚弱。

陆晋霆一脸关切的朝着电话那头问候,“安宁,你身体好点了吗?”

电话那头传来安宁有气无力的声音,“恩……好些了。”

陆晋霆看安宁生病还是没见好,本不想打扰她,让她好好休息,但是为了事情的真相,和安宁的清白,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开口。

“安宁,你听我说,我在调查当年安静坠楼的事情,我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你告诉我,当年在医院天台上,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有没有推安静?”

安宁听到这件事情,委屈和怨恨的情绪涌上心头,顾不上身体的不舒服,忍不住的反驳。

“我真的没有推安静!分明是她逼我吃堕胎药,我不肯,她才自己不小心踩空,从楼上掉了下去的。”

余生难安最新章节

余生难安相关资讯

余生难安

作者:旧人说梦
类型:架空历史 状态:连载中编辑:辞旧迎新 在读:9901人
  她爱他,却被他亲自动手送入监狱……连同她一起离开的还有她肚子里三个月大的胎儿,一尸两命。。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