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遇袭

元朵走立刻任的第二天就找到了我,直接明确提出让我到她的大客户开发部去工作,说她了和新站长打了招呼,替补球员立刻就找到了,我昨天就也可以去她那里去上班。秋彤获授元朵自主招人的权力,秋彤授予元朵自主招人的权力,她第一个就瞄准了我。。...

元朵上任的第二天就找到我,直接提出让我到她的大客户开发部去工作,说她已经和新站长打了招呼,替补马上就找到,我今天就可以去她那里上班。

秋彤授予元朵自主招人的权力,她第一个就瞄准了我。

我直接回绝了元朵,没有说原因。

我很快就要走了,再去元朵那里折腾毫无意义,虽然我很想去元朵那里扶上马送一程。

元朵脸上露出极其失望的表情,但她没有问原因,似乎意识到了一些什么。

我心里暗暗祈祷元朵在新的工作岗位上一帆风顺,祝福她收获幸福的爱情。

随后的日子,我在新站长领导下继续自己的工作,元朵则在新的岗位上开始了新的生活。

离开了元朵,我感到落寞和空虚,同时又有些牵挂。

晚上,我会经常上网和浮生如梦聊天,浮生如梦最近的情绪不错,除了和我交流工作之外,更多的是和我探讨对人生和生活的看法,时不时有意无意地问起我的个人情况,都被我巧妙地回避过去。

有一次,浮生如梦说:“客客,你说,现实到底有多真?网络到底有多虚?虚拟的网络里会有爱吗?”

“我不知道现实和虚拟有多远,只知道心与心的距离可以跨越万水千山。网络里到底有没有爱,不必问别人。”

“你说得对,我问你这个问题,很傻,我应该问自己的。看得出,你是一个有思想有深度的人,我喜欢和你这样的人做朋友,虽然是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但我依然很珍惜,客客,你会珍惜吗?”

我叹了口气:“会的。”

“有人说网络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梦,我希望自己能长期活在这个梦里。”

我心里一阵凄苦,不知道自己离开海州后,还会不会在网络里和她继续保持来往。未来不可测,明天会怎样,只有天知道。

我心里明白,即使我还不时会想起芸儿,即使现实里的秋彤对我依旧是那样冷若冰霜,即使我知道自己永远也不会有机会靠近她,但无法否认,我已经迷恋上了现实里的秋彤和虚幻里的浮生如梦。

既如此,我在网络里和浮生如梦如此地接近,是不是对她的一种亵渎和伤害呢?

我的心矛盾纠结着,觉得自己已经不可救药,正在向着一个无底的深渊滑落下去。

而不可救药的,似乎并不仅仅是我。

离发工资的时间越来越近,离我离开海州的日子也越来越近,我就要离开这个漂泊暂留地了,就要离开秋彤和元朵了。

我明白,这一走,恐怕就是永别,再也不会有相见之日。

这天晚上,张晓天突然请我吃饭,饭桌上,酒过三巡,张晓天摸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推到我面前。

我一愣:“张兄,这是干嘛?”

张晓天带着微微的酒意看着我:“老弟,这里面是5万块,其中一万五是还元朵爸爸治病借你的钱,其他的是我张晓天个人的心意,表达我对老弟你真挚的谢意和敬意。”

我顿时明白,张晓天一定是从元朵口中知道了我出钱给她爸爸做手术的事,张晓天现在是以元朵家人的身份来还人情了。

“元朵让你这么做的?”

“不,这样的事,怎么能让她知道?我作为她的男朋友,这是必须尽的义务,再说,元朵每个月那点工资,哪里来这么多钱。”

我听了这话觉得有些欣慰,不管怎么说,张晓天是为元朵好。

我喝了一口酒,看着张晓天意味深长地说:“张兄,这就是你今晚请我喝酒的目的?就是为了还钱和表示敬意谢意?没有别的意思了?”

张晓天不自然地笑了下:“老弟是个爽快人,我不妨直说吧,元朵现在升迁到公司了,你呢,还是在站上做发行员,我看着你现在的处境心里觉得难受,上次虽然你不领我这个情,但是我和元朵始终把你作为最好的朋友看待,我们都不忍心看着你这么一直落魄下去。

所以,我有个想法,如果老弟拿上这笔钱,离开发行公司,或者,干脆离开海州,到外地去另谋发展,说不定能做出一番事业来。”

我明白了张晓天今晚请我喝酒的用意,一来作为元朵的自己人,替元朵偿还人情,二来赠予我这笔资金,让我拿钱走人,走地越远越好。

张晓天对我还是不放心,对自己也缺乏信心。看来,为了爱情,张晓天不惜血本煞费苦心,难能可贵,壮哉!。

我有些感动,又觉得好笑,将信封推还给张晓天,说:“张兄,这钱我不能要。一来,给元朵爸爸治病的钱,我压根就没打算让元朵还,我在站上工作这么久,元朵对我一直很照顾,这也算是我对元朵的报答。

二来你赠予的这巨额资金,我更不能要,无功不受禄,我虽然穷,但是,不是我的钱,一分都不能要。还有,张兄有一点大可放心,即使你不提后面的建议,我也很快就要离开海州了。大家朋友一场,我祝福你。”

说完我起身离去,剩下张晓天呆呆地坐在那里。

走出酒馆,外面下起了小雨,冰冷的雨点在深秋的瑟瑟中扑打到我的脸上,我不由裹紧了防寒服,沿着不停飘落树叶的人行道漫无目的地走着。

突然,我看见前面路灯下摇摇摆摆走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秋彤。她走路的姿势似乎是喝醉了。

这个时间一个孤单女子走在马路上,我有些不放心,却又不敢靠近她,只能不远不近地跟在她身后。

穿过两个路口,秋彤走到了发行公司的门口,直接拐了进去,一会儿,她办公室的灯亮了。

这么晚了,秋彤还要加班?我突然来了好奇心,跑到对过广告公司的二楼楼道窗口,正好能看见秋彤坐在办公室里。此刻,她正怔怔看着窗外发呆。

我离秋彤的直线距离不到10米,甚至能清楚地看到秋彤此刻脸上正挂着泪痕。我在暗处,不用担心秋彤会看见。

看着秋彤默默流泪的样子,我的心突然就很疼,我不知道他有过多少这样孤独悲伤的夜晚。

一会儿,秋彤突然拿起笔,写起什么来,边写边偶然会停下来,迷惘地往窗外看一会儿。

写了一会儿,秋彤不写了,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桌面,接着拿着一张纸站起来,走到窗口,打开窗户,边将纸揉成一团,边仰脸看着窗外的黑夜,任秋风秋雨击打着她的脸颊。那俊美的脸上一时分不出雨水还是泪水。

我屏住呼吸看着灯光下窗口处的秋彤,不做声。

终于,秋彤长叹一声,将纸团扔出了窗外,然后关窗,熄灯,接着看见她下楼开车走了。

我跑下楼,在窗户下面捡起了被雨水打湿的纸团,揣进口袋,一溜烟回到了宿舍,迫不及待打开,我想知道秋彤刚才都写了些什么。

展开信纸,上面是秋彤隽秀的字体,字迹被雨水浸润地有些模糊,但还算清晰,能看出来。

我凝神看秋彤刚才写的东西:

“今夜,我又喝醉。此刻,在秋雨潇潇的深夜,我独坐,我独想,已经记不得,这么多年来,有过多少这样落寞的时刻,我的人在现实里苟且偷生,我的心在黑夜里孤独前行。

滚滚红尘,现实无奈,只能让过往点滴变成回忆,用回忆和酒精麻痹了自己,让生活和命运左右了自己,任凭人生风雨摆动。而我,却连抵抗的愿望都没有,不是不想有,而是不能有,我没有资格。

唯一能做的,只有在自己的残夜里,对着残月为自己的世界唱一首歌。眼泪始终止不住地滑落,为什么幸福的人那么多,我不是其中一个?我的恩人,既然你们给了我成长和抚育,为什么不能给我选择自己命运的机会?”

雨会走,留下凉的夜。秋来了,带来了夜的殇。我那异国他乡的亲爹亲娘,你们此刻可安在,鸭绿江畔的你们,是否还会记起29年前被你们抛弃的亲骨血?此刻,我多想偎在你们的怀抱,听爹娘吟唱那低低的夜曲……”

看到这里,我潸然泪下。

那一夜,我注定难眠。

很快到了11月1日,发工资和提成了,我操作的四个订报点订了1000多份,粗略算一下,能得2万多。

去领钱的前一天,我向新站长递交了辞职报告,新站长也找好了接替我的人。

我去公司财务科的时候,已经接近下班时间,赵达剑正站在财务科门口抽烟,看见我,破天荒露出了一丝笑容:“亦克,听财务科的人说你这两个月收入都不低,祝贺你!”

“谢谢赵总,赶上好机会而已。”

赵达剑咧咧嘴阴笑一下,看着我走进财务科,然后走到旁边,边摸起出了手机……

领完钱,将厚厚的两沓揣进口袋,我上楼去元朵办公室,我想今晚请她吃最后的晚餐,明天,我就背起行囊离开海州了。

我甚至开始琢磨是走水路还是走旱路。

元朵办公室锁着门,问了一下隔壁,原来元朵跟秋彤到外地考察,走了2天了,不知何时归。

我有些失落,转身下楼出了发行公司,在夜幕下的人行道上怅怅而走,边琢磨着是否给元朵留封信来个不辞而别。

其实这样也不错,免得元朵听说我要走再还钱,还会哭哭啼啼,我最受不了的就是离别的缠绵,伤离别啊。

我叹了口气,心里涌起一阵眷恋,不知是为了元朵还是秋彤。

不知不觉,我拐进了一条车辆和行人稀少,没有路灯的狭窄街道,打算抄近路回宿舍。

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似乎正冲我而来。我还没来得及回头,后脑勺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重重一击,瞬间就失去了知觉。

特品员工最新章节

特品员工相关资讯

特品员工

作者:易克1
类型:游戏异界 状态:连载中编辑:无限诗情 在读:10125人
  在我人生最高谷的时候,意外意外发现深深爱着的女友居然和我的对手在一起了……这让我的内心狂跳,如同几十只蚂蚁在爬,痒痒的,充满着一种让人心跳的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