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你真卑鄙无耻

夏安然回自己房间,立刻扶起瘫倒在地上的楚晓晓。唐若邱当年买的药,也可以使人失去神智。为的是让夏安然和唐若邱突然发生关系后,不记得我是怎么突然发生的。现在的这药的药效了在现在这药的药效已经在楚晓晓身上完全展现出来,她完全丧失了理智和清醒,连夏安然是谁都认不出了。以至于当楚晓晓被夏安然扶起的时候,竟然还靠过去,黏在夏安然身上,发出一阵轻吟:“我要……”。...

夏安然回到自己房间,立即扶起瘫软在地上的楚晓晓。唐若邱当初买的药,可以使人丧失神智。为的就是让夏安然和唐若邱发生关系后,不记得是怎么发生的。

现在这药的药效已经在楚晓晓身上完全展现出来,她完全丧失了理智和清醒,连夏安然是谁都认不出了。以至于当楚晓晓被夏安然扶起的时候,竟然还靠过去,黏在夏安然身上,发出一阵轻吟:“我要……”

夏安然厌恶的别开脸,轻声说:“我这就带你去找个男人,你跟我过来!”

面色绯红的楚晓晓痴笑了两声,连连点头:“我……我这就跟你过去……”

夏安然扶着楚晓晓进到唐若邱的客房,把楚晓晓放倒在唐若邱的床上。然后夏安然在一片漆黑中悄悄退出门去,把房门关上。

夏安然站在唐若邱的房门口,她隔着门,听着里面的动静。

唐若邱走出了浴室,因为做贼心虚他也不敢电灯,只能顺着房间里女人的难耐的呼吸声,慢慢走向床边。

一片黑暗中,唐若邱声音低哑的轻唤着:“安然?”

没有得到回应,唐若邱就又叫了一声:“安然?”

这是唐若邱才听到床上传出低低含糊不清的应声,盘旋在他腹内的热度瞬间升腾,想着夏安然之前明艳动人的模样,唐若邱快步走到床边,向床上那人扑了上去。

站在唐若邱门外的夏安然半眯着眼睛,冷笑着翘起嘴角,听着唐若邱房中传出的喘息声,才转身回到房中。

夏安然一直留意着唐若邱房中的动静,直到快天亮,那屋内的响动才稍微停歇。夏安然就套了件宽大的T恤走下了楼,看到有个中年女佣正在打扫客厅,她就若无其事的打了哈欠:“真是的,一晚上都没有睡好。”

那个女佣被称作“桂姨”,桂姨一直看不惯楚晓晓在夏家的做派,桂姨的脾气又很急。如果由桂姨去发现唐若邱和楚晓晓上床的事,那桂姨肯定会把这件事闹大。

夏安然一边打开冰箱拿了盒牛奶,一边微微皱起眉头抱怨:“桂姨,唐若邱还在么?他昨天晚上住在这里,让我恶心的一晚上都没睡安稳。麻烦你去他房间看看好么?如果他醒了,就让他快些离开。”

“小姐,我这就上去看看唐先生起了没有?”桂姨连忙点了头,走上了楼。

夏安然听着桂姨上楼的脚步声,慢慢把牛奶倒在杯子里,然后捧着微微有些凉的杯子,看向窗外。清晨的阳光那么清澈透明,看得人的心情都跟着变得好起来了。

突然自楼上传来的一声尖叫划破了清晨的宁静,夏家众人纷纷起床,都向着尖叫的方向跑了过去。

夏安然喝了一口牛奶,伸了个懒腰,轻轻笑着:“真是一个美好的早晨啊……”

说完,夏安然才把被子放在餐桌上,跟在自己的父母身后去了客房。走到客房前,夏家几个跑得快的佣人已经堵在了客房门口,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但随即脸上就又挂上暧昧的笑容。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夏钧沉声问。

“是啊,到底出了什么事?”顾美玉没有夏钧那么沉稳,生怕唐若邱在自家出了事,问的话就有些急切。

以前楚晓晓自认为是夏家的养女,觉得是夏家的主子,对这些佣人都很不尊重。夏家人尚且对这些佣人客客气气,但是楚晓晓对着这些佣人,就像对待旧社会的奴才一样。夏家的佣人都不大喜欢楚晓晓,如今见她出丑,也都乐意把事情闹得更大一些。

一个个佣人也不答话,只让开了道,让夏家人走到前面。夏安然跟在夏钧向前走了几步,终于见到昨天一番辛苦过后的成果。

就见杂乱的房间里,楚晓晓用被子遮盖着裸露的身子,她才醒过来,正失声痛哭。而唐若邱也是光着身子,一脸迷茫。楚晓晓露在外面的肩膀上尽是咬痕和吻痕,唐若邱身上也有不少女子的抓痕和吻痕。这种状况,说两个人没有发生关系,都不会有人相信。

但是夏安然只看了一眼,她的眼睛就被一只大手捂住了,她随后就听到夏明轩低沉着嗓音说:“这种场面,你一个小姑娘乱看什么?”

“哼,凭什么你们都能看,我就不能看啊。”夏安然歪了下头,想要再看看楚晓晓和唐若邱的样子,但她的眼睛却被夏明轩捂得严严实实,一点缝隙都不留给她。

夏安然忍不住在心中叹了口气:看来,有个哥哥也有不好的地方,我一定要找个好嫂子给哥哥,让他没有时间再管我了。

唐若邱看着门口围过来的人,在看看身边的楚晓晓,心里猛然一紧,昨天他睡的人是楚晓晓。那他夏家还能帮助唐家么?唐家以后可怎么办?

唐若邱立即起身,慌慌张张的试图解释:“我……我……”

但是唐若邱身上没穿衣服,这样冲了过来,让顾美玉和家中几个未婚的女佣都捂着脸转过头去。

夏钧见状,立即皱眉:“唐若邱!你要干什么?”

唐若邱慌忙转身去扯被子试图遮掩自己的身体,但床上的被子只有一条,唐若邱这一扯拽,就露出了楚晓晓一部分身体。楚晓晓尚有几分糊涂,也不知道阻拦,就让自己的身躯暴露在众多目光中。

“胡闹!”夏钧转开头,厉声说:“你们是男女朋友关系,想怎么样是你们的事。但是你们不该在我家里乱搞,你们把我家当做什么地方了?要怎么睡,出去睡去,别来玷污我家。”

夏钧彻底愤怒了,楚晓晓一个即将被夏家逐出家门的孤女,唐若邱一个依赖夏家资助才能保全贵公子体面的人。他们两个人私下背叛了夏安然,一个勾引了闺蜜的男朋友,一个脚踏两只船,也就罢了。

夏钧没有想到这两个人竟然敢在夏家堂而皇之的睡在一起,这两个人是在向夏家挑衅么?夏钧感觉自己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冒犯,他这时候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夏钧转头看了眼围上来看热闹的佣人,阴沉了脸:“行了,人家的私事,看什么看,都散开吧!”

然后夏钧扫了眼最先看到唐若邱和楚晓晓上床,并发出尖叫的桂姨,皱了下眉头:“以后遇到什么事,不要大喊大叫的。过一会儿,你帮楚小姐收拾一下行李,把楚小姐和唐先生送离我们夏家。然后回来吧这个房间的所有家具用品都扔了,整个房间重新粉刷,锁起来做库房用!”

虽然夏钧一贯少言寡欲,很少欢喜但也很少动怒,夏家人从来都没见过夏钧这么生气的模样。佣人也不敢再看热闹,立即把客房的房门关了起来,垂头屏气的散开了。

夏钧皱了眉头,看了眼还捂着夏安然眼睛的夏明轩,长出一口气:“今天晚些上班,把家中这些事处理好再去公司。不然……太太要是再心软,不知道这些琐事拖沓到什么时候。”

顾美玉为刚才看到的景象臊的满脸通红,再怎么样,楚晓晓是她养大的。如今在大家面前露出这么不体面的事,顾美玉也不免觉得有些尴尬。现在顾美玉也顾不得和夏钧争论什么,也只一门心思想着快些了解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早点让夏家恢复安宁。

等原本围在唐若邱房门口的人们散去,唐若邱立即转头看向楚晓晓:“怎么会是你,不是夏安然么?”

唐若邱以为昨天他拥抱的女人就是夏安然,他是想着夏安然的脸不断拥抱着这个女人,怎么清早醒来,他怀中的女人就变成了楚晓晓?

楚晓晓这时已经慢慢回忆起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虽然只是模糊的记忆。但楚晓晓还能记得她端了奶茶给夏安然,而夏安然没有喝了那杯下药的奶茶,反倒是她喝了那杯奶茶!

楚晓晓狠狠咬了下嘴唇,双目赤红,哑声哭着说:“是夏安然,是她害的我!她已经看出来奶茶下了药,可是还装作不知道,故意换了茶杯,让我误用了下药的奶茶!”

楚晓晓忍不住捂着脸,又哭了出来。楚晓晓不甘心,她不甘心她最珍贵的东西就这么交付给了唐若邱,本来她应该是和夏明轩在一起的。都是夏安然,夏安然如果不是那么卑鄙的调换了茶杯,那她楚晓晓已经是夏家的少奶奶了!

夏家人必须对她的遭遇负责!夏安然这个恶女人也必须受到惩罚!

重生天后超大牌最新章节

重生天后超大牌相关资讯

重生天后超大牌

作者:月琳琅
类型:都市言情 状态:连载中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28406人
  上辈子她识人不清,错把贱人当闺蜜,误把渣女当爱人,害的她家破人亡。这一世她复活归来时,渣女贱女她要虐,父母哥哥她要护,娱乐天后她要当!她定要再次踏往人生巅峰,把上她的丈夫唐若邱,今天晚上又没有回来……。
  • 住处,&已经仁

    “我和你只是父母之命,我和楚晓晓才是真爱。你拆散了我们这么久,我现在还能给你个住处,已经仁至义尽了。你就要知道分寸!你给我滚回楼上去!”唐若邱怒喝一声。

    2021-04-10 10:15:52详情点赞(0)回复(0)
  • &深了,

    夜已经深了,夏安然却大睁着眼睛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觉。她一手摸着已经扁平的肚子,一手摸着身边的位置,都只触摸到一掌冰凉。

    2021-04-10 06:37:22详情点赞(0)回复(0)
  • 唐若邱&步,唐

    夏安然盯着唐若邱,一声声的质问,硬生生的把唐若邱逼得倒退了几步,唐若邱脸上出现了心虚的慌乱表情。

    2021-04-09 11:40:02详情点赞(0)回复(0)
  • 真的出&个晚上

    该不会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吧?不然唐若邱怎么会连续几个晚上都不回来?

    2021-04-09 09:41:10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身后&的外来

    夏安然的话几乎惊吓到了楚晓晓和唐若邱,楚晓晓轻叫一声,躲到了唐若邱的身后,仿佛夏安然才是这个家里的外来者一样。

    2021-04-09 11:29:34详情点赞(0)回复(0)
  • 用迫于&?”一

    “晓晓,你不用去在意她。现在夏家破产了,我再也不用迫于夏家的压力,去压抑对你的爱了。幸亏她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了,不然还要我亲自动手。那种女人,怎么配生我的孩子?”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

    2021-04-11 03:25:40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她的&这个画

    可是这个女人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楚晓晓,男人是她的老公唐若邱。这个画面就变成了一把尖刀,把夏安然的心割裂成无数碎片。

    2021-04-10 09:42:19详情点赞(0)回复(0)
  • 询问是&笑着:

    但当夏安然跑到楼梯口的时候,就听到一声妖媚入骨的低吟。她动了动嘴唇,想要询问是谁进来的话。可她的话还没有问出口,就听到一个女人娇媚的笑着:“若邱,不要这样啦,她还在呢,人家不想让她看到。”

    2021-04-09 09:04:5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